第696章 离开上庸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返回上庸城,大军休整了日。≧ ≤.≤﹤1≦Z≦W≤.<

    次日清晨,王灿以甘宁为帅,以吕蒙、周泰、陈到、张任为副帅,率领两万大军,去剿灭吕布和袁术。

    场大战之后,袁术和吕布麾下的大军死伤惨重,即使加上了留给陈宫的士兵,也只有几千人,绝不会不过五千人。双方的兵力如此悬殊,交战也不会有任何悬念,况且王灿还派出甘宁、周泰、吕蒙等猛将,击败吕布和袁术应该说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然而,大军杀出上庸城,却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因为甘宁领兵杀出的时候,袁术和吕布得到消息立刻后撤,不和甘宁厮杀。

    甘宁追击无果后,领兵后撤。

    这时候,袁术和吕布却再次进兵,逼近上庸城,在城外驻扎下来,好像是块粘皮糖贴在上庸城上,让王灿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只要吕布和袁术在城外停留下来,王灿就必须分出部分士兵对付袁术和吕布,尤其是吕布武艺冠绝当世,旦王灿领兵后撤后,上庸城势必要被两人攻打。如今吕布和袁术大军按照陈宫的计谋施行,让王灿也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因为旦从上庸城撤离,袁术和吕布就可能趁机而入,而大军留在上庸城,太浪费精力,毕竟北方的大战还在继续,王灿不可能直逗留上庸城。

    连续几日,甘宁率领的大军都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甘宁使出吃奶的劲儿,用了各种计策,不管是诱敌深入,还是主动出击,或者是打埋伏,都没有取得效果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甘宁颇为沮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府,大厅。

    甘宁站在大厅,身子微微躬着,说道:“主公,袁术和吕布时而前进,时而后退,却不和我们交战。末将连续出兵,却无法剿灭袁术和吕布,请主公责罚!”甘宁横行长江,打了这么多年的仗,还是第次遇到这种情况,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非你之罪,坐下吧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看向张辽,问道:“远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张辽抱拳道:“回禀主公,袁术和吕布作出调整,肯定是吕布麾下谋士陈宫提出的建议。袁术出身不凡,看似胸怀韬略,实则是狂妄无知,不懂行兵布阵之法,至于吕布也只是个武将罢了,大军唯有陈宫才有这般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陈宫?”

    王灿呢喃了声,眸闪过抹异彩。

    这个人,可不是简单角色!

    曹操的第个谋士不是戏志才,更不是郭嘉,而是张辽口的陈宫。

    曹操刺董未遂,孤身逃出洛阳,却在牟县被陈宫抓住,当时陈宫是牟县的县令,陈宫知曹操忠义,擅自做主放了曹操,并且跟随曹操辗转天下,只是曹操先杀吕伯奢家,后杀天下名士边让,连番杀戮触及了陈宫的底线,陈宫才背叛曹操,投靠吕布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问道:“远,可有把握劝降陈宫?”

    张辽说道:“陈宫性格坚韧,而且忠心不二。虽然吕布不是明主,但陈宫认定了的事情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,无法劝说,末将和他虽有交情,却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叹息声,露出遗憾的神情。

    若能劝降陈宫,该多好啊!

    可惜按照张辽的说法,陈宫就是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,无法劝说的。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说道:“算了,暂时不考虑陈宫的事情,虽然袁术和吕布驻扎在城外,并且时不时骚扰番,却成不了气候,无法构成威胁。如今曹操和袁绍大军杀来,我欲挥师北上,驻扎汉,坐镇南郑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甘宁眉头挑,说道:“主公,袁术和吕布虽然不构成威胁,为何不彻底将两人赶出益州,再攻打南阳郡,继而拿下宛城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甘宁神情兴奋,大声说道:“末将听说驻扎在宛城的将领是北地枪王张绣,此人武艺精湛,末将正要和他较高下。再者宛城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往西可进入益州,往南可进入荆州,往东可进入扬州,往北可进入洛阳,如此地方,不可留给其他人啊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法正立刻反驳道:“主公,窃以为甘将军之谋不可取!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带着笑意,问道:“孝直(法正字)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法正说道:“主公退往汉,才是正理,其原因有二!”

    “其,若是驻扎汉,随时都可以出兵北上,支援关,同时也可以支援上庸城,此乃举两得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虽然追逐袁术和吕布,能将两人赶出益州,可旦北方的局面出现变化,主公难以快挥兵救援。况且主公攻打张绣,又要增加个敌人,甚为不智。益州局势危急,多事不如少事,主公应该击败袁绍和曹操,等稳定了益州的局面后,再出兵扩张。”

    法正眸精光闪烁,神色从容,举止投足间,透出无穷的自信。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孝直之言,甚为有理。”

    甘宁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回到坐席上。

    徐庶拱手问道:“主公,若是撤回汉,又当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这问,问到了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镇守上庸的人必须能挡住吕布和袁术的攻势,若是无法挡住吕布,而且又不懂谋略,上庸城肯定容易被攻破,所以需要个有勇有谋的人留下来镇守,才曾稳住上庸城的局面,保证将袁术和吕布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掠过,仔细的思考着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喝道:“法正何在?”

    法正闻言,立刻站出来朗声道:“卑职在!”他神情激动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,虽然留守上庸城是闲职,但却是真正的主持大局,镇守方了。法正以前主持县城的事情,如今领兵抵御袁术和吕布,显然是王灿要磨练下他了。

    至于徐庶,早就是牧守方的人物,没有必要留下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吩咐道:“法正,你留在上庸,镇守上庸城,我让陈到、张任、周泰留下来听你调遣,并且给你留下五千精兵由你指挥,可有把握守住上庸!”

    法正朗声道:“卑职定不负主公厚望!”

    王灿仔细的想了想,又说道:“孝直,你驻守上庸,遇事无须禀报,可以全权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法正点头应下,眼露出感激的神色。

    有了王灿的这句话,他就可以出兵和吕布周旋了。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看向陈到、张任和周泰三人,这三人自然是为了抵御吕布才故意留下的。三人都答应下来,保证守住上庸城。

    王灿安排好上庸城的布置后,开始带兵离开。

    大军离开上庸城,往汉行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