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5章 收张辽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周泰、甘宁等人领兵追杀吕布的时候,王灿下令让徐庶带着士兵收拢地上的辎重、布匹、钱财等物品,又派人通知法正,让继续赶路的百姓停下来,告诉百姓说已经击败了袁术和吕布,百姓可以返回上庸城,继续住在城。≥≯ ≯ .

    百姓心虽然有些许怨言,因为已经走了这么远,却又要重新返回上庸城,简直是折腾人。然而,上庸是他们世代居住的根,百姓们念叨番后,又开始往回走。

    百姓徐徐后撤的时候,追击吕布的大军在上庸城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军返回上庸城,驻扎在城。

    粮食、辎重、布匹重新入库,百姓返回家,虽然过程非常复杂繁琐,但能将吕布和袁术的有生力量消灭,却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徐庶和法正主持大局,人负责百姓的安置,另人负责粮草、辎重的入库,城所有的事情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至于吕蒙、周泰、甘宁等人则负责安置士兵,清点士兵的人数,救治受伤的士兵,将士兵全部安顿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府,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徐庶、法正、吕蒙、周泰、甘宁等臣武将,此次击败袁术和吕布,众人都非常高兴,正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此次交战的结果。袁术和吕布数万大军被杀得片甲不留,可谓是场大胜,令人欣喜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典韦,吩咐道:“山君,将张辽带上来!”

    典韦点点头,立刻让士兵把张辽带上来。

    这次交战,唯有典韦将吕布麾下的大将张辽擒拿。事实上,这也是典韦蛮横的让甘宁、周泰等人领兵去追赶袁术和吕布,他独自人对付张辽,所以典韦才能擒拿张辽。换做是周泰、甘宁等人对付张辽,同样有机会擒拿敌将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大厅外,响起沉稳的脚步声,两名士兵押解着张辽走进大厅。

    此时,张辽神情狼狈,髻散乱,面颊和衣服上还沾有暗红色的血渍,活脱脱个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人。不过,张辽双手被缚在身后,可走进来却昂挺胸,大步而行,双眼眸神光璀璨,清澈透明,有着股精悍干练的气质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皱起,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,喝道:“干什么,竟然还将张将军绑着?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说给张辽听的。

    张辽心明白这是王灿安抚他的手段,却没有戳破。因为他若是故作清高,或者是破口大骂王灿,那最后的结果就有不同了,是属于不识时务。王灿给了他台阶下,就已经向张辽透露了个信息,所以张辽不能去反驳。

    张辽跟随吕布有两年多的时间,正因为时间长,才彻底看清了吕布。

    若是和吕布相处的时间短,会认为吕布武艺冠绝当世,无人能敌。然而。个人的武艺再好,没有头脑,终究只是个莽夫,吕布骨子里没有上位者的胸襟和度量,没有上位者该有的城府,所以吕布不是张辽的明主,也无法称霸天下,最多是个诸侯。

    乱世,英雄并起。

    张辽率领士兵为吕布阻拦王灿的追兵,已经是替吕布尽忠,尽了张辽作为个下属的职责。如今张辽被王灿俘虏,肯定会有崭新的开始。

    他还年轻,有理想,有抱负,不可能吊死在吕布这颗树上的。

    张辽没有说话,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他成为王灿的俘虏,肯定是要归顺王灿的。其原因是王灿不可能将他放回去,而张辽要施展自己的才华,唯有投靠王灿。张辽心有投降王灿的打算,却不会主动乞降,因为会让人看轻他,所以张辽还需要个台阶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是最简单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管是投奔王灿的,或者是被王灿俘虏的,每个人都想让对方重视自己,而不是自己凑上去乞求对方。道理就如同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,个很简单的道理,只要王灿是真心想收纳他,肯定会说话的。

    只见王灿站起身,走到张辽身旁,直接喝退了押着张辽的士兵。王灿说道:“张将军,下人无知,累将军受罪了!”

    王灿边说话,边亲自给张辽松绑。

    张辽目光盯着王灿,心颇有感慨。

    虽然张辽明白王灿这样的做法有作秀的嫌疑,也有向他示好的意思,但至少王灿能做出来,能拉近和张辽的关系。反倒是吕布,即使吕布知道自己错了,却依旧昂着头绝不会主动低头认错,两人的高低,下就有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张辽活动了双手,感激的看了眼王灿,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还不是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诚恳,说道:“将军被俘,非将军之过,实乃吕布之罪!吕布勇而无谋,刚而暴戾,不听忠言,不纳贤才,非将军明主,我欲邀将军共创大业,将军可愿意?”王灿开门见山,直接表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张辽往后退出步,神情恭敬,纳头拜道:“张辽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王灿连说了三个‘好’字,又往前走了步,走到张辽跟前,拉着张辽的手欢喜的说道:“昔年,楚汉交锋时项羽有韩信而不能用,最终使得韩信降了刘邦。如今吕布有眼无珠,致使明珠蒙尘,将军归顺于我,犹如韩信降了刘邦啊!”

    话语诚恳,透着无限的欢喜。

    若说刚才客套的番话是掺杂水分的,可这番话却自肺腑。

    张辽心有些疑惑,他能感受到王灿是真心实意说出这番话的,可他并不出名,仅仅是吕布麾下的员将领,也没有赵云那般耀眼的战绩,连王灿麾下的许多将领都比不上,可王灿如此看重他,反而让张辽有些忐忑了。

    张辽迷迷糊糊的,却不知道后世他的名声有多大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张辽,自然是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其实,不仅是张辽不解,连甘宁、周泰等人都是咂舌不已。用韩信来形容张辽,是否有些过了?不过王灿的话,他们是无法理解的,因为他们不是从后世回到三国的人,自然是无法明白王灿想法的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正色道:“远,你的衣衫上还沾有血渍,先去清洗番,梳理下。”说着话,王灿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大厅外跑进来名士兵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带张将军下去洗漱番,不可慢待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侧身摆手,示意张辽随他离开。等张辽离开后,王灿才带着笑意回到坐席上,他收了张辽,心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徐庶看着张辽离去,抱拳道:“恭喜主公收得良将!”

    众人也跟着庆贺道:“恭喜主公收得良将!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情,说道:“张辽归属益州,不仅是我个人的福气,也是益州之福啊!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