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4章 陈宫的建议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大军从埋伏的地方追杀,路追赶,路上从没有停歇过。≧ ≯ ﹤.<≤1﹤Z≦W﹤.

    天色渐晚,已经接近上庸城了。

    此时,不管是袁术和吕布领兵逃窜,还是甘宁、周泰等人领兵追赶,都已经非常疲惫,消耗了过多的体力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赤兔马昂头嘶鸣,不停地打着响鼻,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袁术胯下的坐骑更加疲惫,嘴角竟然流溢出些许白色的泡沫出来。他转身看了眼身后歪歪斜斜的士兵,颗心都在滴血。他听着身后隐约传来的喊杀声,问道:“吕将军,王灿的大军咬着我们不放,我们又无法杀回去,也无法摆脱他们,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吕布摊开手,表情非常的无奈。

    他叹息道:“王灿麾下猛将如云,都是些流高手,虽然我能击败他们,可这些人出手不讲规矩,都是蜂拥而上,我也无法打败他们。”

    吕布说话的时候,也转身看了身后眼,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张辽领兵断后,却没有回来,肯定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吕布想着张辽被杀死,或者是被王灿擒拿,心就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他跟随董卓后,麾下的个将领全都折在王灿手,让吕布非常难受。从开始的高顺投降王灿,到后来的曹性、魏续、宋宪、成廉、郝萌、侯成被杀,到现在的张辽生死不知,个人都栽在王灿手,吕布心着实难受。

    这王灿,简直是他的灾星。

    行人停下来休息,可刚休息会儿,身后又传来了喊杀声。

    吕布叹息声,无奈的说道:“袁将军,管不了这么多了,快跑,能跑多远就跑多远。”他伸手巴掌拍在马屁股上,催促赤兔马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袁术仰天长叹,也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没跑多远,竟然碰上了陈宫带着的小股士兵。

    这小股士兵,是吕布和袁术离开上庸城后,留在城看守上庸城的士兵。现在却被陈宫全部带了出来,袁术和吕布有陈宫的接应,才安然摆脱了王灿的大军。

    大军朝上庸城赶去的时候,吕布说道:“公台,返回上庸城,抵挡王灿!”这路马不停蹄的奔逃,吕布再也不是那个叱咤风云所向无敌的人吕布了,他几乎成了惊弓之鸟,被王灿的士兵吓怕了。

    陈宫摇头说道:“主公,上庸无兵无粮,水源也被封了,撤吧!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悚然惊醒。

    被陈宫点醒,吕布才想起上庸城的情况,虽然上庸城城池坚固,可以据守段时间,可城没有留下的粮食,没有足够的水源,想据守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袁术心有些紧张,问道:“陈先生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宫说道:“先后撤,安顿下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袁术和吕布心也想快赶路,先保住小命再说。

    两人听了陈宫的建议,都点头同意,带着大军往后撤去,大军徐徐后撤,度有些慢。袁术和吕布领兵杀来的时候有数万人,可这次带回来的士兵不过千余人,死伤惨重,被王灿打得没有半点还手的能力。

    士兵们连夜后撤,没有顾及已经天黑了。

    虽然士兵疲惫,可涉及自己的性命,都忍着痛,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前进。深夜的时候,士兵们越过上庸城,又连续后撤几里路才停了下来。大军安营扎寨,陈宫安顿好士兵后,往袁术和吕布的营帐行去。

    陈宫注意到张辽没有回来,却咽在了心,并未询问。

    他朝两人揖了礼,然后坐下。

    袁术急忙问道:“陈先生,我们只剩下千多名伤病残兵,完全不是王灿的对手,已经无法攻入成都了,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攻入成都?”

    陈宫心冷笑两声,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,还想攻入成都。

    不过,陈宫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正色道:“主公、袁大人,我们虽然被打败,却还有些许战斗力。若是退回辖地,而曹操和袁绍却攻入益州,就无法瓜分利益,所以我认为现在应该驻扎下来,不管生什么事情,都要黏住王灿,保持攻打上庸的姿态。”

    吕布问道:“公台,若王灿领兵杀来,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宫笑说道:“主公,此事易耳!”

    “只要王灿起进攻,主公立刻领兵后撤,不与王灿交战;只要王灿领兵后撤,主公则徐徐前进,不和王灿交战。不管王灿作出什么变化,只需要拖住王灿就行,让王灿无法调走兵力去对付北方的袁绍和曹操,这就是主公和袁大人以后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主公和袁术留在上庸城外,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虽然主公和袁大人没有击败王灿,也拖住了王灿的兵力,是付出了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陈宫侃侃而谈,让两个悲痛沮丧的人心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至少,按照陈宫的办法是有可为的。

    虽然以后只能当缩头乌龟,也只能如此了。吕布想了想,又问道:“公台,我们此次被王灿打败,军粮食还剩下多少,能支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袁术也望着陈宫,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。

    粮食,是军队的基础,不能缺少。

    陈宫正色道:“主公放心,我早就让士兵押送粮草和辎重后撤,无须担忧。”开始的时候,陈宫就不看好袁术和吕布攻打王灿,因此陈宫早早的撤离上庸城,把军的粮草和辎重往后运送,以免被王灿毁掉。

    袁术和吕布闻言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陈宫见两人没有其他问题了,说道:“主公、袁大人,卑职还要去安顿营士兵,事务繁忙,先行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袁术摆摆手,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吕布望着陈宫离去,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望,脸上都露出后悔的表情,若是听从陈宫的建议,就不会有今日的失败,而且上庸城虽然没有粮食等物品,只要驻扎在城外,也能据守上庸城。然后再步步紧逼,就能逼迫王灿。可惜大军已经被打败,无法重新再来。

    陈宫离开营帐后,找来名士兵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他关心的,自然是张辽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宫和张辽是吕布麾下的武,关系非常好。张辽没有返回,让陈宫非常担忧,等陈宫问清楚了事情后,顿时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吕布会让张辽断后,因为断后肯定没有生路,在当时的情况下,大军乱成了团,只能直接后撤,断后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张辽没有返回,肯定是被杀或者被擒。

    陈宫气得连连跺脚,恨得咬牙切齿,暗骂吕布无能。

    最终,陈宫只能摇头叹息,然后缓缓地返回自己的营帐。他走路的时候,背脊都略微的佝偻了起来,背影显得无比落寞。

    吕布麾下,只有他个能看清楚事情的人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