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2章 趁乱杀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舒服,真的是太舒服了,这匹丝绸裹在身上就是不样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”

    “好多钱,满地都是钱,这些钱都够我娶好几房老婆了。滚开,滚开,别挡着我捡钱,这些钱都是我的,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,太好了,真的是金子!”

    “这次追击王灿,真是太好了,有了这么多钱财,我回去后不仅能安置老母,抚养儿女,再将房屋休憩番,再去买几亩良田,完全可以不用在战场上厮杀拼命了,可以回去好好享乐休息了,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,蜂拥而上,都埋头捡地上的钱财珠宝、丝绸布匹。

    此时,军不成军,兵不成兵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得志便猖狂,高兴得手舞足蹈,不停地欢呼雀跃。官道上人满为患,个个士兵的身影起伏不定,都弯下腰疯抢钱财、布匹,这些东西吸引着所有的士兵参加,使得士兵们彻底疯狂了。

    张辽看着个个士兵彻底的疯狂了起来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换做是他领兵,肯定直接拉出几个士兵杀了,稳定局势,再来进兵。

    然而,袁术和吕布纹丝不动,眼竟然闪烁着欢喜的表情,为麾下的士兵抢到钱财珠宝而兴奋,这让张辽心升起荒唐的感觉。因为眼前的是群士兵,既然是军士兵,就必须要有森严的纪律,否则无法约束麾下的士兵。

    可仔细的打量番,眼前的士兵哪是军经过训练的士兵,分明是那些流浪的乞儿看见街道上掉了几个铜板,纷纷冲上去抢夺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张辽呼吸急促,终究还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策马走向吕布,正是道:“主公,士兵如此慌乱,旦遇到敌军冲杀出来,大军就危险了,请主公下令收拢士兵。”

    吕布没有说话,袁术却说话了。

    袁术目光盯着张辽,沉声道:“张将军,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我们的士兵难得遇到这样的情况,岂能错过机会。况且这些钱财是王灿仍在地上,特意用来减缓我们追击度的。虽然浪费了些时间,却并不要紧,因为王灿保护着百姓前进,只要我们捡完地上的钱财、布匹后,就会立刻收拢士兵,继续前进。”

    吕布没有说话,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辽大喝道:“袁大人,你是方主帅,怎能如此没有见识!”

    句话,直接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袁术出身名门,以自己有家学渊源而自豪的,可张辽却说他没有见识,立刻激怒了袁术,袁术鼻息咻咻,怒气冲冲的盯着张辽。

    他转念想,觉得张辽是吕布的手下,得从吕布身上下手。

    袁术阴沉着脸,沉声喝道:“吕将军,你麾下的武将怎的如此无礼。”

    吕布要和袁术起出兵,肯定不会主动得罪袁术的。他脸色有些难看,双眸如刀般盯着张辽,大喝道:“远,你今日莫非是脑子糊涂了,在上庸城就说不对劲儿,如今又说士兵捡起丝绸、钱财不合适,难道你心生嫉妒,也想上去捞把?”

    张辽银牙咬紧,拳头死死地握着,谏言道:“主公啊,您看看周围的地形,虽然官道上没有敌军,但即使是有埋伏王灿也不会主动亮出来啊,赶紧下令收拢士兵,旦王灿的士兵杀出来后,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吕布大袖挥,猛喝道:“退回去!”

    张辽无奈,只得退回军,他微微摇头叹息,神色颇为担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坡上,王灿盯着官道上的士兵乱成团,打量着已经放下武器正快抢钱的敌军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他把所有的钱财扔在地上,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,唯有让袁术和吕布的军队乱起来,才能将他们举歼灭,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典韦性子急,看见官道上已经乱成了团,忙说道:“主公,袁术和吕布的士兵都在捡丝绸和钱财,赶紧下令吧,不然他们要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急不可耐,双手摩擦着,脸上露出兴奋地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却摇了摇头,没有下命令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在等着最佳的时机,等袁术和吕布麾下的士兵抢了足够多钱财的时候,才是最佳的冲杀机会。事实上,王灿心也有点紧张,因为战事牵而动全身,这不仅是针对袁术和吕布的战斗,还牵扯到北方战局的变化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袁绍和曹操起兵攻打关,王灿甚至不会亲自兵迎战袁术和吕布,如今三路大军杀来,他必须要坐镇方。

    徐庶表面上冷静沉着,心也颇为不平静。

    良久后,徐庶说道:“主公,下令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猛地提起口气,吼道:“杀!”声大喝,突兀的在山坡上响起,王灿提气大吼,声音如平地里的声炸雷,让站在官道上的士兵愣了愣神,打量着声音的来源。就在这瞬间,大军蜂拥而出,朝官道上的大军冲去。

    典韦提着铁戟,大吼道:“吕布休走,你家典爷爷在此!”

    他大声的咆哮着,驾马往下冲去。

    典韦马当先,双手的两柄铁戟左右挥舞,铁戟所过之处,只听见砰砰的声音响起,靠近小山坡的士兵直接被砸飞了出去,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。万军之,典韦直接冲向吕布,瞄准了吕布这个军统帅。

    在山坡上的伏兵冲下来的时候,官道左右两侧的大军也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甘宁、周泰大声怒吼,奋力厮杀。

    吕蒙提着丈长的大刀不停地挥舞,他气息悠长,力量十足,每刀挥出都裹挟着万钧之力,随着刀刃破空出咻咻的声音,继而响起巨大的爆鸣声。

    刀光过处,飞溅出溜溜猩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吕蒙的岁数不大,长得却精壮得很,挥舞长刀的时候,周围没有个敌军能接近他。而且袁术和吕布的士兵手上都拿着钱财珍宝,没有能力抵挡。

    另边,张任和陈到使用长枪杀敌。

    两人领兵杀出,两柄长枪不断地飞舞。

    张任的枪法力量十足,夹杂着股霸道之气,非常凶悍。陈到的枪法精湛而灵巧,诡异透出股灵动,他的枪法和赵云有些相似,却又不尽相同。两杆长枪,杆如同江面上翻腾的蛟龙,霸气十足;另杆如同潜伏在草丛的毒蛇,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两个人起杀出,厉害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,官道周围潜伏起来的士兵杀出后,袁术和吕布麾下的士兵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们急忙扔掉手的钱财珠宝,飞快的后撤。因为身上挂着珠宝难以奔跑,所以连身上的钱财珠宝等物品都扔在地上,然后撒开脚丫子往后跑。他们没有捡起兵器抵抗,因为来不及了,唯能做的就是后撤,快往后撤。

    官道上,惨叫声不断地响起。

    甘宁、周泰、陈到等人领兵杀上去,个个士兵被砍翻在地上,鲜血不断地从身体内流淌下来,染红了地面,将地面浸泡成了暗红色。

    时间,兵败如山倒。

    袁术和吕布眼见王灿的大军杀来,面如土色,神情颓败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