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1章 抢钱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典韦听着王灿的话,立刻着急了,问道:“主公,粮草和辎重都是军必须要的东西,若是全都散落在地上,岂不是太可惜了,这是为何啊?”

    甘宁听了后,眼珠子连转,思虑番后,脸上露出恍然之色。>  .

    周泰仍是迷迷糊糊的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徐庶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,心佩服王灿的反应度,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想出将所有的钱财、丝绸布匹等散落在地上的办法,不可谓不厉害。

    王灿让百姓继续赶路,可后面的大军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声令下,士兵们纷纷抱着箱子,然后将珠宝、钱财、丝绸等散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所有的东西掉落在地上,出哗哗的声音。

    官道上,全都是金灿灿的宝光,而且匹匹的丝绸掉落在地上,那滑腻的丝绸如果裁剪成衣服穿在身上,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三令五申不准士兵私藏钱财,可依旧有士兵趁着其他士兵不注意,想捡起锭金子揣在腰包里面。然而,众目睽睽之下,你可能觉得人家没有看你,可却又有无数双眼睛盯着,当有士兵想趁机捞把的时候,却被拉了出来,直接斩。

    连续杀了几个士兵,才让士兵们心胆寒,断了私藏钱财的想法。

    脑袋和钱财珠宝相比较,脑袋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唉,如此多的钱财,我要是有坨金子就足够了,可惜,可惜啊。这么多钱财却扔在地上,可惜啊!”名正在执行命令的士兵将箱子的金子洒落在地上,脸上露出遗憾的神情,他虽然不敢捡起来,却能自己牢骚。

    旁边,名年轻的士兵摇摇头,叹息道:“是啊,这么多的钱财,全都扔在地上便宜了其他人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知道什么?我们大人征讨四方,做的每件事情都有章可循,有无穷妙用,你们只要按照大人的命令执行就是。只要立了功,还怕没有钱财么?”说话的士兵身穿甲胄,是军的老兵,做了个不大不小的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命令下达下去,可军的士兵还是不停地议论。

    当长长地官道上散落着布匹和金银珠宝,以及漂亮丝绸的时候,王灿立即下令让士兵隐藏起来,周泰和甘宁领兵在官道左侧的树林藏匿起来,陈到、张任领兵在官道右侧的树林隐藏起来,王灿带着典韦、吕蒙等人在距离官道不远处的座山坡上埋伏下来。

    百姓,依旧在迁徙。

    他们不断地赶路,而且洒落金银的时候,官道被士兵隔断开来,百姓并不知道后方生的事情。百姓没有人回头,都继续赶路,他们为了能够活着赶到其他的地方住下,正快前进,没有空闲心思搭理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况且,法正还带着部分士兵护送着百姓赶路,没有士兵知道后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军埋伏下来,静静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的流逝,官道上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只是,那地的金银珠宝,以及丝绸布匹散落在地上,这些令人垂涎的东西静静的躺在地上,散着迷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王灿躲在远处的座山坡上,静静地等待。

    徐庶在王灿身旁蹲下,低语道:“主公,您将所有的钱财扔在地上,这招可谓神来之笔,等袁术和吕布的大军抵达后,肯定会蜂拥而上的争抢地上的钱财。等他们相互争抢的时候,我们突然杀出,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杀败敌军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元直,你学会溜须拍马了。”

    徐庶正色道:“主公,此乃庶心之言,绝不是假话。”

    王灿并没有接着说,而是直接说道:“等着吧,袁术和吕布远不及曹操,对付袁术和吕布,用这些金银珠宝足矣,此战必胜!”

    语气,透出强大的自信,让徐庶为之愣。

    他看着王灿,蓦地下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官道上,不知何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沉闷的马蹄声如同轰隆隆的滚滚炸雷,从天边传过来,即使王灿和徐庶等人在山坡上等待着,也感受到地面的震动。没过多久,有几百余骑兵冲了上来,这些骑兵是袁术和吕布派出的先头部队,用来咬住王灿大军的。

    骑兵大声吆喝着,快赶路。

    王灿身体贴着地面,打望着前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群黑影出现在视线,不多时就变成了个个骑兵冲锋而来,骑兵手持战刀,策马奔驰,脸上带着兴奋地神情。

    近了!

    近了!

    王灿心呢喃着,暗自盘算着骑兵和钱财珠宝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出现在远处的骑兵已经接近了洒落钱财珠宝的地方。这些骑兵远远地看见地上的东西后,立刻愣住了。他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怎么办,好像是范进举样,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得晕了过去,怔怔的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前方,骑兵的统领大吼声,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骑兵望着金灿灿的钱财珠宝,又看了眼地上的丝绸布匹,眼闪烁着贪婪的眼神。不过,没有第个吃螃蟹的人,所以还没有人冲上去,全都骑在马上,并没有下马,只是他们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此时,骑兵名士兵吼道:“快看,快看,官道上全都是钱财珠宝,没有敌军,没有埋伏,冲上去捡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名骑兵翻身下马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骑兵的统领见此,心犹豫了下,想着是否将擅自冲上去的士兵杀死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他犹豫的刹那间,个个士兵已经蜂拥而上,冲了上去,快的跑上去。所有人,都弯下腰搂起坨坨的金子,那沉甸甸的金子散着金灿灿的光芒,令人眼花缭乱,颗心都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骑兵统领见此,叹了口气,旋即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百名骑兵,全部冲了上去,快的将地上的丝绸布匹、金银珠宝捡起来,然后用丝绸包裹起来背在背上。

    所有的丝绸布匹和金银珠宝是上庸城库房囤积的,非常多。

    几百名骑兵肯定捡不完,他们左挑右选,并且有的士兵拿着丝绸裹在身上,不停地比划着,然后撇撇嘴,又扔在了地上,然后又捡起另外的丝绸打量着。这队骑兵,不会儿都加入到捡东西的大业,非常疯狂,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大军也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跑在前面的士兵看见后,跟着冲上了去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顾不得其他的事情,疯抢着地上的物品,整个大军乱成了团。

    吕布和袁术看见这样的情况,只能报以苦笑,因为局面已经失控了,让两人难以控制。张辽跟在吕布身后,看着个个兴奋的士兵,以及个个快冲上去的士兵,脸色阴沉了下来,心也升起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