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9章 撤离上庸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布率领士兵退回营地,而吕蒙则带着狼牙营杀出上庸城。≧ ≤.﹤<1≤Z≦W≦.≦

    百狼牙营,分成了十组,每组十个人。

    这些狼牙兵分散开来,都去猎杀散布在上庸城周围的斥侯探子。狼牙营的士兵都经过专门的训练,对于猎杀敌军的斥侯非常熟悉,不到个时辰的时间,就已经把周围的暗桩全部拔掉,断掉了袁术和吕布监视上庸城的耳目。

    吕布完成任务后,回到城将消息禀报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消息,立刻下令撤离上庸。

    城百姓扶老携幼而行,王灿的大军在后面保护着百姓离开。所有百姓离开上庸城,声势浩荡,道路上烟尘四起,全都是黑压压的人头。

    百姓在前,士兵在后。

    上庸城囤积的粮草、布匹、钱财以及城遗留下来的珍宝古玩,也被大军押送着离开。百姓都被有序的组织起来,所以路上并没有耽搁时间,只是百姓有老弱妇孺,所以赶路的度并不快,仍在缓缓前进。

    大军离开上庸城,动静很大,可刚开始的时候袁术和吕布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其原因,自然是因为吕蒙的狼牙营杀掉了城外探子的缘故。

    等王灿率领大军离开后,上庸已经变成了座空城。城空荡荡的,没有留下任何东西,连基本的粮食、油类等东西都带走了。这次迁走百姓,若非是吕布闲得无聊来城外嘶吼阵,肯定还会有百姓留下来,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但吕布说要屠戮番,涉及百姓自己的性命,他们只能主动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术和吕布营地,派出去的斥侯直没有返回营地禀报消息,这让袁术和吕布起了疑心。陈宫得到消息后,虽然心惊讶,但也没有猜出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两人都派出斥侯去打探消息,没有耗费多长时间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后,两人都非常的惊讶,因为上庸城的城门打开了,而且城的百姓和士兵也都离开了,这让吕布和袁术惊讶得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军大帐,袁术和吕布并列坐着。

    下方,陈宫和张辽正襟危坐,以及袁术麾下的臣武将也列席。

    袁术看向陈宫,问道:“陈先生,王灿带着大军离开,我们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虽然袁术懊恼陈宫不给他面子,也暗恨陈宫直接拒绝了他的招揽,但大军还需要陈宫出谋划策,而且陈宫是吕布麾下的谋臣,他必须要顾及吕布的面子,所以只能把事情咽在心,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陈宫眉头紧皱,时难以猜测出王灿的想法,只能谨慎的说道:“王灿打了胜仗,却带着麾下的大军离开上庸,恐怕有诈!”

    吕布哼了声,撇撇嘴说道:“不是有诈,而是王灿胆怯了。”

    袁术心早把吕布认为是二愣子,直接忽视了吕布的话,再次问道:“陈先生,你既然认为有诈,有何凭据?”

    陈宫虽然是猜测,但也仅仅是难以弄清楚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领兵离去后,并不是单纯的领兵离开,而是领着百姓起离开。

    百姓有老弱病残,有妇孺孩童,有了这些累赘在,肯定无法领兵赶路,还很容易被后面赶上来的士兵追上,所以说像是撤军呢?却又不像是主动后撤;如果说不是撤兵,可王灿分明已经带着士兵离开了,这又证明了王灿撤军的事实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陈宫也难以断定。

    陈宫说可能有诈,是他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袁术反问举,陈宫如实的说道:“回禀袁大人,王灿有何打算?宫时难以揣摩清楚,但我们却可以派兵进驻上庸城,不过必须把大军安置在城外,至于袁大人和我家主公则可以留在城,等抵达上庸城后,再作商议。”

    吕布直接站起身,说道:“好,起兵赶往上庸城。”

    他急匆匆的离开军大帐,带着张辽去点齐兵马,直奔上庸城而去。

    袁术见吕布领兵离开,也拔寨而起,往上庸城奔去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大军抵达了上庸城,可袁术和吕布还是老老实实的把主力都留在了城外,并没有进入城。方面是为了防止城有埋伏,另方面是为了保证城的安全,所以没有离开,而是留在城外。

    县府大厅,吕布和袁术刚停歇下来后,就听见士兵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士兵单膝跪在地上,神色匆忙,抱拳说道:“回禀大人,城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,连取水的水井都被封住,士兵无法在城取水,只能在城外去取水,而且城空荡荡的,个人影儿都没有,并且也没有留下任何物品,全都搬空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刚坐下后,腾的下站起身,喝道:“王灿龟孙子,够奸诈的!”

    袁术也是面色苦,对王灿的无赖行径颇为痛苦。王灿连连城的东西都搬空了,这还能称之为座城么?

    座空城,没有丁点用处。

    袁术这次没有询问陈宫了,而是朝吕布说道:“吕将军,依我看来,王灿连城的辎重、粮食、钱财都搬走了,肯定是打算后撤汉,或者是后撤成都。虽然我们扑了个空,但王灿迁走了百姓也给了我们机会,这是王灿自找死路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袁术嘿嘿笑了笑。

    吕布剑眉挑,问道:“袁将军,此话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袁术说道:“吕将军请仔细的想想,王灿的大军不仅要和百姓起赶路,还要带着辎重、布匹、粮食、钱财赶路,度能快么?即使我们让他们先走天,他们肯定无法加快度,所以他们搬走了所有的东西,反而放慢了赶路的度,只要我们追上去,肯定能杀王灿个措手不及。并且杀败王灿,将所有的东西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啪!啪!”

    吕布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,抚掌大笑,他正色道:“袁将军,高明,高明啊!”

    此时,陈宫却说道:“主公、袁大人,卑职认为不宜出兵。”盆冷水,直接从天而降,泼在了两人的脑袋上,使得两人下冷静了下来。两人看向陈宫,心都有些愠怒,你陈宫又想不出办法,却阻止进兵,是何道理呀?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,都望着陈宫。

    陈宫深吸口气,说道:“王灿如此狡猾的,他获得了大胜,怎么会带着百姓离开呢?而且即使要撤退,也是他自己领兵后撤,为什么非要拖上累赘,这不符合和常理!”

    袁术和吕布听,唏嘘声片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求收藏\鲜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