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8章 利用一下吕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布看见城门打开的刹那间,心大喜,王灿终于派人出战了。>>  <.﹤﹤1<ZW.

    然而,当他看着冲出来三个魁梧壮汉的时候,顿时傻眼了,连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两下。虽然他还没有和这三个壮汉交手,但他已经揣测到了王灿的打算。只有王灿这厮的脸皮才这么厚,竟然直接派人围攻他。

    吕布看向周泰和甘宁的时候,心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这两个魁梧汉子已经能挡住他,再加上个凶恶无比,长得不该出来见人的‘野人’冲出来厮杀,而且那黑厮还提着两柄闪烁着冷光的铁戟,更是让吕布忌惮不已。若是让他个人单挑这三个人的每个人,吕布不会皱下眉头,但三个人起上,已经不是简单的对能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“吕布受死!”

    典韦怒喝声,浑厚的吼声响彻城门外,让张辽以及身后的骑兵都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“吕布受死!”

    紧接着,甘宁和周泰也齐声大喝,脸上露出凛冽的战意。

    张辽看见从城楼里面冲出来的敌军,神色凝重,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主公,王灿派出三个武将,事情不好办,我们怎么应对?”

    吕布傲然道:“远,你带着士兵后撤,我和这三个人斗斗。”

    张辽想要劝说,可看见吕布的表情,又把到嘴的话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吕布脸上的表情,虽然对三个人围攻他感到不爽,但吕布脸上的神情昭示着吕布还是要冲上去厮杀番,活动活动筋骨的。这也是吕布艺高人胆大,能随时抽身撤离,所以才敢留下来和典韦、甘宁、周泰厮杀,换做是其他人,早就灰溜溜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典韦冲锋极快,他策马如同离弦之箭,下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两柄铁戟瞬间扬起,下朝吕布的方天画戟砸了下去,戟杆所过之处,刮起股强劲的大风,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“铛!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两柄武器碰撞在起,出声刺耳的锐啸声。

    “好,够力量,够霸道!”

    吕布和典韦硬碰硬比试了番,大笑声。

    旋即,吕布又笑不出来了,因为甘宁的横江刀和周泰的大刀紧跟着劈了过来。两柄大刀破空,锋利的刀刃闪烁着刺眼的光芒,令吕布都微眯着眼睛,他快抡起方天画戟挡住两人的武器,可刚刚挡住两人的大刀,典韦又提着两柄铁戟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,轮番出手,让吕布疲于抵挡。

    单单是典韦个人就能挡住吕布,再加上周泰和甘宁,更加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张辽站在后方,心也想上去帮把,最后还是稳住没动,因为他知道吕布要抽身撤退肯定非常容易,所以他站在后方等着吕布后撤,率领士兵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张辽来说,他并不赞同吕布领兵来搦战,因为王灿麾下的武将强横无比。如今才出来三个人,若是再派出其余几个人,更加难以抵挡,为今之计就是和王灿耗时间,看袁绍和曹操的结果如何,才能确定他们接下来的方阵战略。

    吕布武勇厉害,可面对三个人轮番夹攻,也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他大喝道:“汝等卑鄙无耻,本将以后再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吕布猛地挥出方天画戟,逼退了甘宁和周泰,然后看了眼典韦,吼道:“大黑子,以后再和你交战,下次我必杀你!”

    典韦也不追赶,而是吼道:“吕布,下次我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甘宁见典韦没有拦住吕布,有些闷气,问道:“老典,你怎么不拦住他呢?”

    典韦嘿嘿笑道:“拦住吕布做什么?把他逼急了不好!”

    甘宁叹了口气,行人快的往城楼内走去。

    吕布退走后,策马和张辽起返回营地。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说道:“算咯,算咯,回营去。好不容易遇到个像样的对手,却还得混战,没意思!”

    吕布摇头晃脑,往营地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,吕布攻城的消息已经迅传开了。

    城门东面,酒肆更是沸沸扬扬,百姓们都开始躁动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吧,吕布又领兵来挑战了,吕布说进城后要大开杀戒。唉,还是王大人仁德慈悲,竟想着将我们全部迁走。”名年人大声说道,他声音浑厚洪亮,下吸引了周围百姓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看见几个百姓走过来,脸上闪过抹笑意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名青衣士说道:“王大人要离开上庸城,我也听说了,而且王大人将我们全部迁走,还要给安家费呢?遇到这样的大人,真是百姓之福啊!”

    名老年人说道:“吕布来了,我们不得不迁走。只是这次离开了上庸城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!”

    又有名昂藏大汉说道:“你们没有看告示么?只要击败了吕布,还会将我们迁回来的,到时候还要给安家费,我们考虑的问题,王大人早都考虑到了。咱们只要跟着王大人走就是正确的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百姓,议论纷纷,掀起了层层的波浪。

    吕布领兵来搦战,本是为了打时间,却被王灿利用了番,使得城骨子里不愿意搬迁的百姓不得不搬迁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百姓还存着吕布不会杀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然而吕布说要杀戮番,再经过王灿派人肆意歪曲放大后,百姓都动摇了。

    借助吕布这股风气,城百姓迅动员起来,纷纷收拾自己的行装,准备离开上庸城避难,等以后再返回上庸城。

    王灿要离开上庸城的消息在城流传,但是城门紧闭,连鸟都飞不出去的地方,肯定是无法将消息传出去,所以王灿并不惧怕。而且城百姓离开后,吕布和袁术肯定会得到消息。那时候正是要将消息传出去,所以任由他们的哨兵探查消息。

    在城百姓准备着搬迁的时候,军的粮草、辎重,县衙库房内囤积的布匹、钱财等东西也都收拢在起,全部放好后准备统搬迁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要王灿声令下,就可以兵离开上庸城。

    县府大厅,众人都汇聚在起,徐庶、陈到、张任等人也已经回来了,都将王灿吩咐的事情完成了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吕蒙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吕蒙站出来,抱拳大喝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你立刻派出狼牙营士兵,让他们将上庸城周围的敌军探子全部清理干净。等处理完成后,我们立刻离开上庸城,我们必须有离开的时间,否则袁术和吕布追上来,肯定来不及做出布置,也就失去了离开上庸城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回答,然后立刻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其他人,吩咐道:“都去准备好,等候吕蒙的消息,然后离开上庸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附和,洪亮的声音大厅回荡着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收藏\鲜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