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7章 吕布来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上庸城外,队骑兵随吕布快奔驰而来。>  .

    哒哒的马蹄声响起,声震耳聋。

    吕布策马跑到城楼下,左手拉住马缰,右手提着方天画戟,凌空指着城楼,大吼道:“王灿小儿,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吕布带的士兵不多,只有五十余骑兵。

    这些骑兵,骑术都非常精湛,是来去如风的人。只要王灿派遣士兵出战,这些骑兵都可以迅离开,从而避免王灿的追击。吕布骨子里虽然很骄傲,但也能听从陈宫的建议,并不会以为他五十余骑兵就能拿下上庸城。

    他来搦战,是为了打时间,免得无事可做。

    城楼上,负责防守的小校见吕布杀来,立刻派士兵去告诉王灿,让王灿做决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内,县府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接见了前来报信的士兵后,眉头皱起,因为徐庶、法正、周泰、甘宁等人都已经去准备迁移百姓和军辎重、布匹、钱粮的事情了,没有多余的空闲搭理吕布,而吕布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跑过来,还真是凑巧了。

    典韦听见吕布来了,战意沸腾,说道:“主公,既然吕布来了,咱们就弄死他,让他来得去不得,只要吕布死,袁术也就退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山君,你能杀死吕布?”

    典韦憨憨笑,伸手挠了挠脑袋,没说能杀死,也没有不能杀死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禀报消息的士兵,问道:“吕布带了多少士兵过来,袁术又带了多少士兵?”

    士兵朗声禀报道:“回禀大人,吕布只带了五十余骑兵,而袁术没有领兵前来。此时城外只有五十多人,没有个步兵!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吕布这厮,是没事找事做,竟然带了几十个骑兵跑来挑事。

    他大手挥,喝道:“山君,走,到城楼上去。”

    行人,离开了县府大厅,往城楼上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来到城楼上,站在女墙上眺望下方的时候。吕布也看见了王灿,他神色喜,大吼道:“王灿,我大军屯在上庸城外,随时都可以攻破上庸城。只是本将不想城百姓受伤,所以才没有攻城,你若是继续坚持,等我破城后,定要杀戮番,以泄我心之恨。”

    吕布声音浑厚,洪亮的声音传到城楼上。

    王灿大吼道:“吕布,你不过是个狂徒罢了,只要我在上庸城天,你休想进入上庸城,也绝无可能伤害城百姓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转过身喊道:“张虎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张虎站出来,抱拳喊道。

    他是狼牙营的名层军官,隶属于吕蒙。按照王灿的意思,狼牙营分成了三支队伍,其是吕蒙带领的百人,其二是黄叙带领的百人,其三是典满率领的百人,张虎就在吕蒙的百人。

    王灿大声吩咐道:“你立刻派士兵在城宣扬,说吕布扬言要屠杀百姓,让百姓们配合徐庶、甘宁等人做事,尽早准备好,早日离开上庸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虎挤眉弄眼,脸坏笑。

    吕布这厮,跑过来通大喝,只是帮着王灿加收拢百姓罢了。

    王灿又转过身看向吕布,大吼道:“吕布,你有本事就领兵攻上来啊。我可是为你准备了足够的檑木和桐油啊,到时候你的士兵又被烧起来,那才好看!唉,有的人总是记性不好,老是掉了伤疤忘了疼,没有人提醒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吕布骑着赤兔马,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论辩才,吕布哪里是王灿的对手,他大吼道:“王灿,有胆量就和我单挑,只要你能打败我,我立刻退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撇撇嘴。

    这厮脸皮真厚,吕布既有胯下追风赤兔马,又有掌方天画戟,武艺冠绝当世,让王灿去单挑,简直真是做梦。

    王灿朝守城的小校吩咐道:“让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小校抱拳回答声,立刻吩咐城楼上的士兵准备弓箭,然后个个都站在女墙边缘,瞄准了城楼下吕布的人马。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王灿声令下,顿时所有的士兵都拉紧了弓弦,射出弓箭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弓箭射出,支支弓箭在天空留下了道道模糊地影子,箭头带着凄厉的尖啸声,朝吕布以及麾下的骑兵射去。

    张辽眼见弓箭射来,大喝道:“撤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所有的士兵策马后退。

    吕布抡起方天画戟,将射向他的弓箭全部劈飞出去。他边拨开弓箭,边哇哇大叫,吼道:“王灿,你个卑鄙小人,竟然偷放冷箭,可恶,太可恶了,我抓住你后,定要将你碎尸万段,让你死后都不得安生。”

    他本是来搦战的,可王灿不仅不出战,反而放箭射杀,让他心憋屈得很。

    阵箭雨过后,吕布还是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反正他麾下的士兵来去如风,城楼上射出弓箭,他立刻后退。若是城内冲出大队的士兵,他也可以从容撤退,如今在城楼下和王灿过招,也是不错的选择,虽然憋屈了些,但总比在营地无事可做更舒坦。

    王灿见吕布没有离开,眉头皱起,旋即朝身后的士兵吩咐道:“将甘宁和周泰叫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声,立刻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典韦听见王灿的命令,猜测王灿可能派人和吕布交战了,他大声说道:“主公,我和吕布交战可以的,您直接派我出去厮杀就行,何必还要找甘宁和周泰呢?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你能击败吕布?”

    典韦仔细的想了想,保守的说道:“虽然无法击败,却能保持不败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城还有要事,先把吕布迫退,只有吕布退走,我们才能早日撤退。”说完后,王灿就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甘宁、周泰来到王灿身后,抱拳道:“主公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说道:“兴霸,幼平,你们两人和山君起迎战吕布,将他赶回去,只要吕布在城外,我们不好撤离,所以务必尽快将他赶走。”

    典韦虽然不情愿,但也只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涉及王灿迁移百姓的大事,不能有丝毫马虎。

    三个人得令后,提着各自的武器下了城楼。城门大开,三人策马杀出,在三人身后,还有百狼牙营士兵掩护,只要吕布的五十余骑兵敢起冲锋,迎接他们的肯定是最残酷霸道的反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收藏\鲜花咯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