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5章 后撤五十里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布虽然不喜欢陈宫的龟缩战略,但也不得不如此。≧ ≤.≤≤1≤Z<W<.﹤≦

    袁术不出兵,他孤掌难鸣,不可能个人领兵去攻打上庸城。

    连几日,大军都停在营地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这变化把王灿给难住了,因为袁术和吕布龟缩不出,他就无法在短时间内击败袁术和吕布。旦和袁术和吕布的大军僵持着,王灿就无法领兵增援郭嘉和贾诩,而大军也只能留在上庸城,无法北上。

    上庸城,县府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派人将徐庶、法正、吕蒙、陈到、张任、甘宁、周泰请到大厅,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他目光掠过坐在大厅的众人,沉声说道:“我们领兵抵达上庸,并不是和袁术、吕布耗时间的。早日击败袁术和吕布的大军,就能早日领兵增援郭嘉、贾诩,如今袁术和吕布龟缩不出,我们却必须要想办法解决两人,今日请你们来,就是为了商议击败袁术和吕布对策,都说说自己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吕蒙说道:“主公,袁术和吕布个从徐州领兵杀来,个从扬州领兵杀来,这两人的补给路程非常远,军的粮食旦告磬,麾下的大军就会不攻自破,所以只要我们领兵毁掉袁术和吕布的粮草,就能让两人不战自退。”

    王灿捻了捻颌下的胡须,问道:“阿蒙,你可曾派人探听到袁术和吕布屯粮的地方?或者是已经探听到吕布和袁术派人押送粮食来了?”

    吕蒙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他提出这个建议,是因为昔日在长安和曹操交战的时候,曾经率领士兵抄小路毁掉了曹操大军的粮草,迫使曹操不战自退,所以吕蒙又想到了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王灿考虑了番,评价道:“办法不错,但欠缺可行性。”

    吕蒙叹息声,又仔细的思量着。

    陈到接着道:“主公,袁术和吕布坚守不出,我们就在他们营地外垒土搭建高台,然后让士兵站在高台上往袁术和吕布的营地射箭,射杀营的士兵。这样来,即使营地外有沟壑、有拒马,也没有用处。只要打得吕布和袁术无可奈何,他们就只能领兵战,或者是领兵退回去,战而定。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,倒也不错,可王灿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耗时太长。王灿召集众人商议对策,就是为了在短时间击败袁术和吕布,可垒土搭建高台太消耗时间了。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眼睛贼亮,立刻抱拳说道:“主公,我们不是有抛石机么?用抛石机射大石块,只要大石块砸入吕布的营地,肯定能让他们后退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淡淡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法正拱手道:“主公,上庸和成都相聚不知几千里,间又路途艰难,想要将抛石机运到上庸,恐怕又要耗费无数时间,等抛石机运来的时候,北方的战局很可能生了变化。战场之上,分秒必争,时间非常紧迫,不能浪费过多的时间!”

    法正考虑的是时间问题,因为战事变化莫测,谁也无法预料下步会生什么变化,所以越早解决袁术和吕布,对王灿也就越有利。

    吕蒙眉头微皱,说道:“法正,你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他语气有些怪异,显得阴阳怪气的,这明显是在刺激法正,潜意思说你法正有能耐,很牛逼,那就想出个办法来。

    法正闻言,微微笑。

    王灿瞪了眼吕蒙,喝道:“会议上各抒己见,不用顾忌,大家群策群力才能讨论出个章程来,都畅所欲言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显然是给法正撑腰。

    吕蒙怏怏的看了眼王灿,只得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甘宁见吕蒙、法正绉绉的,说道:“主公,我们大军气势十足,又有猛将良臣,精兵悍卒,只要我们分出三个人,就足以拖住吕布,再有两个人拖住张辽,如此还可以让老典率领大军厮杀,即使是冲入袁术和吕布的营地,也能战而胜。”

    甘宁率领战船在江上厮杀,遇到所谓的字长蛇阵、连锁阵等等,从未放在眼。在甘宁眼,阵法都是虚的,那玩意儿不靠谱。

    只要实力强大,就能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此时王灿大军和袁术、吕布交战,王灿实力过两人,就可以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只要牵制住吕布和张辽,再有典韦、吕蒙等人领兵厮杀,足以击败袁术和吕布,从而奠定益州东面的局面。

    甘宁的想法,是典型的拳头大就是硬道理,只要兵力强,拳头硬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周泰显然也受了甘宁的也影响,点点头,同意了甘宁的看法。

    张任又说道:“主公,您太过于顾虑北边的局势了,有贾诩、李儒、郭嘉、荀攸指挥大军,肯定会击败袁绍和曹操,只要我们坚守上庸,吕布和袁术将会不战自退。”

    张任的办法,是等另外两路大军击败敌人,从而吓退袁术和吕布。

    王灿摇了摇头,说道:“据守上庸太被动了,袁术和吕布据守不出,就是存了想观望的态度,他们想确定袁绍和曹操是否能取得胜利,旦袁绍和曹操失利,袁术和吕布会撤退,但旦袁绍和曹操取得胜利,我们就危险了,到时候面临的不仅是吕布和袁术的疯狂进攻,还有袁、曹的压力,所以必须占据主动,不能被动等待。”

    张任听了王灿的话,也只能点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紧锁,目光在大厅来回的逡巡,最后落到徐庶身上,问道:“元直,你有何意见,说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徐庶正色道:“主公,以卑职的建议,后撤五十里!”

    王灿脸色大变,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只要是后撤,就必须放弃上庸城,而且后撤五十里,这可不是简单的撤退,他盯着徐庶,见徐庶胸有成竹,又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仔细的寻思着,旋即眼眸亮。

    他看向徐庶,朗声说道:“元直,你想诱敌深入,再伺机歼灭!”

    徐庶点头说道:“主公,袁术和吕布都是骄狂之人,我们虽然打了胜仗,但只要我们后撤五十里,肯定会被袁术和吕布认为我们胆怯,想龟缩待守。故此,吕布和袁术肯定会领兵追击的。只要他们敢追出来,我们就有机会歼灭他们,而且我们后撤也有个好处,那就是缩短了后勤的补给线,而且又拉长了袁术和吕布的补给路程。”

    法正立刻问道:“元直兄,上庸城囤积了大量的粮草、辎重、布匹等物品,而且城还有许多的百姓,又该如何处理呢?”

    徐庶笑说道:“全部迁走,不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给袁术和吕布!”

    “嘶!嘶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对徐庶的大手笔赶到惊愕。这办法是个相当浩大的工程,单单是让城的百姓撤离,就是非常难以处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求鲜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