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3章 吕布和袁术相比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军大帐内,气氛忽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。≧ ≤.≤≤1≤Z<W<.﹤≦

    陈宫刚才的番话,在吕布和袁术心肯定有不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袁术听完后,觉得陈宫的话很肯,很符合实际。更重要的是可以保存实力,这是袁术最意的地方。他仔细的打量着陈宫,见陈宫器宇不凡,眼神深邃,觉得陈宫看问题切要点,是个难得的人才,想要收服陈宫的想法更加迫切起来。

    吕布却不以为然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他掌杆方天画戟,胯下匹追风赤兔马,如此英雄盖世的人物,怎么能当缩头乌龟,不仅不进攻王灿,反而处处隐忍呢?

    陈宫作为谋臣,自然懂得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他瞥见吕布和袁术不同的表情,心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吕布为人骄狂,没有丁点城府,这是吕布最大的缺陷。若是吕布性格上的差距能弥补起来,再加上吕布的武艺,天下之大,何处不可去?何处不是安身之地?陈宫又瞥了眼袁术,有些心不在焉,便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该说的他都说了,还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做决定的事情,得由袁术和吕布决定。陈宫站起身,拱手说道:“主公,袁大人,既然没有其他的事情,卑职告退!”

    袁术还没有体现出自己贤明的地方,哪能让陈宫轻易离开?

    他连忙摆手说道:“陈先生啊,不要急,不要急,军的事情有军的将领处理。我军局势不明,甚为危险,还需要先生指点,请先生安坐!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白了眼袁术。

    陈宫看了眼吕布,然后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袁术问道:“陈先生,若王灿领兵杀来,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事实上,袁术已经认同了陈宫的建议。因为陈宫的建议让吕布和袁术在保存自己力量的基础上还能分杯羹,这样躺着都赚钱的方法自然是好办法,而且这样做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境,所以袁术非常迫切想得到陈宫的指点。

    陈宫说道:“袁大人,营地外早就掘好沟壑,安置好拒马,何惧王灿攻打。”

    听见袁术问些废话,他直接站起身拱手朝两人揖了礼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袁术愣了愣神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吕布根本没有搭理陈宫,在他的认知世界,他是主,陈宫是臣,主公做事情可以不理臣子,但臣子却理所当然应该的围绕着主公晃悠。所以吕布没有正视他和陈宫的关系,以为他高高在上,是陈宫有求于他。

    他看向袁术,问道:“袁大人,你说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袁术眉头挑,大声说道:“刚刚陈先生已经说了,和王灿相持着啊!”他很是费解,不明白吕布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吕布闻言,怏怏然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袁术不出兵,他孤掌难鸣,难以攻打王灿。吕布见袁术打定心思据守,觉得了然无趣,干脆拱了拱手,旋即离开了大帐,朝自己大军驻扎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袁术看见吕布离开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

    这厮有勇无谋,不过是介勇夫罢了。

    他静坐良久,也站起身,往营帐外走去。因为和王灿交战,麾下死伤了两员大将,袁术还需要将麾下的士兵安抚好,否则容易引起军心动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冬夜,冷风刺骨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晚,冷风不断吹拂,呼呼作响。营地,已经燃烧起支支火把,熊熊燃烧的火光将营地周围照亮得通红片。

    袁术躺在床榻上辗转反侧,难以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最后,袁术干脆起身回到大帐。

    他喊来个士兵,吩咐道:“你立刻去陈宫的营帐,请他来我营帐议事,嗯,尽量避免动静,不要被其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声,旋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营帐外就传来踏踏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陈宫身穿件黑色棉布袍,撩起营帐门帘走了进来。他拱手朝袁术揖了礼,以示恭敬,旋即问道:“袁大人深夜派人找陈宫,不知袁大人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袁术笑了笑,摆手道:“先生请坐!”

    陈宫依言坐下,等着袁术说话。

    袁术仔细的理清楚思绪后,问道:“先生,我心有些许疑惑,请先生解答,先生胸有大志,料事如神,定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陈宫说道:“直说无妨!”

    袁术身子微微前倾,问道:“我的能力比吕布如何?”

    陈宫眉头挑,说道:“远不如我家主公!”

    袁术听着陈宫的话,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出身袁家,是名门之后,家学渊源,自身也骑射精通,兵书略懂,还有着很高的威望,如此人物竟然比不过个野蛮匹夫,让袁术心愤慨不已。可他想折服陈宫,便只能压下心的怒气,没有爆出来。

    袁术想了想,又问道:“陈先生,我的势力相比于吕布,又如何?”

    陈宫掸了掸衣袖上的尘土,淡淡的说道:“袁大人的势力难以企及我家主公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刺激得袁术心非常不平静。

    纵然袁术涵养好,也难以忍受。他鼻息咻咻,直接反驳道:“陈先生,我占据扬州,又有江东之地,不仅背临大海,还可以据守江东,如此势力岂是吕布可以媲美的?”

    “反观吕布,虽然占据徐州,有了栖息之地,可徐州四战之地,北面毗邻青州,和袁绍的势力范围接壤;西面毗邻兖州,和曹操的势力接壤;南面毗邻扬州,和我的势力接壤;再加上吕布狂妄无知,四面树敌,虽然武勇无比,恐怕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袁术还是下了番功夫的,所以才找陈宫说事情。

    其目的,是想将陈宫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陈宫听了后,嘿嘿直笑,说道:“袁大人啊,恰恰是您说的这些,使得我家主公稳若泰山。不管是曹操还是袁绍,两人若是轻易出兵,另边都会掣肘的。至于您么?不怕膈应您,您自己都是自身难保。”

    袁术心咯噔下,问道:“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陈宫笑了笑,却没有给袁术分析其的原因。

    袁术心思转,想到自己将陈宫找来的目的是为了将陈宫收为己用,而如今被陈宫席话搅乱了心思,这可不行啊!

    只要他拿下陈宫,切的问题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陈宫通过刚刚袁术的话,以及白天袁术看他那灼热的目光,心已经有了定的了解,明白了袁术话里面的意思,知道袁术想挖吕布的墙角。

    遇到这样的事情,陈宫只能暗自苦笑,

    作为盟友还要窝里斗,这哪是成事的人啊!

    ps:四更之,周了,鲜花贼重要啊,望大家多多支持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