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2章 阴损办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袁术看见陈宫进来后,又看见陈宫器宇不凡,心更加的活泛了起来。≥  <.﹤﹤1≦Z<W.

    陈宫率领士兵救援吕布的时候,身上穿着铠甲,手提着宝剑,和此时有着天壤之别。陈宫袭青衣,大步行来,举止投足间透着股不凡的气度,令人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袁术蹭了蹭身,想站起来迎接陈宫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,看见吕布纹丝不动,没有起身的意思,他也压下了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为他若是表现得太热情,肯定会引起吕布的怀疑。

    袁术脸上挂着抹笑意,并没有起身迎接陈宫。他露出个自认为非常和善的笑容,但陈宫只是瞥了眼袁术,就把目光看向吕布,不卑不亢的拜道:“卑职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袁术下愣住了,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个大活人,竟被陈宫忽视了。

    换做是袁术以前的性格,肯定是立刻把陈宫打入黑名单,再也不搭理陈宫。

    然而袁术此时的心境不同,心想着将陈宫纳入囊收为己用,所以看见陈宫如此做法,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心暗说陈宫真乃忠臣,不仅有大才华,而且还忠心不二,是个大大的名士,若是陈宫效力于他,那该多好啊!

    袁术和吕布现在是盟友,可他照样想挖吕布的墙角。

    吕布听见陈宫拜见他,淡淡的点了点头,然后摆手说道:“坐!”

    陈宫又拜道: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袁术作为个旁观者,看见吕布如此慢待陈宫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说;‘陈先生,你效忠于我吧,我待你如上宾’。只是这句话显然是不能说出口的,他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陈宫,眸透出无限的灼热。

    不过,袁术也隐藏得好,并未被吕布现。

    陈宫拱手道:“主公,传话的士兵说您有要事找卑职商议,不知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吕布并未答话,而是看向袁术,示意袁术说话。

    袁术见吕布看向他,心大喜,这正好是给陈宫留下好印象的时候。他正襟危坐,身体微微前倾,和声问道:“陈先生,我们和王灿交战,虽然大败给王灿,也付出了定的代价,但是却通过这次交战知道了王灿驻守上庸的实力。先生胸有韬略,认为该如何应对王灿?才能先步击败王灿,入主益州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非常和善,好似是和多年的友人说话。

    陈宫眉头微蹙,因为他觉得袁术的语气不对劲儿,具体怎么回事,他也没想明白。

    吕布并没有察觉其的变化,他以为袁术之所以对陈宫热络,是因为袁术心急于击败王灿,才会如此礼贤下士。袁术期待的望着陈宫,等待陈宫说话。陈宫胸是否有才华,通过这番问对足以证明出来。

    陈宫眉头微皱,想击败王灿,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吕布也期待的望着陈宫,他也很想击败王灿,先步入主益州。

    陈宫扫了袁术和吕布眼,心叹息声,旋即问道:“敢问袁大人,袁大人的实力相比于袁绍,谁弱谁强?”

    袁术闻言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他从小就和袁绍比拼,但从来没有越过袁绍。

    如今陈宫的番话,直接戳了袁术心的伤痛。然而,袁术想要获得陈宫的好感,自然是不会说大话的,而是实话实说,所以袁术正色道:“袁绍麾下有颜良、丑作为武将,又有许攸、逢纪等作为谋士,可谓是人才济济,我不如袁绍多矣!”

    这番话,是袁术的大实话。

    陈宫闻言,赞赏的看了眼袁术,让袁术心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,陈宫又看向吕布,问道:“主公,您的实力相比于曹操,谁弱谁强?”

    吕布皱眉说道:“曹操虽说武兼备,而且麾下又有武将和谋士,却只是些虾兵蟹将,不足为虑,只要本将领兵,定能横扫曹操帐下的所有将领。”说出这番话,吕布是避重就轻,没有正视自己的缺点。

    陈宫听了后,嘴角微微上扬,却没反驳吕布。

    因为他早就知道吕布会这样说,这是吕布的风格,也是吕布的性格所致。

    陈宫沉默了半响,说道:“不论是主公的实力,还是袁大人的实力,和曹操、袁绍相比较都处于弱势。即使主公和袁大人击败王灿,先步入主益州,若是瓜分利益不均匀,双方大战起,袁绍和曹操结为盟友攻打主公和袁大人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袁术闻言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想了想,说道:“陈先生,如此说来,我们岂不是无法先步入主益州了?”

    牵扯到吕布自己的利益,他也无法安静下来,期待的望着陈宫。

    陈宫沉声说道:“袁大人,您今日也看到王灿的实力了,如此厉害的武将,如此强横的实力,您觉得有足够的实力击败王灿?或者是能擒拿王灿?”

    这句话出口,袁术顿时哑语。

    吕布撇了撇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袁术知道自己的实力比不得其诸侯,问道:“陈先生,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陈宫抱拳说道:“主公,如今有三路大军攻打益州,相互间是结为盟友的,而不是单独的路大军攻打。假设击败了王灿,最终得到的利益肯定要根据自身实力来瓜分,这时候主公和袁大人能保存实力就可以保存实力,这才能为以后瓜分利益占据先机。”

    袁术想了想,旋即问道:“陈先生,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陈宫衣袖挥,说道:“不仅如此,我们这路大军还有个问题需要关心,那就是袁绍和曹操能否拿下长安?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事情,旦袁绍和曹操不敌王灿,选择了退兵,那就意味着王灿的实力将会汇聚到上庸,旦出现这样的情况,主公和袁大人面临的不仅是王灿屯在上庸的兵力,还要面临王灿麾下所有士兵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袁术和吕布相视望,咂舌不已。

    旋即,两人都看着陈宫,等着陈宫继续分析。

    陈宫接着说道:“假设王灿安排在长安的大军击败袁绍和曹操,那我们在上庸和王灿拼死拼活有什么用处呢?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,反而损兵折将;假设曹操和袁绍击败了长安的大军,但他们肯定会领兵赶来上庸。其原因是王灿留在了上庸,他们必须要拿下王灿,才会前往益州。”

    “故此,最终的战场是在有王灿的地方。只要有王灿在,曹操和袁绍就会领兵赶来上庸,而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何必要努力攻打王灿呢?为什么不等着曹操和袁绍两人领兵前来的时候,再起出手呢?”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下,若是袁绍和曹操获胜,我们就和袁、曹起攻打王灿;若是袁绍和曹操都退兵了,我们留下也没有意义,只能退兵。”

    陈宫侃侃而谈,神色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他的建议很阴损,因为陈宫的打算是想坐收其成。

    这样的计策,有作壁上观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要袁绍和曹操击败了长安的大军,袁术和吕布就努力配合,尽力攻打王灿;旦袁绍和曹操在长安失败了,袁术和吕布肯定无法击败王灿,只能撤兵。

    袁术听了后,眼睛贼亮贼亮的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.明日又周了,拜请大家的鲜花支持,多谢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