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1章 袁术的心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率领士兵追杀,杀得袁术和吕布狼狈逃窜。  ﹤.﹤≦1≦Z≦W<.

    大军连续追杀几里路,已经接近了袁术和吕布的大营才停下来,返回上庸城。

    吕布和袁术狼狈逃回营地后,立刻下令在营地掘沟壑,安置拒马等抵挡王灿进攻的工事。吕布和袁术留在营地,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。抵达上庸的时候,他们领兵杀出,气势汹汹,可最终的结果却大败而回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陈宫和张辽返回后,便去营清点麾下士兵的人数,安置伤员。

    袁术也派人安排自己麾下士兵的事情,但不管如何,袁术的损失都无法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张勋被杀、杨弘被杀,两员大将的死去使得袁术的实力大损,力量减弱得很厉害。即使他麾下的士兵可以通过招募补充起来,但武将实力的减弱不是招募几个士兵就能恢复的,必须要重新招募武将才行。

    军大帐,袁术和吕布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袁术看向吕布,问道:“吕将军,今日你麾下的谋士出兵救援,使得我们缓了口气,此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吕布笑说道:“他是我麾下的军师陈宫,字公台。此人长于谋略,又能行军布阵,端的是个厉害人物。昔日陈宫曾抓住刺杀董卓未遂而逃离洛阳的曹操,只可惜曹操滥杀无辜,公台便舍弃了曹操,等我离开长安的时候,他就替我出谋划策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公台安排士兵接应我军撤退,可惜王灿太狡诈,派出大军追杀阵后,竟然又亲自率领大军追杀,简直令人难以预料。此非人力所能预料,公台能阻止王灿的士兵阵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提及王灿的时候,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昔日诸侯讨董,王灿难敌吕布,赵云也无法击败吕布,可王灿却邀约了孙坚、曹操、公孙瓒等人攻击吕布,使得吕布狼狈逃窜,不得不撤退。

    如今王灿羽翼丰满,竟然派出三个人围攻他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都是等的厉害人物,三个人起出手,让吕布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吕布咬牙切齿的时候,却没有注意到袁术双眼放光,眼闪烁着异样的神情。袁术想了想,说道:“吕将军,既然陈宫如此厉害,为何我们出兵的时候,陈宫不给吕将军指点下计谋呢?只要他愿意替我们出谋划策,肯定能击败王灿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袁术根本没有提及王灿,而是所有的事情都和陈宫挂上号。

    吕布大老粗个,丝毫没有察觉袁术的差异。

    而且袁术问话的时候,让吕布的表情有些尴尬,说话吞吞吐吐的,有些不情愿。袁术见此,却不愿意放过吕布,继续问道:“吕将军,该不会是陈宫徒有虚名,你说出来骗我的吧,若是有陈宫出谋划策,我们去攻打王灿岂会失败?”

    吕布被袁术激,脱口说道:“哪是如此,先前公台就曾劝我,让我先安营扎寨,探听清楚具体的情况后,再领兵和王灿交战!”

    袁术哦了声,脸上反而露出丝喜色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袁术心窃喜,寻思番后,沉声说道:“吕将军,我们和王灿番交战,死伤惨重,这时候正需要陈公台这样的智者出谋划策,才能稳定局势,击败王灿。依我看,还是请陈公台来营帐,我们向他请教击败王灿的计策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吕布眉头挑,脸上露出不耐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先前拒绝了陈宫的建议,现在又低声下气的乞求陈宫,岂不是很没面子?

    吕布想了想,说道:“袁将军,我看还是算了。大军初败,先让所有士兵修养几日,等大军恢复元气后,再商议对付王灿的计谋。”虽说吕布也很想立刻击败王灿,但是他却抹不下面子去恳求陈宫,这也是吕布这样的人难以成就大事的原因。

    历史上,曹操、刘备、孙权,这三人没有个人简单。

    李宗吾评价说曹操心黑,刘备脸厚,孙权不仅心黑而且脸厚,事实也是如此,作为个主君不仅要能够掌握大局,还要能屈能伸才行。

    至少,吕布无法做到这点,而且吕布尤其喜欢逞匹夫之勇。

    这是吕布骨子里就有的,难以改变。

    袁术心想具体的了解下陈宫的才华,岂能轻易的放过吕布?

    他沉声说道:“吕将军啊,我们讨伐王灿,事关重大。这次不仅只有我们攻打益州,还有曹操和袁绍起出手,若是袁绍和曹操击败留在长安的军队,路南下,他们攻入成都后,肯定会得到更多的利益,而我们则要差些,所以还是早些让陈宫出谋划策!”

    吕布听了后,脸上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方面涉及他的面子,方面是攻打王灿的事情,让他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袁术见吕布还是犹豫不决,暗骂吕布是个匹夫,难成大事,放着好好地谋士不用,竟然还顾及自己的面子。

    若是他有人才用,那该多好啊!

    这时候,袁术不仅嫉妒袁绍、曹操和王灿,还嫉妒吕布。

    你说王灿、曹操这样的人贼狡猾,能拥有谋士倒也在情理之,可是吕布这样逞匹夫之勇的人都站着茅坑不拉屎,实在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他劝说道:“吕将军,事情紧急,不能犹豫啊!”

    吕布经不住袁术规劝,不耐的摆摆手说道:“好,好,我这就派人把公台叫来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有些不高兴,却还是转过头,看向营帐外,喊道:“来人啊!”声音落下,吕布的亲兵跑了进来,朝吕布揖了礼,等候吕布的吩咐。

    袁术见吕布下定决心,心也高兴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布吩咐道:“去将陈军师请来,本将找他有要事商议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声,旋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袁术看着士兵离开后,目光转,朗声说道:“吕将军,我们在上庸城遇到阻拦,而袁绍和曹操在长安就被阻拦了,只要我们先步击败王灿,不管是斩杀王灿,还是将王灿擒拿过来,都能取得先入成都的机会,到时候我们不就能瓜分更多的利益么?”

    吕布听了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营帐外传来踏踏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营帐门帘掀开,名身穿青衣长袍的年人走了进来,年人长着两撇字胡,颌下三缕短须,双眸子炯炯有神。年人大步行来,透着股不凡的气度,儒雅又带着丝威严,令人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袁术见此,暗赞陈宫乃大才也!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