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0章 反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约莫刻钟时间,典韦、甘宁、周泰等人已经消失在视线,只剩下模糊的影子。  ≤.≤≤1≤Z≤W≤.≦﹤

    王灿看向法正和徐庶,说道:“我会留下部分士兵在城,你们两人负责城池的把守,务必要守好上庸城。”

    法正和徐庶抱拳说道:“主公放心,卑职定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转身往城楼下走去。他独自下了城楼,率领士兵杀出去,等王灿领兵离开后,城门嘎吱声关闭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脚步声不断地从城楼外传来,王灿带着队士兵离开上庸城,往典韦、周泰和甘宁等人追击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城楼上,法正望着王灿领兵离去,问道:“元直兄,你可知道主公派去抵挡袁绍和曹操的谋臣有哪些?具体怎么分布的?”

    徐庶并未有任何犹豫,直接说道:“荀攸和郭嘉领兵抵挡曹操,贾诩和李儒抵挡袁绍,抵挡面的人物啊。”

    昔日王灿领兵去襄阳寻访人才的时候,典韦跟着王灿起抵达襄阳。王灿邀约徐庶的时候,典韦也和徐庶见过面,两人之间也是认识的,如今起在王灿麾下共事,肯定会有所接触,徐庶也从典韦口得知了北面的部署。

    法正看向徐庶,停顿了下,有些自嘲,有些期待的说道:“他们已经独当面,我们何时能独当面呢?”

    徐庶正色说道:“我们还年轻,肯定有独当面的时候。等你有了足够的阅历和经验,主公会让你单独领军的。”

    法正笑了笑,并未做任何评论。

    他眼神有些迷离,说道:“我刚出仕的时候,直接做了个县城的县令。得到这样的结果,心其实还是有些不忿的,毕竟我自认为胸有韬略,至少也得担任军师等重要官职,才能尽展我胸才华,不负身所学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担任县令后,并不是这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县城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也夹杂在其,但又必须要将这些处理好,同时要好扭转风气,想要治理得夜不闭户路不拾遗,这非常有难度啊!那时候,我才真正的用心处理每件事,用心去体会每件小事,想着将事情做得十全十美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法正颇有感慨的说道:“小人物,大道理,虽然处理的事情虽小,遇到的全是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,可其的道理却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啊,他可以没有飘飘欲仙的气质,也可以没有雅致的谈吐,甚至是个谈吐粗鄙的大老粗,但他们经历的事情多,见惯了各种事情,有足够的阅历。或许他们读书不多,识字不多,但说出来的话却朴素而有道理,让人不得不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物,大道理啊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法正又重复了句。

    法正担任两年的县令,离开的时候百姓争相送他,让他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法正看向徐庶,笑吟吟说道:“呵,有些离题了!”

    徐庶正色道:“无所谓离题与否,这是你自己的人生感悟。两年时间,你有了长足的进步,你现在回头重新再看,已经是物是人非了。”

    法正点了点头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两个人,站在城楼上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法正有自己的故事,他徐庶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他在牂牁郡担任郡守,牧守方,整日和那些没有读过诗书,不知道礼仪的蛮人打交道,同样是处理着件件事情,都在慢慢的沉淀着自己。或许是遇到的小事情,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,只有步步踏实的往前走,才走得稳,根基才会牢固。

    两个人沉默下来,静静地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离去,他却不知道自己的番话引起两个人情绪的波动。

    不过,这本就是王灿的目的,要让两人逐渐的成熟起来。个天才的谋士,并不是上战场,就能指挥若定,谈笑间令敌人灰飞烟灭的。

    昔日赵括熟读兵书,连他亲爹赵奢都难以辩倒他,可赵括领兵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劫,使得赵国蹶不振。这就是没有经验,没有足够的实践,才会导致纸上谈兵,不顾实际的情况,胡乱瞎指挥。

    徐庶和法正都是顶尖的谋士,但两人想要成长起来,不可避免的需要战战的积累自己的经验,丰富自己的认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庸城外,王灿领兵追到半路的时候,遇见了典韦等人。

    典韦等人垂头丧气,脸上露出可惜颓废的表情。甘宁最是气愤,他的战马被敌军杀死,只能提着横江刀和士兵起徒步奔跑。

    王灿策马赶上去,问道:“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甘宁回答道:“主公,我们在半路上遭到埋伏,设伏的人名叫陈宫,是吕布的谋士。”

    王灿哦了声,问道:“具体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甘宁立刻抱拳说道:“回禀主公,陈宫在官道两侧的林布下埋伏,让埋伏的士兵全部手持丈长的长矛,突然冲杀出来,朝我们乱刺,并且挡在官道上。末将想冲上去,却被他们使用长矛杀死战马。嘿,连我自己都差点被杀,若非老典帮忙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典韦笑说道:“主公,他们的长矛用来挡住我们大军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王灿伸手指向后方,说道:“我把狼牙营的百士兵带来了,有马均弩对付敌军,足以击败对方。走,再随我起去冲杀阵,将他们杀回营地。”

    王灿声令下,众人大声应和,露出浓浓的战意。

    陈宫用长矛兵防守,保护大军撤退。

    个个长矛兵挥舞长矛,如同是头刺猬,难以攻进去,如今有了弩箭射击,完全可以克制长矛兵,所以众人兴致高昂的追击。

    大军追上去的时候,袁术和吕布正在歇息。

    两人路奔跑,麾下的士兵早就累得气虚喘喘,而且士兵也是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陈宫和张辽起坐着,他想着将典韦等人击败,保护了大军的安全,心放松了警惕,没料到王灿会起第二次追击。当王灿领着典韦、甘宁、吕蒙等人再次起攻击的时候,陈宫脸色大变,立刻和吕布、袁术等人快撤退。

    这次,虽然有长矛兵抵挡,但面对狼牙营士兵的弩箭射击,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支支弩箭射出,锋利的箭头在空划过,旋即落入长矛兵的阵营。

    弩箭的力量非常大,射到士兵的身上后,立刻戳破了士兵身上的铠甲,旋即又戳破了士兵身上的皮肤。弓箭破入士兵的身体,立刻喷溅出溜溜鲜血,剧烈的疼痛使得手持长毛的士兵大声惨叫,不停后撤。

    有狼牙营士兵射杀长矛兵,王灿大军再追赶上去,杀得吕布和袁术的大军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这战,吕布和袁术的大军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鲜花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