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9章 再追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袁术骑马站在军阵后方,并没有领兵去冲锋陷阵。≯ .

    虽然袁术是世家子弟,也精通骑射,能上阵杀敌,但他的毕竟力量有限。况且他还是军主帅,自然不会亲自上战场杀敌。当张勋和杨弘被杀,而张辽和吕布又陷入危机,袁术就知道必须撤退了,他带着自家的士兵不断地往后跑,匆忙慌张,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袁军往后逃跑,吕布的士兵看见后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辽和吕布起后撤,大军彻底失去了继续厮杀的想法。众士兵,窝蜂的撒开脚丫子不断后撤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上庸城外,凌乱的脚步声不断地响起。

    士兵踩踏过的地方,满地的尘土因为士兵的踩踏而飞扬起来。士兵奔跑的时候,大声嘶吼着,因为害怕被杀,都想要躲避后面追来的敌军。如此来,军的士兵甚至出现了自相残杀的情况,有的士兵直接将挡在前面的士兵杀死,然后自己往前跑。

    大军,乱成了锅粥。

    吕蒙骑着匹大黑马,大声喝道:“儿郎们,随我杀!”

    他神色兴奋,左手拉着马缰,不断地甩动马缰,催促战马加前进,右手倒拖着丈长的大刀,刀刃和地面摩擦,出嚓咔嚓咔的声音,传入耳后,让人心渗得慌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随我杀!”

    张任神情傲然,长枪凌空,直指前方溃退的士兵,也带着士兵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甘宁也是毫不示弱,大吼道:“杀,给老子杀上去!”

    他提着横江刀,暴躁无比,先前和吕布交战的时候,甘宁被吕布压制着打,让甘宁心很憋屈,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如今吕布主动后撤,甘宁彻底爆了,他把心所有的气都倾泻出来,提着战刀往无前的厮杀,遇到敌军士兵的时候后,甘宁手起刀落,刀光闪过,便是颗脑袋飞了起来,蓬蓬鲜血四处飞溅,喷洒在甘宁脸上,使得甘宁的神色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周泰和陈到也是凶猛无比,不断地冲杀。

    三个人,如同是三柄尖锐的尖锥,杀入袁术和吕布军,不断地肆虐。

    在甘宁、周泰、陈到、张任和吕蒙挥舞着武器厮杀的时候,典韦已经在袁术麾下的士兵来回冲杀。他目标直指袁术,想在乱军当斩杀袁术,取得战功。对于几个人起攻击吕布,以典韦的性子,肯定是不愿意的,他宁愿去冲杀番,也不愿意起攻击吕布。

    “滚开,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典韦大声咆哮,如虎啸山林,双手猛地挥出铁戟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铁戟扫过,直接将挡在典韦前方的士兵撞翻在地上。他身体猛地往下弯腰,然后双手抡圆了铁戟,呼呼扫过,下将周围冲上来的士兵掀翻在地上,锋利的戟尖划过之处,立刻响起噗噗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神色狰狞,脸色凶恶,非常的吓人。看见典韦面貌的士兵不断地后撤,甚至有的士兵吓得不敢动弹,在原地怔怔呆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典韦大声咆哮,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他身体魁梧健壮,所过之处,士兵尽皆后退,难以抵挡。光是典韦个人就已经让后撤的士兵心惊胆寒,而另外的五个人带着士兵往前冲杀,如同蝗虫飞过,使得掉落在后面的士兵全都被杀死。

    甚至于,有的士兵干脆跪地投降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人搭理投降的士兵,直接将其杀死。

    上庸城城楼上,王灿居高望远,眺望远方的情况。他看见典韦、甘宁、周泰等六个人路冲杀,杀得袁术和吕布大败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

    本以为此战是鏖战,却没料到吕布和袁术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军不成军,阵不成阵,太差了。

    徐庶走过来,抱拳说道:“主公,下令收兵吧,若是袁术和吕布在半路上设下埋伏保护他们撤退,我军士兵肯定有损伤的。”

    法正摸了摸颌下毛茸茸的胡须,笑道:“袁术和吕布如此不堪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各执词。

    而王灿仔细想了想,也偏向于法正的说法,毕竟袁术和吕布率领的大军如此不堪,怎么会在半道上设下埋伏保护大军后撤呢?

    这种做法,唯有曹操那厮在经常做。

    曹操行军打仗,不管是否获胜,都会在后面留下条后路,保证大军安全撤退。

    王灿想到了曹操,立刻又想到了贾诩曾经建议追击曹操的事情。曹操设下埋伏,只可能考虑第次追击的士兵,却不会考虑王灿的大军会追击第二次,因此贾诩再次建议王灿派兵追击的时候,轻而易举的击败曹操,打了曹操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如今的情况,不管吕布和袁术是否设下埋伏,都可以派兵追赶。

    王灿思虑番,说道:“元直,你法正和留在城,负责守城,我领兵追击敌军。”

    法正加入益州的时候,还是个俊朗书生的模样。然而,当法正在县城做了两年的县令后,整个人的气质生了很大的变化,不仅是个人的阅历,连法正的体魄也变得更加强壮起来,这也是在基层工作的好处。

    徐庶见王灿也准备出兵追击袁术和吕布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法正见王灿认同他的建议,心喜。

    然而,他站在王灿身后,却见王灿迟迟不出兵。良久,法正问道:“主公,既然是追击袁术和吕布,宜早不宜迟,为何还不出兵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法正啊,你可知贾诩此人?”

    法正点点头说道:“略有耳闻,他和李儒曾经都是西凉军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我在长安和曹操交战,第次追击曹操,大败而回。贾诩说第次追击敌人的时候,敌人很可能会留下精兵保护,用以接应大军撤退。而第二次追击的时候,敌军很可能已经没有防备,并且松懈了下来,所以典韦、甘宁等人是第次追击,而我率领士兵作为第二次追击。”

    法正听后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思虑片刻,又说道:“贾诩之谋,吾不如也!”

    徐庶也说道:“主公,卑职亦不如贾诩多矣!”徐庶听见王灿执意要追击的时候,心还是颇有不忿,毕竟穷寇莫追,这是常理,但听了王灿的解释,徐庶觉得自己还有待提高,这样追击两次的做法的确出乎意料之外,让人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试想下,第次追击被埋伏后,被迫撤退。

    可撤退之后,谁会想到还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就是贾诩老狐狸和法正、徐庶的差距。

    徐庶和法正虽然都是顶尖谋士,但两人的经验和阅历远不及贾诩,两人还有待提高,必须要通过无数的实战来提炼自己的能力,就好像个绝世剑客,要将花哨的招式去掉,变得古朴无华,出招必见血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