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7章 袁术心理失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布听见声大喝传来,回头瞥了眼冲过来的陈到,喝道: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他斜眼睥睨陈到,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。 <.≤≦1﹤Z<W.

    吕布大喝声,猛地抡起方天画戟招迫退甘宁,旋即身体略微后仰,手方天画戟在身前抡了个半圆,直接探向陈到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戟尖破空,直刺陈到左胸。

    锋利的戟尖划破空气,在空留下了道道模糊的影子,那闪烁着冷光的戟尖度非常快,下就到了陈到胸前。

    即使陈到心早有准备,可还是被吕布的方天画戟打得有些被动。他急忙收回长枪,枪杆横扫,下和方天画戟碰撞,想要将方天画戟拨开,然而当他的枪杆和戟杆接触的时候,才感受到了吕布无匹的力量。

    其力量之强大,使得陈到的枪杆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方天画戟不偏不倚,继续刺来。

    戟尖探来,陈到双腿踩住马镫,身体稳稳地立在马背上,往右侧偏,躲过了吕布的戟尖,没有被吕布伤到。

    他策马继续奔跑,下和吕布错开。

    瞬间,陈到和甘宁汇合,起对战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见陈到和甘宁起攻击他,怡然不惧,举止从容,方天画戟探出的时候,每招都裹挟着万钧之力,想要将两人杀死。虽然陈到和甘宁都不敌吕布,可两人起攻击吕布,长短,能够互相弥补差距,只要其的人陷入危险,另人能迅救援。

    故此,两人和吕布交战,局面变得胶着起来。

    即使吕布占据优势,却难以在短时间将两人击败。

    袁术骑马在远处观看,看见杨弘被陈到枪杀死后,心疼。

    杨弘死,他麾下又少了员骁将。袁术不能和袁绍相提并论,袁绍雄踞冀州,臣武将无数,麾下武有颜良、丑、鞠义、张颌、高览等武将,有沮授、田丰、审配、郭图等谋士,同是袁家的人,袁术武缺乏,死个后就少了个,心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盯着陈到,眼闪烁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虽然他在扬州,但也时刻关注着王灿。尤其是王灿和曹操交战,袁术更是派人在长安打探消息,让人留意王灿的实力。

    番观察后,袁术没有现王灿麾下除了赵云之外,还有个惯用长枪的将领。

    然而,陈到枪杀了杨弘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袁术环视了眼领兵杀出来的四个将领,现四个人都很陌生,没有任何印象,他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此时,袁术头大如牛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王灿除了赵云、黄忠、典韦等武将外,麾下什么时候又有了如此厉害的武将?袁术身在扬州,也不断地颁布招贤令,想招募武将,可投奔他的人太少,即使来了些人,都是会三脚猫功夫的人,连杨弘、张勋都打不过,有屁用啊!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袁术叹了口气,只能期待吕布将王灿的武将击败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期待着吕布逞威杀掉陈到和甘宁的时候,声惨叫声从战场上传来,袁术闻声望去,只见周泰将张勋的战刀劈飞了出去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勋非常的狡猾,眼见不敌周泰,立刻撤退。

    他拨转马头,又从腰间拔出佩剑,然后想策马逃回军阵。

    张勋和周泰交手的时候,战马是朝着城门方向的,因此当张勋拨转马头想要逃回去的时候,就必须面对周泰,才能跑回去。他想要绕过周泰,再跑回自己的军阵,只要大军拖住周泰,他就成功抱住性命了。

    周泰见陈到已经杀死员将领,正帮着甘宁对付吕布,心憋了口气,小辈都已经斩杀敌将,他岂能落后。

    周泰虎目圆睁,提刀冲向张勋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周泰哪里会让张勋绕过他逃回去,策马冲上去后猛地举起战刀。刹那间,站到劈下,刀光闪耀,刀势骇人,锋利的战刀在电光火花之间落下,朝张勋劈去。

    战刀落下,张勋无法闪开,只得提剑抵挡。

    他提起全身的力量,迎向周泰的战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声巨响,他手的长剑被战刀磕飞。

    张勋手的佩剑被战刀磕飞的时候,张勋的右手也被震得虎口流血,猩红的鲜血从虎口处流淌出来,染红了张勋的手掌,剧烈的疼痛使得张勋龇牙咧嘴的大声吼叫。然而,正当他嘶声大吼的时候,道冷冽的刀光再次扬起,旋即落下。

    张勋见此,眼眸下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周泰的战刀从张勋的额头上砍下,战刀如庖丁解牛般不断的向下划去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战刀从张勋的额头往下,直蔓延到胯下,而战马也被周泰的战马劈,希聿聿的悲鸣声,然后挣扎了两下,摔倒在地上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战马摔倒在地上,而张勋也从战马上掉落下来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骑在马上的时候,身上只有条血痕,那血痕并没有爆裂开来。当他从战马上倒在地上,血痕下迸裂,身体也断成了两半,身体内的器官紧跟着掉落下来,落在了地上,不会儿就染红了地面,形成滩血泊。

    袁术见张勋被杀,‘啊’的大叫声。

    同时,袁术感觉头皮麻。

    惨!太惨了!

    他看着周泰,觉得这个魁梧大汉实在是凶猛霸道,竟然刀将战马劈死,又将张勋劈成了两半。这时候,周泰目光转,竟然看向袁术,冷冽的目光透彻嗜血的杀戮,周泰伸出舌头舔舐了下干裂的嘴唇,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蹬!蹬!”

    袁术骑在马上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着实被周泰吓到了,没想到这厮如此霸道。

    此时,袁术麾下的两员将领都被杀死,其杨弘被陈到枪挑下马,然后戳喉咙,旋即被杀死;而张勋的死状更惨,先是被刀劈飞手的战刀,然后被磕飞宝剑,最后被刀劈成两半,让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周泰并没有去追杀袁术,因为士兵太多,即使他冲上去,也会陷入人海。

    他目光转,看向吕布,大吼道:“吕布,受死!”声大喝,周泰提着大刀冲向吕布,战马极奔驰,大刀猛地扬起,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吕布见周泰杀来,并没有任何慌张。

    他大喝道:“群匹夫,安敢在本将面前放肆!”

    吕布提着方天画戟,骑着赤兔马,来回冲刺,会儿劈向甘宁,会儿砸向陈到,现在虽然多了个周泰,可吕布仍然游刃有余,没有露出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此时,城外战场上只剩下两大战团。

    其是张辽和张任交战,另个是甘宁、周泰、陈到联手对战吕布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求鲜花\鲜花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