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6章 主动出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布想领兵杀回去,是建立在他的绝世武艺上的。≯ .

    两军相互混战,他掌有方天画戟,胯下有来去如风的赤兔马,旦和对方的敌将交手,只要能斩杀王灿的将领,就能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吕布心有了这样的念头,才会突然停下。

    其实,吕布和袁术起领兵杀到上庸城的时候,陈宫私下里曾建议吕布查探清楚王灿的情况,弄清楚王灿的情况后,再和王灿交战。

    可惜吕布和王灿仇恨太深,他急着要去击败王灿,而且也没有把上庸城放在眼,所以不顾陈宫的劝阻,带着士兵和袁术起杀到上庸城,哪想到王灿的手段层出不穷,套套的,先是檑木,后是滚油,然后大火起,使得大军溃退。

    大军败退,吕布不想灰溜溜的回去,就只有杀回去斩杀王灿的将领。

    王灿麾下的大军杀出,就是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张辽跟在吕布身旁,也认为吕布的建议可行。

    因为旦大军快后撤,王灿的大军肯定通乱杀,使得队伍混乱。遇到这样的情况,士兵们很可能会四处逃窜。所以吕布和袁术继续逃窜,损失将会更大,不仅有士兵被杀死,还有士兵会四处逃跑,这不是两人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吕布领兵杀回去,还能挽救局面,有吕布之勇,足以挡住王灿的大军。

    袁术听了吕布的话后,立刻大吼道:“张勋、杨弘何在?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张勋和杨弘闻言,立刻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,曾经在袁术领兵去虎牢关会盟的时候出现。当时王灿率领大军抵达虎牢关外,袁术愤恨麾下的大将纪灵被王灿杀死,所以带着大军去找王灿的茬,结果反被王灿击败,而张勋和杨弘也被打败,当时若非袁绍领兵来救援,袁术肯定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袁术看着两员爱将,沉声吩咐说道:“命你二人率领大军随吕布将军冲杀,务必要斩将夺旗,雪前耻,立下大功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人抱拳回答,脸上露出傲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随袁术征战沙场,轻松地拿下了扬州,又帮助袁术在扬州站稳了脚跟,心有些飘飘然,没有将王灿放在眼。而且两人也知道曹操和袁绍已经出兵,并且牵制王灿麾下的大部分兵力,王灿的大将都在北面,所以张勋和杨弘没有担忧。

    吕布朝张辽点点头,吼道:“儿郎们,立功就在今日,随我杀!”

    赤兔马通灵,在吕布话音落下的时候,希聿聿的嘶鸣声,然后甩开四蹄往城门口冲去,张辽跟在吕布身后,也提着长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吕布和王灿交战数次,知道王灿的底细。

    他看见领兵杀出来的将领,有两个是二十左右的青年,还有两个是魁梧的大汉,心便没有把张任和陈到放在眼。

    吕布提着方天画戟,就朝甘宁和周泰杀去。

    “无名鼠辈,受死!”

    吕布大吼声,手方天画戟猛然抡起,直接朝甘宁砸去。他的想法是先解决甘宁和周泰,然后再去杀死陈到和张任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方天画戟所过之处,带起股呼呼作响的劲风。锋利的戟尖在空透出股冷冽的杀气,直扑甘宁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甘宁大喝声,提刀迎了上去。虽是如此,甘宁的脸色也非常严肃,因为没有和吕布交战,他已经感受到吕布的威势。身为个绝世武将,甘宁有着自己的判断方法,当吕布冲来的时候,他就把吕布当做是大敌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甘宁双手撑起横江刀,下挡住了吕布的方天画戟。

    两柄兵器碰撞的刹那间,甘宁双手颤,握住横江刀的手臂都有些弯曲了。他胯下的战马希聿聿鸣叫着,险些承受不住吕布的力量,被迫连连后退了几步,才稳住了身形。而且甘宁刚刚和吕布硬碰了招,震得肺腑都有些疼痛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恐怖!

    霸道!

    这时候,甘宁才明白吕布号称天下第武将绝非徒有虚名,光是刚才方天画戟砸下的雷霆击,就已经让甘宁受了点轻伤。

    或许甘宁和吕布在水上交战的时候,甘宁不惧怕吕布,因为船在江面上,肯定要晃动,不可能像站在地面上那样如履平地,所以吕布的优势会削减,而甘宁在船上能如履平地,优势会增加,所以甘宁和吕布在船上交战时,能不惧吕布,但骑马交战,甘宁不敌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见甘宁硬抗了击,眉头挑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能正面挡住他倾尽全力的击的人不多,眼前的汉子能挡住,武艺颇为不凡,肯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吕布见猎心喜,心战意沸腾,大吼道:“再来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吕布右手握紧了方天画戟,下抡起方天画戟朝甘宁砸去。他出招的招式并不花哨复杂,仅仅是提起方天画戟,简单的挥出,招式如同羚羊挂角,亦或是像行走样随意无比,可正是如此却有着无穷的力量。

    甘宁神色凝重,大喝声,挡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也是属于力量型的武将,手的武器是柄战刀,也不是长近丈的长武器,,当方天画戟砸来的时候,甘宁只能挥刀抵挡。

    兵器碰撞,甘宁的身体猛然颤,但还是稳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甘宁知晓自己不敌,就避免和吕布正面交手,开始和吕布游斗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交战,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而另边,周泰却杀得起劲,已经完全压制了张勋,每招都让张勋手忙脚乱,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陈到对上杨弘,他手杆长枪如蛟龙翻腾,厉害无比。

    陈到眼观六路,耳听方,瞥见甘宁陷入危局,瞪大了眼睛,喝道:“撒手!”

    声大喝,如惊雷炸响。

    他握紧了手的长枪,旋即闪电般挥出,长枪凌空,下砸了杨弘手的战刀。枪杆压住战刀后,巨大的力量从枪杆上倾斜下来,将杨弘打下马去。陈到得势不饶人,策马追了上去,低喝声:“杀!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长枪也立刻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就在杨弘落地的瞬间,陈到策马追上,长枪刚好刺杨洪的喉咙。

    陈到下抽回长枪,看也不看倒在地上喉咙流血的杨弘,立即策马朝甘宁跑去。甘宁没来成都之前,陈到没有和甘宁交过手,可大家起随王灿出战,难免会有讨教番的时候,陈到和甘宁曾经交手,陈到枪法虽强,但甘宁略胜筹。

    连甘宁都被压着打,陈到能想到吕布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陈到大喝道:“甘将军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提着长枪冲过去,枪杆抖,枪尖幻化出几朵枪花,刺向吕布。这招倾尽了陈到的力量,不仅力量大,也诡异无比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甘宁见陈到杀来,心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吕布这厮,太恐怖了!若是再坚持段时间,恐怕就要被吕布斩杀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更新迟了,抱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