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5章 杀出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火海熊熊燃烧,如同浪潮翻滚,把城楼下士兵的衣服都引燃了。≯   ≦.≤<1≦Z≤W.

    先前桐油倾倒下来后,飞溅的桐油抛洒在士兵的衣服上,将衣服染上了桐油。大火燃烧,火星四溅的时候,染上桐油的衣服下就被点燃了。

    “噼啪!噼啪!”

    城楼下,檑木燃起熊熊大火后,爆鸣声不断地响起。

    此时,城楼下已经是片火海。

    “滚开,滚开,不要挡住我的路。”名衣服上已经起火的士兵边快往前挤,边扯掉穿在身上的衣服,想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??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名士兵已经变成了个火人,浑身上下都燃起了大火,不停地挣扎着。

    士兵扭动身体的时候,已经能闻到股烤糊的肉香。

    城楼下,乱成了片,个个士兵狼狈不堪,快往外冲。座座搭在城墙上的云梯也燃起大火,使得城楼上的士兵再也无法下楼,只能被屠戮。灼热的火海越来越凶猛,已经让城楼下的士兵无法继续攻城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城楼上,目光扫了眼已经逐渐趋于平静的城楼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城楼上已经堆积了地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,有自己麾下士兵的,但大多数都是袁术和吕布麾下的士兵。况且城楼上有典韦、甘宁、周泰和陈到等人奋力厮杀,很快就稳定了城楼上的局面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看向吕布,大声喝道:“甘宁、周泰、陈到、张任听令!”

    四人立刻跑过来,抱拳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王灿大声吩咐道:“命你四人立刻下楼,率领士兵在城楼下严阵以待,等城门打开后,你们立刻率领士兵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四人回答声,立刻转身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城楼上余留的敌军已经不足为虑,即使甘宁等人留在城楼上,也没有多大的用处。故此,王灿才让四人下去召集士兵,准备冲杀番。

    从眼前的情况看来,袁术和吕布暂时退兵已经是势在必行。因为袁军和吕军的士气被把大火烧掉,士兵们心恐慌,即使勉强继续作战,也难以取得胜利。尤其是士兵在城楼下乱成团,许多的士兵已经被大火烧死,在心留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继续战斗,肯定不适合。

    王灿双手靠在女墙上,从城楼上眺望远处的吕布和袁术,露出了丝微笑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难以成事啊!

    吕布武艺精湛绝伦,却只是莽夫,适合在战场上冲杀,却不适合作为方诸侯。因为吕布行兵布阵的能力不强,难以统帅军;而且吕布没有城府韬略,又狂妄自大,不听人言,也难以牧守方。然而,吕布的野心却不小,这样的人旦踏上了不该走的道路,其结局早就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至于袁术,此人能力不错,可因为出身目无人,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和袁术、吕布交战,只要稳扎稳打,肯定能将吕布和袁术挡在城外。

    城楼外,袁术和吕布看着城楼下燃烧的大火,嘴角微微抽搐,尤其是看着个个勇猛的士兵变成了火人不停的挣扎,心更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没有出兵,可两人麾下的士兵已经在不断地后退了。

    战场的局势,逐渐的不受两人控制。

    张辽提着柄战刀立在吕布身旁,谏言道:“主公,王灿早有准备,他就等着来我们攻城,如今王灿以大火驱散士兵,大火蔓延开来,我们肯定无法再攻,撤军休整吧!”张辽看着不断挣扎的士兵,脸上也露出悲恸的表情。

    条条活生生的生命,就这样被烧死,可惜,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吕布看向袁术,期待袁术的答案。

    其实,袁术建安士兵死伤惨重,早就有了撤兵的想法。只是他看见吕布端坐不动,也不好意思弱于吕布,故此矜持着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如今张辽谏言吕布撤兵,而吕布也有了撤兵的想法,这正好给了袁术借坡下驴的机会,让他有台阶下。袁术点头说道:“好,我们先撤兵,等回去休整番,制定好攻打王灿的计划后,再来攻打王灿。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下令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,军阵立刻响起铛铛的铜锣声。

    “铛!铛!……”

    战场上,铜锣敲响的声音不断地传递着。尖唳的声音响起后,使得原本混乱的局面变得更加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城楼下被大火烧得不断后撤的士兵本就是人挤人,正在不断地往外挤。他们听见铜锣声响起后,心立刻着急了,恨不得肋生双翅,直接飞出去。但个个士兵相互紧挨着,人挤人,没有丝毫的空隙,难以冲出去。

    铜锣声如同是道催命符,使得局面不受控制了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城楼上,对下面的局面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他看见下面的局面乱成了锅粥,大喝道:“开城门!”

    声令下,负责防守城门的士兵打开了城门。城门打开的刹那间,城外的不断后撤的士兵看见这样的情况,心竟然欢喜不已,有了其他想法。有的士兵更是大吼道:“城门打开了,快,快杀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士兵已经提着战刀往城内冲去。

    旋即,又有无数的士兵冲上去。

    城门刚刚打开的时候,难以看清楚城内的情况,这些士兵想着立功,所以不要命的冲上去。然而,城门逐渐的扩大,城内的情况也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往城门口冲锋的士兵看见后,下急刹车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城内,甘宁、周泰、陈到、张任四个人策马而立。

    四人身后跟着个个身穿甲胄手持汉刀的士兵,这些士兵精神抖擞,战意盎然,都是体力充沛的士兵。

    大军在城内列阵而立,透出股不凡的气势,端的是气势如虎。

    往城门冲锋的士兵突然停下,身后的士兵却没有看见城内的情况,再加上奔跑的惯性太大,时难以停下,所以冲上去后,士兵之间又生了碰撞,站在嘴前面的几个士兵直接被撞翻在地上,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甘宁见此,嘴角勾起抹冷笑。

    他举起手的横江刀,大喝道:“杀!”话音落下,甘宁已经策马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周泰、陈到、张任也提着各自的武器,领兵杀出。

    城内,轰然响起士兵的嘶吼声,所有的士兵大声嘶吼,声炸如雷,响亮无比。士兵们提着锋利的汉刀往外冲,冲向正不断后撤的敌军。

    此时,吕布回头看见城内杀出群士兵,脸上露出抹诧色。

    他心思仔细思量番,看向袁术说道:“袁将军,若是我们不断地逃窜,肯定会被后面的大军杀得溃败逃散。与其如此,不如领兵杀回去,将从城杀出来的益州军杀败,然后再撤退。如此来,才能保证我们后撤的时候不被追击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