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1章 民心不稳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初平元年(19o年),曹操檄,邀约天下诸侯讨伐董卓。≯  ≥≯ ﹤.﹤<1ZW.

    各路诸侯云集虎牢关,就是为了击败董卓。

    这其,不管是权柄赫赫的刺史,还是牧守方的郡守,亦或是官职卑微的弓马手,都参与其。除了王灿之外,有十路诸侯,而加上王灿,共十九路诸侯讨伐董卓,各路诸侯和董卓麾下的大军交战,声势浩荡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几年后,竟然又有几路诸侯带兵讨伐王灿。

    当年的起人是曹操,主要人物是曹操、袁绍、袁术,而今日讨伐王灿的起人也是曹操,参与的主要人物也是袁绍、袁术和曹操,几乎没有多少变化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令人感叹世事难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北面,袁绍率领大军过壶关,往河东行去,准备攻打长安。

    袁绍领兵赶往长安的时候,贾诩和李儒率领黄忠、徐荣、典满和周仓率领千五百破军营、百狼牙营,以及数万步卒北上,迎击袁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郭嘉率领赵云、黄叙和裴元绍往西赶往函谷关,驻扎在函谷关,等候曹操率领大军杀来。昔日曹操起兵想奉迎天子,曾攻下函谷关,因为大军退回兖州,又放弃了函谷关,所以郭嘉带人抵达函谷关,很容易就取得了函谷关的控制权,在此驻扎下来,以此来抵御曹操大军的攻击。

    两路大军离开长安,王越和高顺留在长安,负责军协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安排好长安的事情后,带着典韦和吕蒙南下,返回成都。

    从史阿传来的消息可知,袁术和吕布率领的大军已经抵达豫州,正往南阳郡奔去。时间紧急,王灿必须要尽快返回成都。虽然曹操和袁绍都有了安排,可袁术和吕布的这路大军却没有士兵抵抗,所以王灿要赶紧返回。

    赶路的时候,王灿连续下达了几道命令,都是关于抵挡吕布和袁术大军的。

    行人日夜兼程,短时间就已经返回成都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士兵返回成都的时候,不仅是典韦和吕蒙起回来,还有西凉庞德也被王灿带回成都了。庞德武艺精湛,和吕布交战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。尤其是庞德武双全,有庞德领兵,军队的实力又能提升许多。

    王灿返回成都,并没有通知程昱,所以没人来迎接。

    数百人的队伍抵达成都境内后,王灿立刻觉了成都的情况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因为路走来,王灿看见许多百姓背着包袱,竟然从成都的方向离开,往其他的地方行去。成都是益州的治所,处在益州腹地,却有百姓闻风而遁,这样的事情让王灿非常不解,担心成都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山君,你去打听下,看看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典韦点了点头,勒住马缰,然后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他面目凶恶,但也尽量的放松表情,却没有人愿意搭理典韦。见此,典韦干脆抓来个年人,问道:“成都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离开?”

    年人回答道:“吕布、曹操、袁绍和袁术都要打过来了,成都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听,脸色立刻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急忙跑到王灿身旁,将事情告诉了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压制住心的怒气,却也不明白成都怎么会弄得如此糟糕?他吩咐道:“加快度,立刻赶回成都!”声令下,几百人快马加鞭,往成都赶去。宽敞的官道上,轰隆隆的战马声响起,地的烟尘从地上飞溅起来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官道上,随处可见离开成都的百姓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成都是他的大后方,竟然生了这样的事情,简直是太让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大军抵达成都北门的时候,士兵直接冲入城,朝州牧府跑去。在入城的时候,王灿直接吩咐守城的士兵把程昱和史阿叫到府上,他在府上等待两人。

    王灿回到州牧府,并没有去后院,而是在大厅等候。

    他脑没有其他的想法,只想知道成都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在古代,个国家能否兴盛起来,个诸侯能否成就大业,其个衡量的标准就是下辖百姓的数量。因为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是场消耗战,是绞肉机,没有足够的兵源支持,不可能组建出强大的军队,所以百姓的流失让王灿很震怒。

    大厅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典韦身后背着两柄铁戟,好像是座小山般静静地站在王灿身旁动不动。至于吕蒙和庞德,都已经下去休憩了,并没有留在大厅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……”

    大厅外,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程昱先步抵达州牧府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恭敬地朝王灿揖了礼,然后在大厅坐下。王灿虽然颔致意,脸色却没有丁点微笑,甚至神情冷峻,让程昱心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史阿也赶到大厅。

    史阿拜道:“卑职史阿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王灿惜字如金,只说了个字。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摆摆手,让史阿在大厅坐下。等史阿坐下后,王灿说道:“今日我带着士兵返回成都的路上,看见个个百姓背着包袱离开成都,前往其他地方避难,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曹操、袁绍、袁术等人攻打益州的消息传得如此快?”

    程昱听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他下明白王灿回到府上后为什么脸色阴沉,没有好脸色了。

    程昱直接站起身,走到大厅央,拱手道:“主公,由于公达和严颜离开成都,使得成都的警戒有所松懈,才让成都出现了曹操、袁绍、袁术的人。这些人散布谣言,导致百姓心生恐慌,以至于百姓纷纷逃难,这是卑职失职,请主公责罚!”

    史阿双眉扬,也站起身说道:“主公,袁术、袁绍、曹操的人四处散播谣言,乃是史阿失职,请主公降罪。”

    两人留守成都,若是出了情况,自然是两人的责任。

    王灿听着两人说话,心阵烦躁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说道:“这时候追究责任没有意思了,史阿,我给你两天的时间,将城所有散布谣言的人逮捕起来,斩示众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抱拳回答声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说道:“立刻去执行,越早越好。”

    史阿闻言,也不再大厅继续逗留,转身离开。等史阿离开后,王灿才看向程昱,问道:“仲德公,徐庶等人返回成都了么?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