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7章 信鸽传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甘宁和周泰乘坐战船往西行驶,在长江支流沱江北上,最后抵达成都。 ≤.≤﹤1ZW.

    两人抵达成都的时候,风尘仆仆,精神有些萎靡,两人得到曹操联合天下诸侯攻打益州的消息,心都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益州虽有天险抵挡,可诸侯势大,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甘宁和周泰乘车到城内后,立即赶到荀攸府上,拜见荀攸。

    大厅,荀攸和甘宁、周泰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他看向甘宁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,问道:“兴霸,你率领水军横行长江,怎么突然返回成都了,是不是有要事拜见主公?”荀攸知道甘宁蛰伏与长江上,不过他不认识周泰,因为周泰加入水军后,并未拜见荀攸、程昱等人。

    甘宁神情焦急,说道:“荀先生,大事不妙啊!我在江上巡视的时候,曾抓到曹操的使节,那厮得到曹操的命令去江东说服孙坚,想让孙坚攻打主公。不仅如此,曹操还派人去拜见袁绍、袁术、吕布等人,邀约天下诸侯攻打益州,情况非常严重啊!”

    说完后,甘宁又仔细的将遇到张浩,以及审问张浩是现的所有事情仔细说了遍,没有漏掉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“啊??”

    荀攸猛地惊呼声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荀攸沉声说道:“兴霸,这事情非同小可,你确定此话属实?”

    时间,荀攸也有些吃惊。曹操和王灿交战,刚刚吃了败仗,竟然又邀约天下诸侯攻打益州,果然厉害!事实上,这也是王灿名声太盛的缘故,而且王灿又和袁术、吕布有仇,而袁绍又野心勃勃,所以曹操才能轻易的促成这件事。

    甘宁见荀攸不信,又从袖口摸出封信。

    这封信,是曹操写给孙坚的,想让孙坚从南面攻打王灿。

    甘宁说道:“事情已经很明确了,曹操邀约诸侯攻打益州是真实的,曹操的使节张浩我也带来了,不过没有必要见张浩,赶紧想办法如何应对才是。”

    荀攸见甘宁说得郑重,知道事情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名侍从快从大厅外跑进来,朝荀攸揖了礼。荀攸大声吩咐道:“立即派人去请史阿和仲德公到府上来,就说有要事商议。记住,不管他们在做什么事情,让他们立刻放下手的事情,立即到府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侍从回答声,转身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荀攸以手抚额,大感头疼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想了想,继续说道:“兴霸,孙坚果断拒绝了曹操的请求,不愿意出兵攻打益州,这是件好事情。如此来,我们不用考虑江东的事情,压力也减轻了许多,你这次返回成都,暂时就不用回去了,留下来帮助主公抵御外敌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甘宁和周泰答应下来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。

    荀攸又说道:“不过,你们虽然留下来,也得给水军回信,让他们严加监视孙坚大军的动向,以免孙坚突然起攻击,打我们个措手不及。你们不返回水军大寨,也得让麾下的水军监视江东的动静,不能忽视。”

    甘宁抱拳道:“荀先生放心,宁明白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荀攸又担心的说道:“曹操邀约天下诸侯,这其竟然有刘表。两年人主公和刘表结盟,互为盟友,不知现在刘表是什么态度?若刘表能和主公保持盟友关系,主公的危险就又小了许多,若刘表掺和进来,益州东面就非常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周泰笑说道:“荀先生多虑了,刘表胆小如鼠,不敢出兵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甘宁和周泰乘坐战船沿江而行,划船的士兵轮番休息,交替划船,所以战船刻不停地赶路,比刘表派出的使节更早抵达成都,因此荀攸还不知道刘表已经杀死曹操派出的使节孙毅,而且也派人带着消息来成都了。

    荀攸见周泰插话,问道:“兴霸,他是?”

    不等甘宁介绍,周泰抱拳道:“荀先生,我姓周,名泰,字幼平,是水军副都督。”

    周泰也只说了他担任水副都督,并未说军衔等官职。

    荀攸听后,立刻就明白周泰肯定是员骁将,而不是甘宁带来的随从,毕竟能担任水军副都督,在王灿麾下来说,已经是个了不得的官职。担任这样重要的职位,能力肯定出众,而且荀攸见周泰长得虎背熊腰,腰圆膀阔,更是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……”

    大厅外,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史阿身穿袭黑袍,腰间悬挂着柄黑铁长剑,大步行来。他身材不高,长得却非常壮实,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,给人春风拂面的感觉。然而,史阿的眸子却炯炯有神,让人感觉是面对鹰隼样。

    荀攸武艺不精,没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,甘宁和周泰武艺精湛,当看见史阿的时候,史阿的目光也扫过两人,目光碰撞,让两人感觉到股危险。

    史阿咧开嘴,笑了笑。

    顷刻间,这股危险的感觉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走入大厅,朝荀攸拜道:“荀先生,生了什么事情,竟如此着急?”荀攸派人去的时候,史阿正在处理英雄楼的事情,听荀攸派来的人说不管什么事情都要放下,史阿立刻升起不妙的预感,能让荀攸如此,肯定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荀攸闻言,当下把事情说了遍。

    史阿听完后,愣了愣神,说道:“这样的情况,岂不是和当年诸侯讨董样么?”

    荀攸点了点头,说道:“虽然规模相同,但最后的结局肯定是曹操败亡!”这番话说出口的时候,斩钉截铁,坚定无比。

    荀攸停顿了下,又说道:“主公带着奉孝、和、优等人留在长安,还不知道曹操的阴谋,我们必须将消息尽快传给主公,让主公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史阿正色道:“荀先生放心,老师几个月前让我寻找信鸽,用来传递消息。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和实验,信鸽已经可以派上用场。我会让人骑马快马加鞭带着消息北上,同时又让信鸽传递消息,如此来就能保证消息安全送到。”

    六月份的时候,王灿领兵攻打子午谷,曾有训练信鸽传信的想法。

    私下里,王灿和王越提及过。

    王灿没放在心上,可王越却记住了。

    他派人返回成都传达消息,让史阿训练信鸽,用来传递消息。事实上,在楚汉战争时期,刘邦就曾用过信鸽,只是当时并未大规模的使用,并未普及,般的传信都使用人骑马传信,如今史阿训练出信鸽,刚好可以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史阿知道事情紧急,也不逗留,直接起身朝荀攸揖了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刚踏出大厅的时候,程昱已经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。有书友提及小东说过这周爆,可仅仅爆了几天就停歇了。关于原因还是解释下,国庆期间遇到的事情有点多,小东只能保证四更保底,真的是无力多更,人累得慌,精神不济,抱歉,望大家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