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1章 反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离开宫殿后,自有朝官员给刘协安排下葬的事情。 <.≤≦1﹤Z<W.

    刘协崩逝,国无君主。

    然而,拥立皇帝的事情却得王灿点头,可王灿不声不响的离开,让董承和伏完等朝臣心忐忑,不敢擅自决定,生怕惹怒了王灿,遭到兵灾。如今刘协崩逝,局势不明,朝重臣也是人人自危,寻求自保。

    王灿离开皇宫,返回临时居住的府邸。

    他屁股还没有坐热,王越就急匆匆的跑来了。

    大厅,王越朝王灿揖了礼,抱拳道:“主公,大事不妙,长安城传出谣言,说主公杀了天子,如今街头百姓议论纷纷,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主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灿脸色铁青,拳砸在案桌上,喝道:“可恶,曹操这厮太奸诈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猜测,肯定是曹操让人传播的消息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刘协返回长安时,有朝臣跟随,有朝臣的家眷跟随,还有宫女嫔妃跟随,这么多人很容易混入曹操的人。

    抵达长安后,他们就可以造谣生事。

    曹操也是笃定了刘协崩逝的时间,混入长安的人等刘协死后,立刻给王灿身上泼脏水,想要把王灿污蔑成杀死刘协的人。

    董承和伏完等人知道情况,可他们出来解释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因为伏完等人可能是受王灿威胁,所以无法证明是曹操杀了刘协。曹操这手,或者说戏志才给曹操出的计谋,让王灿主动地钻进套子里面,等刘协崩逝的时候,曹操安排的人立刻宣传王灿是杀死刘协的凶手,让王灿难以反驳。

    王灿呼吸急促,被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王越脸担忧,说道:“主公,如今情况不妙,卑职立即传令让分布在各州的英雄楼散布消息,让他们说曹操毒杀刘协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摇头道:“打口水仗没意思,先不急。”

    王越站在大厅,等着王灿的吩咐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先召集贾诩、郭嘉和李儒,商议番,想出应对的办法再说。虽然我们被曹操污蔑,可曹操只能证明刘协死在长安,并不能证明是我们杀了刘协,所以曹操散步的谣言还是站不住脚跟的。”

    他自言自语,好像是自我安慰样,说完后,立刻让士兵去请郭嘉等人。

    王越坐在大厅,等着三人前来。

    当王灿派出士兵去请三人的时候,郭嘉就已经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,他揖了礼,然后在大厅坐下。不多时,贾诩和李儒也赶到大厅,朝王灿揖了礼,然后在大厅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三人,说道:“刘协崩逝,曹操让人传出谣言说我杀死刘协,你们仔细考虑下,该如何反击?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又将曹操毒杀刘协的事情说了遍。

    如此,王越、郭嘉、李儒和贾诩对整件事情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李儒眉头深锁,说道:“被曹操下毒的刘协已经死了,伏皇后、伏完、董承等知情人知道曹操杀了刘协,却无法出来作证,为今之计,想反击曹操,除非能证明曹操是下毒的人。唉,小皇帝死在长安,这对主公非常不利啊!”

    王灿翻白眼,暗道这番话和没说样。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曹操虽然派人散布谣言,但目前仅限于长安。我们渠道广,却可以在天下各州散播是曹操毒杀刘协的事情,到时候不仅是长安和兖州,还有冀州、徐州、荆州、扬州、幽州等各个地方,天下百姓都会得知是曹操毒杀了刘协。”

    表面上,曹操占据定的优势,

    然而,旦王越把命令传达下去,短时间就会将曹操毒杀刘协的消息传遍天下。

    古代的交通不便,刘协刚刚病逝,知道的百姓并不多。即使曹操派人散布谣言,但其他的地方却没有得到消息。因此,只要英雄楼将消息率先广为传遍,肯定会让曹操散布的谣言被阻击。

    郭嘉低头沉思,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说道:“主公,曹操的计谋虽然毒辣,却也有化解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王灿忙问道:“什么计策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正如优所言,不管让伏完出面,还是让伏皇后出面,都无法替主公澄清事实,唯能替主公澄清的只有刘协,可刘协已经死了。虽然如此,主公却可以借刘协之名,说刘协临死前写了封诏书给主公,诏书上说明是曹操下毒害死他,并且号令天下诸侯讨伐曹操。再分别将诏书传给各路诸侯,足以将矛头抛向曹操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,顿时觉得有理。

    刘协临死前就写了道诏书给他,模仿刘协的笔迹再写几道诏书并不难。

    贾诩接着说道:“主公,奉孝之言有理,只要伪造刘协的诏书,就可以让伏完、董承、刘范、刘诞等朝臣前往诸侯辖地,传达天子诏书。”

    李儒又说道:“传国玉玺虽然丢失,可以用其他的玉玺,效果样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,愣了愣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王灿想到当初董卓迁都长安后,曾给他传旨,圣旨上也盖了玉玺的印章,但不是传国玉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秦代以来,皇帝印章的专用名称叫做‘玺’,因为‘玺’都是以玉雕刻而成的,故此又称为‘玉玺’。

    天子的玉玺,共有六方。

    这六方玉玺分别是‘皇帝之玺’、‘皇帝行玺’、‘皇帝信玺’、‘天子之玺’、‘天子行玺’、‘天子信玺’,这六方玉玺都代表了皇帝的权威。

    在皇帝的印玺,还有方玉玺不在这六方印玺之内,就是‘传国玉玺’。

    ‘传国玉玺’又称‘传国玺’,是始皇帝之后传下来的印玺。

    ‘传国玉玺’方圆四寸,上纽交五龙,正面刻有李斯所书的‘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’个篆字,其寓意是用来显示‘皇权神授、正统合法’的信物。虽然传国玉玺不在六方印玺之内,却是作为皇帝正统的代表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,帝王对传国玉玺都奉若奇珍,视之为国之重器。得到的人则象征受命于天,失掉传国玉玺后,则意味着气数已尽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郭嘉、贾诩和李儒的计策,立刻吩咐道:“子武,你派人在城去寻找会模仿笔记的人,我立刻派人到宫去取刘协的笔记,等写好诏书后,再让朝重臣送往各诸侯辖地,让他们声讨曹操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刘协的确给了王灿份诏书,但诏书的内容太吓人,不能拿出来用。不过,王灿和刘协单独相处过,就有伪造诏书的机会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