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0章 刘协崩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协吐血昏厥,吓到的不仅是王灿,伏皇后也担心不已。  ≦.≦1ZW.她正值花样年华,若是刘协命呜呼,她就得守寡。在伏寿之前,已经有了个活生生的例子,昔日汉少帝刘辩的妃子唐姬住在刘辩的陵园,守寡多年,孤苦伶仃,境况凄惨。

    相比于伏寿,伏完和董承更加担忧。

    刘协和伏寿成亲年多,却没有子嗣,若是刘协身死,意味着皇权旁落,更有甚者会导致大汉的传承就此断。董承和伏完等朝大臣担心的已经不是刘协的性命问题,而是自己的前程,以及大汉的未来。

    旦刘协病逝,朝廷立刻就要崩塌。

    若如此,官员还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或许会推立新帝,但他们的日子肯定没现在那么好,而是处处受制。伏完等人担心,却也只能让马夫加快度,快往长安赶去。

    早刻抵达长安,刘协就多分活下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其实,伏完心也非常悔恨,因为离开长安的时候,只带走了朝的重臣,而朝的医官却没有带在身边,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却束手无策。然而,谁也没有料到刘协身体好好地,会突然生意外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官道上,烟尘四起,马蹄声轰隆隆响起。

    辆辆马车快往前行驶,往长安城赶去。

    当破军营抵达长安城的时候,刘协被快送入皇宫。王灿立刻派人找医官替小皇帝诊治。宫殿外,伏完、董承、王灿等人来回走动,非常担忧。伏完更是找来自己的女儿伏寿,询问情况,毕竟伏寿经常陪在刘协身边,可能知道情况。

    伏寿仔细的回忆遍,最后还是没有想出任何奇怪的地方。伏完和董承听了后,叹口气,只得在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宫殿大门打开,替刘协诊治的医官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医官走出来,急忙走上前去,问道:“陛下情况如何?”董承等人也望着医官,脸上露出期待的神情。

    医官叹口气,说道:“陛下毒了,已经病入膏肓,无法救治。”

    蹬!蹬!

    王灿闻言,往后退了两步,待身体撞到身后的人,才稳住身形。他深吸口气,又问道:“陛下身体直很好,怎么会突然毒?”

    医官说道:“陛下毒已经近半个月,这半个月来,病情逐渐恶化,陛下现在吐血昏厥,已经是无法救治,纵然扁鹊再生,也难以将陛下就活过来,诸位大人节哀!”医官说完后,背着药箱离开了宫殿。

    “是曹操,是曹操下了毒!”

    伏完突然嘶吼声,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。

    紧接着,董承又大喝道:“王灿,都怪你,若非你以夏侯渊和曹仁的性命威胁曹操,让曹操交出陛下,曹操就不会下毒谋害陛下,这切都是你的错!”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,个责怪曹操,个责怪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冰冷,盯着董承。如刀的目光落在董承身上,让董承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他蓦地想起长安在王灿手,他们的小命也捏在王灿手,只能任由王灿宰割,若是把王灿惹怒了,到时候王灿给他刀,那就丢掉小命了。

    董承往后退了两步,再不敢正视王灿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最愤怒的不是董承和伏完,而是王灿。

    他没有料到曹操会来这手,竟给刘协下毒,而且还算准了时间,刚好在他领兵返回长安的时候,刘协体内的毒素彻底爆出来,无法诊治。

    大军赶回长安时,王灿曾经拜见过刘协,知道刘协神情憔悴,精神萎靡。然而,当时王灿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他认为刘协神情颓败是因为知道被曹操出卖,用来交换夏侯渊和曹仁了,才导致刘协精神颓废,却没料到这是曹操下毒的缘故。

    王灿突然觉得,现在他才看清了曹操。

    这个曹操,才是那个离开长安后,因为疑心杀了吕伯奢家的曹操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。他脸色阴沉,往宫殿内走去。宫殿,伏皇后和董贵人已经在床榻边无声的哭泣。

    王灿走进去的时候,刘协已经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刘协从床榻上坐起来,没有过多说话,而是先吩咐道:“皇后,给朕束更衣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伏寿小声的回答声,俏丽的脸蛋已经梨花带雨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他拿过梳子,先替刘协梳理好髻,又给刘协带上平天冠,随后给刘协穿上冕服。时间不长,刘协的髻被梳理好,穿戴整齐。他面色红润,说道:“朕今年十五岁,虚岁十六了,昔日皇兄喝毒酒的时候也是十五岁,我们兄弟真是同命相连,临死的岁数都样啊!”

    王灿看着刘协,知道刘协临死不远,这是死前的回光返照了。

    王灿默默地站着,没有插嘴,听着刘协说话。

    刘协看向伏皇后和董贵人,沉声道:“我死之后,大汉就此崩塌,你们不用像皇嫂唐姬那样为我守寡,自己回娘家,找个人嫁了吧!”

    伏寿和董贵人大声哭泣,脸上露出悲恸的神情。

    刘协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将两人打了。

    等两女离开后,刘协又说道:“诸位爱卿都出去吧,我和王卿单独说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唉声叹气,如同是被雨淋湿了的落汤鸡,失魂落魄,低着头离开了大殿,他们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子,但天下大变势在必行了。

    大殿,刘协正襟危坐,摆手道:“王卿,坐!”

    王灿撩起衣袍坐下,问道:“陛下有何吩咐,只要王灿能做到的,决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刘协点头道:“我死之后,将我葬在皇兄刘辩的陵墓旁边,此事拜托王卿。”

    王灿抱拳道:“臣定完成!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刘协的脸色又开始变化率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刘协死死撑着,站起身走到案桌旁,拿起笔写下了道诏书,然后交到王灿手,说道:“王卿,这是我给你的诏书,这天下刘氏宗亲,不管是在朝为官的,还是在外的诸侯,给我全部杀了,个不留,你能否办到?”

    诏书的内容,就是诛杀刘姓诸侯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眉头挑,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。

    刘协这句话,是要让刘家的血脉断绝啊,虽然刘姓的子孙无数,但杀完天下刘姓诸侯后,族谱上的刘姓子孙肯定残存不多。王灿思虑番,最终还是不忍心拂了刘协的意思,点头答应下来,说道:“臣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刘协似乎是看出王灿的疑惑,喃喃自语道:“朕自幼为帝,被人欺辱,可没有个刘姓诸侯帮朕把,乱臣贼子,都是群乱臣贼子,该杀,该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刘协身体仰面倒下,嘴巴还张着。

    王灿叹了口气,起身替刘协掩上嘴和眼睛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鲜花,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