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9章 病危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天阴沉沉的,显得有些压抑。≥ ≤.<≦1ZW.

    空旷宽敞的官道上,王灿和曹操的军队间隔十丈,遥遥相望。

    赵云、徐荣率领破军营陈列在官道上,典韦和黄忠策马站在军阵前方,没有去保护王灿,而吕蒙率领的狼牙营也停留在破军营旁边。大军对面是曹洪率领的骑兵,许褚、徐晃、乐进等将领策马站在大军阵前,望着两军央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路大军央,王灿和曹操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曹操笑说道:“为先,此战交战,你略胜筹,不过却没有堂堂正正的击败我。等下次见面的时候,我定会训练出支无敌之师,堂堂正正的击败你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笑,没有接着着曹操的话继续说。

    王灿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孟德,你我各自为政,多余的话我就不说,我只问你句话,小皇帝可曾带来了?”说话的时候,王灿微微侧身,摆手指向破军营前方,说道:“你看,夏侯渊和曹仁长得白白胖胖的,我可没有亏待他们啊!”

    曹操看见后,举起手挥了下。

    顿时,曹军阵前的士兵让开,小皇帝被几个士兵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放眼望去,刘协的精神有些萎靡,显得非常颓败,脸上也露出屈辱的表情。曹操和王灿达成协定,刘协并不知晓,是在曹操将他带来的时候,才得知曹操和王灿的协议。他没有料到曹操竟然将他送给王灿,从而换回夏侯渊和曹仁。

    如此交换,让刘协愤恨不已。

    不仅是刘协,连跟着刘协走出来的朝臣也怒气喷涌。

    然而,朝大臣心虽然愤怒,却没有能耐反抗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刘协被送给王灿,而他们也只能跟着刘协起被送走。朝臣最恐慌的莫过于刘范和刘诞,绕了大圈后,他们竟然要被王灿抓去,让两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两人跟在大臣,仔细的打量着王灿,眼露出恐惧之色,好像是看见了恶魔,眼见恶魔越来越近,却无法反抗,只能等着被吞噬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刘协,没有怀疑其他。

    刘协脸上的表情,很容易认为是知道要被曹操送走,所以才会憔悴颓废。

    王灿举起手挥了下,典韦和黄忠立刻带着夏侯渊和曹仁走了过来。曹操见此,也是招手,让许褚和徐晃带着小皇帝刘协走过来,紧跟着刘协的还有皇后和妃子,宫的宦官宫女也跟着走上来。

    刘协到哪里,朝大臣也跟去哪里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等人跟着走出来,立刻就多出了无数的官员和家眷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刘协及众朝臣,脸上闪过抹喜色,说道:“夏侯将军、曹将军,咱们后会有期,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,你们不会被俘虏。”王灿摆手,不顾曹仁和夏侯渊杀人的眼神,将夏侯渊和曹仁放走,让两人回到曹操军。

    曹操看着许褚,点了点头,许褚就将小皇帝交给了王灿。

    双方完成交接后,王灿说道:“孟德,下次见面,我定领兵到兖州来看你。”这句话,表面上说看曹操,却是说兵临兖州。

    曹操面带微笑,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他大袖挥,说道:“为先,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,我会领兵到益州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曹操喝道:“走了,不用送我!”

    曹操潇洒的站起身,带着夏侯渊、曹仁和许褚,以及走上来的士兵回到军阵。然后直接下令离开,启程返回兖州。

    王灿让士兵接管小皇帝,有派士兵将朝臣和宫女侍从安排好,带兵返回。

    刘协心气愤,可精神不佳,早早的回到马车休息。

    破军营立刻启程,返回长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操率领大军回到营地后,大军整理行装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此时,夏侯渊和曹仁联袂去拜见曹操。

    军大帐,夏侯渊和曹仁跪在地上,磕头请罪。曹仁沉声说道:“主公,我二人被王灿擒拿,使得主公被王灿威胁,才让主公将小皇帝送给王灿,大好局面因为我们两人遭到破坏,都是我二人之过,请主公责罚。”

    夏侯渊也说道:“请主公责罚!”

    两人来请罪,是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当王灿告诉两人曹操用小皇帝换回两人,曹仁和夏侯渊心感动不已。然而,感动的同时,心也感觉非常愧疚,若不是两人拖后腿,曹操已经达到了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曹操闻言,淡淡笑。

    他走到两人身前,伸手扶起两人。

    旋即,曹操说道:“你们能回来就好,不用心生愧疚。这次将小皇帝送给王灿,不仅不是给王灿个好处,而是给了他个祸害。具体的事情已经安排下去,不用多久,你们就会知道具体的情况,好了,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渊和曹仁相视望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两人满腹疑惑,不知道曹操的话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出了营帐后,两人又去找夏侯惇和曹洪,可惜还是没得到答案。不过,夏侯惇却说了曹操曾说过的‘好戏还在后面’。夏侯渊和曹仁听见这句话后,知道曹操所言非虚,并不是安慰两人,而是留有后手。

    如此,两人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大军收拾好行装,立刻启程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率领破军营返回长安,度却不快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刘协乘坐马车,而朝臣和大臣的家眷也是如此,所有的人都乘坐马车,难以把度提上来。再加上刘希精神恍惚,身体很差,更是耽搁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近七天时间,大军才接近长安城。

    正当大军赶路的时候,名士兵快跑到王灿跟前,禀报道:“大人,大事不妙了,天子吐血,已经昏厥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下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协是他手的张王牌,绝对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王灿拨转马头,吩咐道:“带我去看看?”

    王灿带着典韦朝小皇帝的马车跑去,等接近马车后,就闻到了股刺鼻的腥味。马车门帘掀开,只见小皇帝身子软绵绵的躺在马车上,面如金纸,呼吸微弱,好像是快要断气的人,气息非常脆弱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紧锁,问道:“陛下的身体前几天还好好地,怎突然病倒了?”

    伏皇后泣声说道:“王大人,陛下病危,先找人替陛下诊治,晚了就来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沉声说道:“大军来得匆忙,军没有医官,只能回到长安后再诊治,嗯,大军加前进,立刻赶回长安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完后,转身离去,命令大军快赶路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心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