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6章 古怪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军大帐,曹操和戏志才眉头紧锁。≥>≯ ﹤.<≤1<Z≤W≦.﹤

    两人都在凝神静思,考虑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良久后,两人还是毫无所得。

    曹操叹口气,沉声道:“志才,王灿攻打长安的目的是为了挟持小皇帝,既然如此,不如换个折的办法,将小皇帝交给王灿,换回夏侯渊和曹仁!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曹操的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他领兵从兖州赶到长安,耗费了无数的粮草,耗费了无数士兵的性命,虽然被王灿击败,最终却将小皇帝控制在手。然而,王灿毒辣无比,竟然用夏侯渊和曹仁的性命作为威胁,让他杀死小皇帝,遇到这样的情况让曹操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曹操曾说‘宁愿我负天下人,不愿天下人负我’,然而夏侯渊和曹仁是为他征战,所以才被王灿擒拿,是死忠于他的人。这样的人曹操无法放下,也放不下,他不能为了小皇帝就不顾两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小皇帝没有了,但他还有兖州,还有无数的将士。

    不占据大义,他样能够逐步崛起,虽然路途艰难险阻,他何曾畏惧过?

    曹操宁愿退而求其次,拱手将小皇帝送给王灿,保证自己麾下将士的安全。这样的做法,或许对曹操大业的展有所影响,却让曹操更能凝聚麾下将士的心,只要他还有帮死忠与他的将士,他就不会沉沦,定会崛起。

    戏志才听了后,心感慨颇多。

    若是理智的对待这件事情,戏志才觉得曹操感情用事。然而,作为曹操的下属,戏志才却欣赏这样的主公,因为这样个有野心,有抱负,又能体惜麾下将士的主公值得效死命,值得他们豁出自己的性命去努力。

    戏志才心情激荡,胸膛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戏志才情绪有些激动,轻微的咳嗽着。正当戏志才轻微咳嗽的时候,他脑突然闪过道灵光,有了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戏志才压制着咳嗽的冲动,急忙说道:“主公,卑职想到计!”

    曹操忙问道:“有何计策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戏志才说道:“此计是在主公的办法上稍作修改,我们只要……”戏志才侃侃而谈,说到最后的时候,曹操听得眉飞色舞,连连抚掌称好,说道:“好,王灿愿意往里面钻,我们就给他下个套子,到时候看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戏志才捂着胸口,脸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曹操见此,连忙让戏志才去休息,让戏志才沉心静气,不要太激动。

    曹操得到解决之法,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他嘱咐了戏志才番,等戏志才离开后,立刻喊道:“来人,让许褚来营帐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营帐外,士兵回答了声,立刻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许褚急匆匆的跑到营帐,朝曹操拜道:“主公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曹操招了招手,示意许褚走进,然后曹操在许褚耳旁低语了几句话,说道:“这件事情交给你办,我才放心,务必要尽早执行,此事关系夏侯渊和曹仁的性命,也关系着兖州未来的走向,不可有丝毫马虎。”

    许褚抱拳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誓死完成。”

    曹操点了点头,说道:“去办事吧,顺便将吕蒙找来,事情该有个了结了,能让夏侯渊和曹仁早些回来,是好事!”

    许褚躬身离开营帐,然后命令士兵带吕蒙去见曹操。

    吕蒙先是揖礼拜见曹操,旋即问道:“曹公,可曾想好了?”

    曹操笑说道:“吕蒙啊,王灿让我杀死小皇帝,其目的是让我成为千夫所指的逆贼,我是不会做的,不可能答应!”

    吕蒙面色寒,说道:“如此说来,曹公是准备替夏侯渊和曹仁收尸了?”

    曹操轻笑道:“当然不是,王灿的要求太苛刻了,难以接受。我希望王灿能退让步,双方才好达成协议。”

    吕蒙立即问道:“如何退让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昔日,王灿和我起兵赶往长安,其目的是为了奉天子以令不臣,匡扶天下。既然王灿的目的是奉迎天子,我就把小皇帝送给他,而王灿投桃报李,把夏侯渊和曹仁送回来,这样王灿达到了目的,我也换回两人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心开始仔细考虑。

    曹操的提议,的确符合王灿的利益。可吕蒙却不相信曹操会轻易认输,吕蒙想了想,又问道:“曹公决议拱手让出小皇帝,打算如何交换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你立刻带着士兵返回长安,让王灿领兵赶来,记得带着夏侯渊和曹仁。到时候,我们双方约定地点,我把皇帝交给王灿,他把夏侯渊和曹仁还给我,至于朝的大臣,只要小皇帝跟随王灿,肯定也会跟去的,这样的做法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吕蒙想了想,说道:“好,就依曹公之言。”

    虽然吕蒙无法猜透曹操的想法,可将小皇帝控制住,让吕蒙不得不答应。他作为王灿的使节,全权代表王灿,而且出使曹营不是传达旨意的,是前来和曹操洽谈的,曹操愿意合作,吕蒙没有拒绝曹操的理由。

    曹操又说道:“你回去告诉王灿,就说让我杀死小皇帝,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吕蒙点了点头,站起身,朗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立刻启程返回长安,望曹公遵守约定,相信不用多久,我家主公就会领兵赶来。”

    曹操也站起身,摆手道:“请!”

    吕蒙转身离开营帐,曹操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行人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吕蒙回到营帐,召集了所有的士兵,直接离开了曹营。他们抵达曹操营地的时候,感觉进了龙潭虎穴,嘴上说不担心,可心还是有些担忧,可最后却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松,吕蒙只见了曹操两次,事情就敲定了。

    五十人的队伍,策马往长安赶去。

    吕蒙、黄叙和典满三人跑在最前面,边奔跑,边说着话。虽然风大,依旧阻止不了黄叙和典满的好奇心,两人好像是好奇宝宝样,不停地询问着吕蒙和曹操说了些什么,是否生了冲突。

    行人,快消失在曹操的视线。

    营地门口,曹操昂然而立,望着消失在地平线上的人影,嘴角勾起抹冷笑。

    夏侯惇从营帐走出来,面色红润,大步而行。时隔半个月,他的伤口已经结痂,身子骨逐渐的恢复过来。夏侯惇走到曹操身前,说道:“主公,您就这么放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好戏还在后面,等着瞧吧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曹操大笑三声,然后往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,求收藏和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