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5章 曹操头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操吃瘪,又无法震慑住吕蒙,只得应承下来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曹操说道:“吕蒙,我说了愿意换回夏侯渊和曹仁,你把王灿的条件说出来吧!”天下间,没有白吃的午餐,曹操并不相信王灿会好心好意的将夏侯渊和曹仁放回来,王灿肯定有所企图,才会派吕蒙前来洽谈。

    吕蒙挺直腰杆,正色道:“曹公,主公说可以放了夏侯渊和曹仁,但放走两人的前提是刘协不能活着,必须消失,曹公应该明白我家主公的意思了吧!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身体猛地颤,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
    听见吕蒙的话,曹操对王灿又有了崭新的了解。

    王灿绝对是野心勃勃,并不忠于汉室。其实,仔细的想以想,也是这个道理,当今汉室倾颓,天下诸侯心思各异,连刘氏宗亲都不管皇帝的死活,谁愿意效忠这样无兵无权的皇帝,还不如自己打江山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在曹操心闪而逝。

    他心思回转过来,仔细琢磨,就明白刘协没有落在王灿手上,王灿想借他的手杀死刘协,这个想法可谓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曹操问道:“我若不杀天子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吕蒙说道:“主公若是曹公不杀刘协,那夏侯渊和曹仁就会被杀!”

    若说曹操听见王灿让他杀刘协的话,心很震惊,很惊愕。而此时曹操听了吕蒙的话,赶到愤怒,胸怒气冲霄。曹操握住剑柄,猛地拔出腰间长剑,对准吕蒙大喝道:“就是给王灿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杀了夏侯渊和曹仁!”

    吕蒙哼了声,说道:“曹公,我家主公做事情,何惧他人!”

    曹操喝道:“那好,我就先杀了你!”

    吕蒙昂头说道:“我无牵无挂,何惧死,若是曹公想看到夏侯渊和曹仁的尸体,那就来吧,命换两命,值了!”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曹操气得颤颤抖,猛地将手宝剑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心情烦躁,在大帐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良久后,曹操又回到坐席坐下,仔细的思量。曹操想着吕蒙的话,仔细思索着,表情越来越森冷。吕蒙坐在下方,也感觉曹操身上透着股冷意,但不管如何,他都必须坚持下去,这次的任务必须要完成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曹操长出了口气,说道:“若是王灿敢杀掉夏侯渊和曹仁,我就将王灿要弑杀天子的事情公布出去,让天下百姓知道王灿的狼子野心。”

    吕蒙哂笑道:“曹公,你有何证据证明?没有书,没有证人。况且我代表主公出使,是为了用夏侯渊和曹仁换取刘协的,并没有弑杀天子的意思。旦曹公将消息公布出去,主公也可以反击,并不是只有曹公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后,嘴角微微抽搐,他想威胁王灿,可王灿早有准备,不会落下口实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曹操神色冰冷,猛地大喝声。

    吕蒙听后,心咯噔下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他身体突然挺得笔直,只要曹操真要杀了他表明忠于汉室,他就豁出去了,拼命抓住曹操,然后带着麾下的士兵离开。不过曹操还没有说话,吕蒙也没有动,他神经紧绷着,高度警戒,只要曹操让士兵接近他,他就伺机难。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许褚带着两名士兵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曹操喝道:“将他带回去,好生看管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许褚抱拳回答,大手挥,士兵便带着吕蒙离开。大帐,只剩下曹操个人,他静坐许久,没有想出应对之策。不知何时,戏志才掀开营帐门帘走了进来,他直挂怀吕蒙出使的事情,进来后忙问道:“主公,王灿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曹操愤愤的说道:“王灿说让我杀了小皇帝,就答应把夏侯渊和曹仁送回来,若是我不答应,他就杀了夏侯渊和曹仁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闻言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心想过很多种可能,却没料到王灿的胆子如此大,竟让曹操杀死小皇帝。

    戏志才想了想,问道:“主公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曹操表情颇为无奈,摊开手说道:“夏侯渊和曹仁是我军的大将,若是让我不顾夏侯渊和曹仁的安危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操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戏志才知道曹操进退两难,难以抉择。方面是小皇帝的性命,方面是夏侯渊和曹仁的性命,面临这样的抉择,的确很难办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站在方枭雄的角度看待问题,曹操必须保证小皇帝的安全,才能号令天下,占据大义,但势必让夏侯渊和曹仁被杀。曹操不是冷冰冰的铁人,是有血有肉有泪的人,曹仁和夏侯渊跟随他东征西讨,立下无数功劳,曹操不能为了小皇帝就放弃两人。

    曹操问道:“志才,我知道王灿的目的是想借我的手杀死小皇帝,但我不能放弃夏侯渊和曹仁,必须要保住两人的性命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戏志才劝说道:“主公,天子的重要性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制止道:“不用劝说了,我虽然想成就大业,却并不会抛弃忠于我的将领,你想想办法,思考下如何才能不被王灿得逞,又能救回夏侯渊和曹仁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神色苦,想不杀死小皇帝,又能救回夏侯渊和曹仁,不容易啊!

    曹操站起身,朝戏志才抱拳道:“志才,拜托了!”

    戏志才叹了口气,搔搔头埋头深思。

    曹操又回到坐席上,也在寻思着。这件事情并不是交给戏志才,曹操就能高枕无忧,他也要尽力思考,考虑救回夏侯渊和曹仁的办法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在营帐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吕蒙离开后,直接回到队伍休息的营帐。

    营帐外,许褚命令士兵驻守在外面,不让吕蒙等人离开。

    黄叙见吕蒙回来了,凑过来,低声问道:“小将军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典满也问道:“小将军,若是曹操不动手,干脆我们自己动手,干掉小皇帝,然后栽赃给曹操,这就完成主公的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吕蒙脸色肃,喝道:“胡闹!”

    典满撇撇嘴,说道:“这不是没有办法么?”

    吕蒙说道:“具体的情况现在还不知道,但能肯定的是曹操不会放弃夏侯渊和曹仁。关于这点,贾先生早就断定,所以我们是安全的,不会被曹操杀死。我们暂时不动,等曹操再次召见我后,再决定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三个人,嘀嘀咕咕商量着。

    吕蒙等人商量的时候,曹操和戏志才还在考虑着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周呀,急需鲜花,拜求诸位的鲜花支持,求鲜花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