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4章 固执的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许褚将吕蒙和黄叙等人安置在营帐,曹操就曾站在远处打量过吕蒙。≧ ≤.≤﹤1≦Z≦W≤.<

    见吕蒙如此年轻,曹操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真够贼的,竟然派出如此年轻的使者来洽谈事情,果然是别出心裁,让人难以揣摩他的想法。曹操叹了口气,然后回到营帐,他看见王灿派来的使者是青年,心隐约还有些高兴,小伙子年轻气盛,将他搁在营帐晾晾,正好可以让他们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曹操找来许褚,问道:“仲康,吕蒙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许褚抱拳回答道:“不骄不躁,并没有任何慌乱!”

    “哦,竟然还稳得住!”

    曹操脸上露出抹惊诧之色,看来吕蒙也是有备而来,或者说王灿曾经嘱托过吕蒙,所以吕蒙才表现得如此平静。

    打心底,曹操并不认为吕蒙有多厉害,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曹操想了想,吩咐道:“再等个时辰!”

    然而,个时辰后,许褚禀报说吕蒙依旧没有慌乱,让曹操心失望。

    队伍休息的营帐,吕蒙眉头紧锁,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。曹操已经让他呆在营帐个半时辰了,按理说他抵达曹营,曹操就知道了情况,可曹操还没有动静,显然是想晾晾他,吕蒙看穿了曹操的想法,心却考虑如何才能应对得体。

    既不能让曹操认为他太出色,也不能让曹操认为他没有半点本事。

    如此,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说得透彻点,吕蒙既要藏拙,又要谨守庸之道,不偏不倚,不能太聪明,也不能太傻了,若是傻乎乎的,谁和你洽谈啊!

    吕蒙等了两个时辰,静坐不动,没有派人去找许褚。

    两个半时辰后,吕蒙直接找来士兵,让士兵将许褚找来。

    许褚直呆在营帐外,只是没有露面,士兵前来禀报后,许褚立刻走进营帐。

    进入营帐,许褚脸傲然之色,说道:“吕蒙,你家主公囚禁了曹仁和夏侯渊,并且黄忠砍伤了夏侯惇的手臂,我家主公听见你们来了,气愤得想将你们全部杀死,你还是乖乖呆在这里吧,等我家主公气消了,就可以拜见主公了。”

    吕蒙哼了声,大喝道:“我是主公派来的使节,曹操如此无礼,还有没有个诸侯该有的气度。战场之上纵然是父子亲人也是敌人,夏侯渊和曹仁被抓,是技不如人,为何要迁怒于我,若曹操连这点胸襟也都没有,谈什么匡扶天下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大怒,大声呵斥,让许褚愣了愣,没能下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吕蒙的火气蛮大的嘛!

    不过,许褚脸上没有表情,心却高兴了起来,这样的反应不正是主公期待的么,只是吕蒙的番话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他借坡下驴,说道:“你稍等下,我再去禀报主公,看主公是否接见你!“

    说完,许褚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曹操营帐,许褚将吕蒙的话详细说了出来。曹操听完后哈哈大笑,说道:“我还以为王灿派来了个传话筒,看来不仅如此啊!吕蒙年纪不大,胆量还是有点,能力也有点,还算不错!嗯,将吕蒙带来吧,看看王灿打的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许褚答应声,立刻去把消息告诉吕蒙。不会儿,吕蒙个人进入曹操营帐,朝曹操揖了礼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曹操淡淡的道:“王灿有什么话说,直说吧!”

    吕蒙左右看了眼,见戏志才坐在营帐,而许褚也站在营帐门口,说道:“闲杂人等,岂能知道我家主公要说的事情,请曹公屏退左右,这事情非同小可,不能入他人之耳,若是曹公不愿,我率领使臣离去就是!”

    曹操想了想,摆手道:“都出去吧!”

    许褚立刻说道:“主公,他若是行为不轨,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立刻反驳道:“许将军请放心,我还没有活够呢,没有刺杀曹公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当吕蒙和曹操单独相处的时候,吕蒙肯定有刺杀曹操的机会,但没有必要这么做?曹营士兵上万,骑兵上千,如此庞大的士兵,吕蒙制住曹操也不可能离开,而且吕蒙仅仅是个使节,并不是负责刺杀曹操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曹操死,袁绍趁势南下,绝对能占据兖州,旦生这样的情况,不是王灿愿意见到的,所以曹操不能死。

    曹操摆摆手,让许褚和戏志才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两人离开了营帐,曹操说道:“这下只有你我两个人,可以说了吧!”

    吕蒙笑了笑,又问道:“曹公,您真不怕我刺杀你?”

    曹操朗声大笑,说道:“曹某也是行伍之人,不敢说武艺精湛,但也学过武艺,知道些自保的手段,你若能招擒拿我,倒也不错。但你出手,我立刻大吼,士兵冲进来后,这个问题可就大了,到时候丢人的不仅是你,还有你家主公啊!你是使臣,不是刺客!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曹操说道:“言归正传,王灿派你来有什么决定!”

    吕蒙环视周围眼,问道:“我家主公说夏侯将军和曹将军扣押在军许久,难以伺候,不知曹将军可愿意换回两人?”

    曹操听后,眉头向上挑。

    他心万个想换回夏侯渊和曹仁,可王灿不是省油的灯,不可能直接放走两人,否则王灿就不会将两人抓走了。

    曹操心思转动,眼睛却盯着吕蒙。

    良久,曹操问道:“王灿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吕蒙并没有回答,再次问道:“曹大人,您若是有诚意,我们再谈;若是没有诚意,我就带人返回。我就问曹公句话,是否愿意换回曹将军和夏侯将军!”

    曹操挠了挠脑袋,这厮是真傻还是装傻?

    他刚刚询问有什么条件,就已经是表明愿意换回两人。夏侯渊是他麾下夏侯系的领军人物之,而曹仁也是曹氏将领的领军人物之,这两人和曹操有着很深的关系,是曹氏家族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吕蒙脸上露出固执的神情,就这么望着曹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吕蒙当然明白曹操愿意换回夏侯渊和曹仁,但他是故意如此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,是为了给曹操种按部就班,按照早就准备好的事情做事,让曹操降低对他的戒心,这是才是吕蒙的目的。

    曹操直盯着吕蒙,可吕蒙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良久,曹操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好吧,我愿意换回曹仁和夏侯渊!”他被吕蒙弄得没有办法,实在是无奈。

    吕蒙顽固不化,直不开口,让曹操吃瘪。

    ps:第更,周了,急需大家的鲜花支持,大家帮小东把,冲鲜花榜,拜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