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0章 斩!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大军驻扎在城外,王灿则领兵进入城内,在杨奉的将军府住下。 ≦.≦﹤1≤Z﹤W﹤.<

    大厅,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左侧坐着郭嘉、贾诩和李儒等官,右侧坐着高顺、黄忠、徐荣、吕蒙等军武将。

    大厅,王越微微躬着腰,身后是所有监视长安动静的斥侯。

    其实,王越作为负责监视长安动静的斥侯的头领,只要把王灿的命令吩咐下去后,就已经完成了他的责任。换句话说,刘协和杨奉等人悄无声息的离开长安,这事情和王越并没有多大的关系。然而,王越是这些斥侯的头领,并没有坐下。

    此次,王灿让王越召集了所有的斥侯。

    大厅很大,但仍旧没有能容纳所有的斥侯。

    个个斥侯弓着腰,站在大厅或者是站在大厅外,大气儿不敢出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大厅的臣武将,沉声说道:“我们从成都起兵,所过之处,所向披靡,攻无不克。在长安击败马腾,后又击败曹操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或许是连串的胜利让军将士变得骄傲自满,松懈了下来。刘协和杨奉这样的大活人,竟从长安悄无声息的离开,时隔两天后,我们才得到了消息。哼,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胜利,都开始翘起尾巴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的声音很大,在大厅不停回荡着。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腾的下从坐席上站了起来。他眸光冰冷无比,盯着王越,良久之后,目光从王越身上离开,落在了王越身后的斥侯身上,喝道:“两天前,负责监视长安动静的斥侯站出来,其余的人去大厅外去站着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吩咐道:“王越,你坐下吧!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王越下跪在地上,低着头说道:“主公,卑职御下不严,致使出现今日的局面,请主公降罪。”

    “降罪?”

    王灿嘴角微微抽搐,冷笑两声,说道:“这件事情,是由于负责当日夜晚查探消息的斥侯松懈,才导致了杨奉和刘协轻易离开了,使得我们不知道消息。你虽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但主要的责任不在你,好了,在旁坐着吧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让王越坐在旁。

    王越还要说话,眼角的余光却瞥见郭嘉朝他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见此,王越心叹息声,恭恭敬敬的站起身,然后走到坐席上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此番举动,方面是心非常愤怒,因为大好的局面竟然被几个斥侯破坏了,这就好像当日曹操粮草被劫,无奈退兵样;另方面是因为王灿存了整顿军纪的想法,如今军士兵松懈,必须要杀儆百,才能刹住这股风气。

    没有负责当日夜晚监视长安动静的斥侯退出大厅,站在大厅外的院子。

    这些斥侯心惶恐,眼露出畏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能当面见到王灿,这是非常荣幸的事情。然而,这样‘特殊’的见面,让所有的斥侯都是胆颤心惊,害怕被牵连到。其的几个斥侯甚至冷汗直冒,连忙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然后低着头,不敢正视大厅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站在大厅低下头的士兵,喝道:“两日前的晚上,你们负责监视长安城的动静,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,有什么想说的,说吧!”

    王灿声音落下,却没有个斥侯敢站出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由于斥侯倏忽造成的结果,否则刘协就不能轻易的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心也非常的郁闷,他娘的,为什么刘协和杨奉就偏偏挑了三日前的晚上,又为什么偏偏遇上这几个玩忽职守的斥侯?这样的巧合让王灿气愤得跳脚骂娘。王灿记得曹操直往函谷关方向前进,而刘协也去了,若是曹操现了刘协,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想到这里,王灿就更加气愤。

    “说啊,怎么不说了!”

    王灿见个个斥侯低着头,大气儿不敢出,更是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扑通!扑通!……”

    个个斥侯跪在地上,脸上露出羞愧的神情。然而,所有的斥侯都保持了沉默,没有出言说话,他们想的是主动承受王灿的怒火,期望能躲过劫。

    王灿来回走动,喝道:“你们当,谁是当日负责监视长安的人?”

    斥侯当,个跪在几个斥侯央的人低着头说道:“回禀大人,是小人!小人自知有罪,请大人责罚”

    王灿听着责罚的话,心立刻冒起肚子火。

    他大声喝道:“当日夜晚,是你们放走了杨奉的大军!”

    斥侯的统领回答道:“大人,不是放走啊。这件事情,是因为小人见前三日都没有任何情况,以为晚上也不会有事情,就睡觉休息了,哪知道……”说道这里,斥侯的统领砰砰的磕头道:“大人,小人有罪,请大人责罚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

    王灿连说了两个好字,眼眸微微眯起,说道:“你站起来!”

    斥侯统领低声道:“小人不敢!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站起来!”声大喝,在大厅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斥侯统领听见王灿的话,扭扭捏捏的站了起来,他低下头,却微微抬头瞥了王灿眼,见王灿面色涨红,眼眸微微眯起,又低下了头。然而,就在这时,让斥侯统领身子软的话传来:“来人啊!”

    顿时,大厅外有两个士兵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指着斥侯统领,大喝道:“将此人拖下去,斩。并且将他的脑袋挂在军营示众三日,警戒军的其他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饶命啊,饶命啊,小人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斥侯统领大声嘶吼,脸上露出悲怆的神情。然而,他的吼声却无济于事,两个虎背熊腰的士兵将斥侯统领拖了下去,不会儿,就听见声惨叫声响起。斥侯头领被砍头后,脑袋还要被挂在城外的军营示众三日,才能入土埋葬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跪在大厅的其他斥侯,又说道:“你们虽然不是主犯,不用被砍头,但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喊道:“典韦,带十个士兵进来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典韦带着十个虎背熊腰的士兵走了进来,朝王灿揖了礼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精悍无比,都是保护王灿安全的士兵。

    王灿指着跪在地上的斥侯,吩咐道:“将他们押到城外大军驻扎的军营,当着所有士兵的面,重杖四十,你亲自看着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听了后,押送着跪在大厅的斥侯离开。

    此时,大厅外的斥侯们颤颤惊惊,脸上露出惊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个斥侯统领被砍头了,其余的斥侯重杖四十,这可不是简单的四十军棍,很容易被打死或者打残的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