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4章 曹操的无奈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没能从贾诩口得到办法,起身往营帐外走去。≥≥  <.≦≦1≤Z≤W≦.﹤

    贾诩等人也跟着出了营帐,几人分开后,各自去处理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营地外,郭嘉和赵云指挥士兵挖坑,个个士兵都奋力的挖掘坑道,用来阻挡曹操的刀车。王灿带着典韦走上前去,见郭嘉让士兵挖出段三丈长左右的坑道,然后间隔七尺的宽度,用来让士兵行走,然后又挖出段三丈长的坑道,如此往复。

    军士兵非常多,昨日又下了大雨,泥土松软,很容易下手。

    曹操大军抵达之前,已经挖出了许多坑道。

    即使曹操制造的刀车能越过条坑道,可还有很多条坑道阻止,刀车想接近营帐十丈之内,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如此来,曹操的刀车完全没了用处。

    挖好坑道后,王灿就吩咐士兵去休息,然后回营帐等曹操率领大军赶来。

    因为道路泥泞打滑,刀车的车轮在泥浆滚动,不容易前进,也容易陷入泥潭,所以花费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,曹营士兵接近王灿营地。曹操领兵还没有抵达王灿营地,故此不知道王灿给他挖好了坑。

    曹操信心满满,命令麾下的士兵吹响号角,敲响战鼓,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”

    鼓声雄浑激昂,令赶路的士兵热血沸腾,无比兴奋。

    “呜!呜!……”

    号角声高亢冲霄,在道路上不停地回荡着。混杂在起的战鼓声和号角声不断响起,使得道路两侧树林的飞鸟也被惊起来,扑腾扑腾的张开翅膀飞走了。曹操骑在马上,战马深脚,浅脚的驮着曹操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,看向戏志才,说道:“志才啊,有了刀车冲锋,这次定能击败王灿,取得胜利。”曹操信心满满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,漆黑的眼眸闪烁着兴奋之色,非常高兴,期待着抵达王灿营地的刻。

    至于戏志才,并没有曹操那么乐观。

    刀车冲锋,必须要出其不意,才能起到效果。

    旦刀车离开了营地,就会暴露在王灿的视线,很容易被找出破解之策。然而,戏志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,因为大军三个月的粮草被劫走,军只剩下几日的粮草,他们连打持久战的资格都没有,只有战决,早日和王灿决战。

    若王灿和曹操领兵出营,在战场上决战,刀车就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推着刀车缓缓前进,就给了王灿从容准备的时间,所以粮草被劫后,曹操的大好局面下被打破了,变得非常被动,而且也很危险。

    大军继续前进,在王灿营地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曹操营地外的条条坑道映入曹操眼帘的时候,曹操嘴角抽搐,眼喷射出熊熊怒火,身体也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可恨!

    曹操心大骂王灿,将王灿的祖宗问候了个遍。曹操看着条条坑道,也反应了过来,知道这是王灿临时挖掘出来,用来抵挡刀车的。他身体不断地颤抖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眼眸瞪得老大,死死盯着王灿的营地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带人从营帐走出来,脸笑意。

    王灿大笑道:“孟德啊,你率领大军前来,是为了讨要粮食?还是为了将曹仁迎回去啊?你放心,我会好好对待曹仁的,让他吃好睡好。至于你的粮食,我也会让麾下的士兵吃完的。嗯,你要是想攻营,我随时恭候,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,就撤兵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脸上满是戏谑的表情。

    曹操闻言,嘴角不停地抽搐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听王灿说道:“孟德啊,我听说你军都只有几日的粮草了,你们路快赶回去,粮草都不够,还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,难道就不怕饿肚子么?”

    曹营士兵听见后,顿时炸了锅,早晨不是说还有个月的粮食么?怎么只有几日的粮食了?士兵们低声窃窃私语,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句话,直接戳曹操的软肋。

    曹操和王灿交战以来,夏侯惇被砍掉了左臂,曹仁又被俘虏,大军三个月的粮草也被王灿劫走,桩桩,件件,都让曹操愤怒。

    望着那三丈长,近七尺宽的沟壑,曹操心充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耗费了近天的时间,制造了辆辆刀车,最终却没有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粮草被劫,使得刀车暴露在王灿眼。

    若大军的粮草尚存,曹操就可以和王灿在战场决战,而不是在这里。当王灿没有防备的时候,刀车突然杀出去,就能杀王灿个措手不及。然而,如今的情况却是王灿轻轻的道命令,让麾下的士兵挖出几条坑道,就把他的刀车阻拦在外面。

    曹操默然不语,突然间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此时此刻,道难题摆在了曹操面前。

    王灿见曹操犹豫不定,脸上露出了欢快的笑容。有贾诩这个老狐狸就是好,简单的条计谋,让曹操的大杀器变成废铜烂铁,没有丁点用处。王灿脸色肃,大吼道:“孟德,既然不想交战,就退回去吧!放心,没有人会嘲笑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说是不笑,可王灿身后的士兵却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盯着曹操,火辣辣的目光让曹操羞愤不已。

    他领兵以来,即使被董卓大军击败,也不曾遇到如此耻辱,可面对王灿的时候,曹操却无计可施,让曹操心愤怒的同时,又升起丝不甘的念头。他家世比王灿好,学识比王灿好,官职不低于王灿,为何就要输给王灿呢?

    不甘!

    非常的不甘!

    此时,戏志才策马走上来,低声说道:“主公,昔日勾践灭吴,能卧薪尝胆,主公难道连这点屈辱都受不了么?”

    顿了顿,戏志才又说道:“况且主公撤退,并不是真正的撤退,是为了作壁上观。以主公目前的情况,和王灿硬碰硬已经不可能,与其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,主公退出这场战争,就可以作为个旁观者,在局外观看,更能把握局势。”

    曹操神色阴晴不定,仍然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夏侯渊知道局势对曹操不利,也策马走上来,说道:“主公,长安城池坚固,我们就按戏军师的意思,让王灿去攻打,暂时避开风头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眼睛闭着,深吸口气,脸上的神情突然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嘴角挂着抹笑意,大声吼道:“王灿,这次算你厉害,我立刻撤兵离开,希望你能攻下长安城,到时候,我再给你‘庆贺’。”曹操说完这番话以后,然后命令士兵返回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就在曹操准备撤军的时候,周围响起咚咚的战鼓声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