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8章 及时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仁麾下的士兵被处理干净,曹仁也被捆绑着。> ≧≯ .

    处理好所有事情,吕蒙声令下,让士兵押送粮草往益州军营地返回。

    大军来截杀曹仁的时候,没有遇到曹营的斥侯,如今天色漆黑,正是深夜,更加不会遇到,大军沿着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虽说有些绕道,但却安全。吕蒙麾下有三百狼牙营士兵,裴元绍又带了四百名步卒,加起来足有七百人,是股不大不小的力量。然而,旦遇见曹操的大军,即使狼牙营士兵骁勇也难以抵挡,所以大军悄无声息的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的时候,大军终于躲开了曹操的威胁,在益州往长安的官道上赶路。

    这段路程,已经在王灿的势力范围内,不用顾忌曹操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夜色散去,天色本该是越来越亮,却突然暗了下来,没有半点阳光。天空,簇簇乌云笼罩在天际,灵蛇般的闪电不停地闪耀着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惊雷乍起,秋雨落下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豆大的雨滴落下来,在地上溅起地的尘土,顷刻间股刺鼻的尘土味儿冲涌上来。这是入秋后的第场雨,大雨过后,天气就会逐渐转凉了。

    大雨降落,却无处躲雨。

    不多时,所有的士兵都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裴元绍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,说道:“阿蒙,这场雨落下来,刚抢来的粮食容易出问题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吕蒙伸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伸手把戴在头上的铁盔取了下来,扔给了身后的狼牙营士兵,笑说道:“裴叔,不打紧,益州粮食富足,咱们营有的是粮食。这些粮食运回去,也起不了多大的用处,最重要的是我们抢了曹操的粮食,让曹操麾下的士兵饿肚子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愣了愣,又问道:“阿蒙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吕蒙摊开手掌,望着不停落下的大雨,说道:“我笑老天都在帮我们啊,我们在官道上杀了六百名士兵,血流成河,鲜血染红了地面,容易被现。如今场秋雨降下来,所有的血渍都会被冲刷干净,地面的痕迹也都会消失不见,曹操在短时间内肯定查不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徐荣暗自点点头,脸上露出抹笑意。

    这场秋雨,是是及时雨啊!

    大军并没有停下,仍旧继续赶路。泥泞的道路上,拉着粮草的马儿希聿聿昂头嘶鸣,但还是只能拉着粮草赶路,返回营地。

    道路泥泞,赶路的度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按照开始的估测,午时分就该抵达营地,最后却是下午抵达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吕蒙等人返回的消息,穿着蓑衣,戴着斗笠,冒着大雨站在营地门口迎接徐荣、吕蒙和裴元绍。

    对于王灿来说,将曹操的粮草抢回来意义非凡,太重要了。这并不是王灿急需粮草,而是因为曹操的大本营在兖州,从兖州运来粮草,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,从这次押运了足够大军三个月的粮草就能看出。

    没有粮草,曹操很容易就会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王灿领着军将领,站在营寨门口。当他看见被大雨淋湿后成为落汤鸡的吕蒙等人,见所有人脸上都掩饰不住的兴奋,心也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王灿将行人迎回营地,又吩咐士兵准备姜汤,避免士兵受风寒。

    营帐,王灿坐在主位上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按照原来的打算,王灿是准备领兵去曹营和曹操交战,可大雨从清晨就下个不停,直没有停歇,王灿也没能领兵出战。

    营帐,左侧是贾诩、郭嘉和李儒,右侧是高顺、赵云、黄忠等武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徐荣、吕蒙和裴元绍来到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只用了晚上就截下粮草,很不错,都坐下吧。”等三人坐下后,王灿问道:“长明,你说说劫粮的情况吧!”

    徐荣抱拳说道:“主公,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小将军亲自指挥,末将只是听从小将军的命令行事,由小将军回禀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看向吕蒙。

    吕蒙感激的望了眼徐荣,然后徐徐道来。

    劫粮过程的事情,吕蒙都没有任何添油加醋,五十的详细说清楚。等吕蒙说完后,大帐的人都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然而,唯独黄忠和典韦气愤不已,两人都握紧了拳头,恨不得立刻冲出营帐,回去痛扁自家的兔崽子顿,大好机会,竟让吕蒙擒拿了曹营将领。

    两人满脸遗憾,相互望了眼,然后哼了声。

    显然,两人都在生闷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典韦,更是很生气。典满是第个冲上去厮杀的,却没有擒拿押粮的将领,让他气得鼻息咻咻。再想到典满不愿意学习他的双戟,反而找了两柄沉重的铁锤练武,典韦更是气不打处来,心堵得慌。

    王灿将典韦和黄忠的表情看在眼,心好笑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问道:“阿蒙,曹营押粮的主将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说道:“老师,弟子抓住押粮的将领后,直接让士兵堵住了他的嘴,没让他说话,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审问。不过此人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,因为弩箭射向那将领的时候,有士兵主动给他挡箭,由此可见,押粮将领的身份很重要,否则不可能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吩咐道:“你让人把他带进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回答声,立刻去吩咐士兵将押粮的将领带拉进来。

    当曹仁进入军大帐的时候,非常狼狈。尤其是他被大雨淋湿,身上**的,又披头散,脸上沾着污泥,更让曹仁显得狼狈。王灿盯着曹仁,好会儿后,脸上露出恍然之色,说道:“咦,你是曹仁吧!”

    对于曹仁,王灿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毕竟,王灿和曹操起讨伐董卓,双方曾经合作攻打董卓士兵。即使王灿和曹仁没有面对面的交谈,但曹操麾下有名有姓的大将,王灿还是有印象的。

    曹仁被王灿认出来,脸上露出羞愤欲绝的神情。

    成为王灿的俘虏,还是如此情况被认出来,让他情何以堪。曹仁深吸口气,突然挺直了身体,神色严肃,大喝道:“王灿,某家正是曹仁,今日被你俘虏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,好了,动手吧!”

    他昂着头,脸上露出慷慨赴死的神情。

    虽然成了俘虏,却不能丢了曹营大将的威风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。嗯,再次请求大家的鲜花支持,求上鲜花榜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