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5章 马均弩的威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蒙神情冷漠,双眼盯着冲上来的曹军,朝裴元绍说道:“裴叔,你率领四百步兵绕过去,截断曹营士兵的退路。  ﹤.<<1≦Z≤W≦.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裴元绍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,招呼声,就带着麾下士兵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领兵冲上去,并未和曹仁接触,而是从官道旁侧绕过去,直扑曹仁大军后方。

    曹仁看见裴元绍从旁侧往后绕去,脸上露出急切的神情。然而,他想到这裴元绍和徐荣是领兵来劫粮的,便又放松下来,只要不毁掉粮食,他先击败前方的大军,再击败裴元绍。就能保护粮草的安全,而且七百人的队伍分散开来后,曹仁更容易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曹仁怒吼声,策马奋力往徐荣和吕蒙冲去。

    吕蒙见此,嘿嘿笑了笑,他大手挥,喝道:“弩箭,准备!”

    顷刻间,三百狼牙营士兵前后排列。站在第排的狼牙营士兵迅安装好弩箭,然后将弩箭射出,第排完后成,立刻往后后退,而站在第二排的士兵立刻填补上去,将早已经安装好的弩箭射出,如此循环往复,支支弩箭连续不断地射出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弩箭破空,在火光的照耀下,锋利的箭头戳破了空气,出凄厉的锐啸声。

    曹仁心正想着只要两军接触,他就有击败徐荣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曹仁心暗暗鼓劲儿的时候,支支锋利的弩箭如同瓢泼大雨般急促的射来,打了他个措手不及。曹仁眉头皱成个川字,连忙挥刀劈砍,将射向他的弩箭劈开,可弩箭太多,当他挡住支弩箭后,便又有其余的弩箭射来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曹仁眼疾手快,猛地收回大刀,横在胸前,挡住了射来的弩箭。

    弩箭的力量显然不同于弓箭,而且马均设计的弓弩力量更加强大,弩箭和曹仁手大刀的刀身碰撞,出清脆的撞击声。顷刻间,巨大的力量从弩箭箭头上传递出来,几乎让曹仁重心失衡,险些从战马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好家伙,好霸道的弩箭。

    面对弩箭的射击,曹仁知道后退肯定是死路条,唯有前进。

    他挥刀冲锋的时候,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周围士兵的境况,面颊顿时不停地抽搐。只见支支弩箭射士兵,瞬间就穿透了士兵身上的衣甲,破入血肉,溅起蓬鲜血。弩箭的力量非常大,有的士兵额头被弩箭射,竟然箭穿过,令人骇然。

    仅仅是狼牙营士兵的第波射击,曹仁麾下就死伤了几十名士兵。

    弩箭铺天盖地的射来,眨眼工夫,就有两三百人倒在血泊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伤亡,让曹仁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吕蒙从腰间取下柄马均弩,安装好弩箭,然后快瞄准曹仁胯下的战马,低喝道:“!”声音落下,弩箭破空而出,锋利尖锐的弩箭瞬间就射到战马跟前,下射了战马的脑袋,将曹仁的战马射死。

    徐荣骑在马上,看着眼前生的切,并未说话。他看着吕蒙指挥这场战斗,暗道吕蒙做得不错,做事颇有章法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曹仁胯下的战马嘶鸣声,下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曹仁从战马上摔倒下来,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,就在曹仁准备爬起身的瞬间,支弩箭射向曹仁。他刚刚稳住身形,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抵挡,或者是扭动身体躲开,眼见弩箭急促的射来,曹仁闭上眼睛,暗叹声我命休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弩箭射入血肉当,出声闷响。

    曹仁听见弩箭射入血肉的声音,也感觉到脸上喷溅上了温润的鲜血,却没有感觉身体疼痛。他睁开眼睛,却见麾下的名小校用身体挡在他身前,替他挡住了致命的弩箭,从而保护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弩箭穿透小校的身体,击致命,箭尖带着溜血沫子出现在曹仁眼前。

    鲜血,滴滴从弩箭的箭头上滑落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曹仁心已经没有了各个击破的想法。他没料到徐荣带来的士兵竟然如此厉害,而且士兵安装弩箭的度奇快,再加上这些弩箭的威力比扑通弩箭强太多,已经不是秦弩能够比拟的,这让曹仁心苦。

    正当曹仁心踟蹰的时候,却听见个青年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,正是吕蒙的。

    吕蒙盯着曹仁,见个个士兵悍不畏死的保护曹仁的安全,脸上闪过抹冷笑,他伸手指着曹仁说道:“不用射他,留下他的性命!”吕蒙不知道曹仁的具体身份,却看见曹仁麾下的士兵奋不顾身的保护曹仁,就猜测曹仁的身份很可能非同般,否则不可能让麾下的士兵不要性命去保护。

    弩箭,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只是射向曹仁周围的没有了,而是往其余的士兵射去。

    至于裴元绍,他已经领兵绕过曹仁的士兵,在后方停下来看戏。他能如此轻松跑到后面去,是因为曹仁知道裴元绍是劫粮的,舍不得毁掉如此多的粮草,所以曹仁才放过裴元绍,想要先击败吕蒙的狼牙营,再击败裴元绍。

    然而,曹仁却没有料到脚踢到钢板上,选择了最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曹仁麾下的六百士兵已经只剩下几十人。

    几轮弩箭射出,简直是来自地狱收割生命的镰刀,唰唰的就把所有士兵的性命收割了。宽阔的官道上,具具尸体躺在地上,有的已经被射死,动不动;有的士兵身受重伤,正躺在地上不停地**惨叫。

    曹仁见吕蒙不杀他,也猜测到了吕蒙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也正曹仁的下怀。

    以曹仁的眼光,见徐荣并没有反驳吕蒙的话,也能猜出吕蒙的身份不般,肯定是王灿军很重要的人。不过,吕蒙没有让士兵射杀他,就给了他擒贼擒王的机会,吕蒙想擒拿他,他又何尝不想冲上去擒拿敌军主将呢?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曹仁怒吼声,提着大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剩余的几十个士兵见曹仁起冲锋,也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整齐高亢,透着股往无前的气势。这些士兵多数都跟在曹仁身后,以免被射死。如此情况,狼牙营的士兵也没有乱箭射杀,而是瞄准了冲上来的士兵,箭箭的射出,让曹仁身后的士兵逐渐减少。

    徐荣见曹仁冲上来,下握紧了战刀。

    吕蒙伸手制止徐荣,说道:“徐叔,这战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徐荣听了后,苦笑下,吕蒙都称呼他‘徐叔’,他还好意思和吕蒙抢么?徐荣点了点了头,让吕蒙主导这次战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