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4章 满腹疑惑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操和王灿,两人各有心计,都有自己的打算。 ≦.1ZW.

    王灿领兵前来,是为了吸引曹操的注意力,让曹操无暇顾及其他事情;曹操和王灿扯皮,则是想和王灿磨时间,让王灿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曹操布阵,王灿派兵破阵。

    双方的争斗很简单,甚至有些荒唐。

    番大战后,两边的损失都不大,斗阵也不过是戏志才给曹操想出来的个嚼头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王灿收回士兵,大吼道:“孟德啊,我领兵回营了。明日,我将起兵攻打,不会再和你小打小闹了。唉,你不让麾下的武将出战,像老鹰护住小鸡样保护夏侯渊等人,他们是不可能成长的,只有像夏侯惇那样,才能凤凰涅槃,越战越强!”

    王灿的声音很大,在战场上不停地回荡着。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气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他和王灿扯了下午的废话,双方都没有生大战。然而,王灿离开的时候,还要刺激他,让曹操心愤怒。可气愤过后,曹操又冷静了下来。个领兵的将领,不仅要考虑战场的胜负,还要考虑敌军的举动。

    王灿突然领兵,曹操心早有疑惑。

    他开始询问戏志才,可戏志才也没有说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直压在曹操心,百思不得其解。如今王灿离去后,曹操冷静下来又继续思考,可终究没有想明白,只得关注刀车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大帐,曹操问道:“志才,刀车还需要多久才能完成?”

    戏志才抱拳道:“主公,再有天,就可以全部完工。”

    天!

    曹操呢喃了声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,说道:“让制作刀车的士兵连夜赶制,争取在明日午时分赶制完所有刀车。完成后,我就会率领大军杀向王灿,拔掉王灿的大营。”

    曹操说话的时候,咬牙切齿,眼眸闪烁着森冷的光芒,他下午被王灿羞辱番,仍然未曾忘记。或许,两人都胸有大志,因为胸的抱负而惺惺相惜,可战场之上,没有朋友,没有交情,只有必须杀死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卑职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听了后,抱拳回答,然后转身去安排。

    曹操个人留在大帐,又仔细的思量着。

    他没有弄清楚王灿的意图,心就好像是有了个疙瘩。只是,曹操不是王灿肚子里面的蛔虫,无法猜透王灿的意图到底是什么?他心隐隐有不好的预感,却如同迷雾遮掩,而且戏志才也没有猜透,让曹操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曹操深吸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,曹操考虑军的事情,从军的粮草开始,逐考虑。

    由于前几次曹仁已经押送过粮草,而曹仁领兵素来谨慎,精通兵法韬略,麾下又有六百名士兵保护粮草,而且还在大军的后方,所以曹操先就把粮草的问题扔在脑后,并没有深究粮草的事情,而是继续思考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曹操思来想去,没有想到会出现差池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最放心的粮道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落西山,天色逐渐黑暗下来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空下,只有鸟儿的鸣叫声,而官道上依旧有队士兵在赶路。

    这队士兵,正是曹仁率领的押粮兵。因为天色没有完全黑下来,他让士兵继续赶路,抓紧时间赶往曹军营地。名小校阵小跑,跑到曹仁旁边,说道:“将军,天色昏暗,不好赶路,是否停下歇息?”

    曹仁摇头说道:“时间紧,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小校得令后,立刻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长长地队伍没有停下来,不断地前行。

    曹仁见士兵疲乏,天色又昏暗,难以赶路,才下令休息。他留下两百名士兵将队伍保护起来,负责周围的警戒,其余的四百名士兵则原地休息。虽然寒气重,可休息时间并不长,还得继续赶路,所以都是轻装简行。

    夜幕下,周围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“踏!踏!踏!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官道上竟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簇簇火光突兀的闪现出来,照亮了官道,在漆黑的夜色下不断往前移动。

    负责警戒的士兵见此,立刻叫醒了正在休息的四百名士兵。曹仁听见脚步声后,也快站起身,凝神望着远方。脚步声由远及近,支支火把在官道上清楚地显现出来,曹仁望见前方出现的人群后,瞳孔猛地缩。

    “戒备!”

    他大吼声,快拔出腰间战刀,准备对敌。

    火光照耀下,曹仁清楚的看见敌军并非是曹操的士兵,而是穿着益州军的服饰。

    其,更让曹仁心诧异的是领兵赶来的将领竟然有徐荣,昔日诸侯讨董,曹操、王灿和孙坚等人联手攻打董卓的大军,曹仁就曾见过徐荣,因此还记得徐荣的模样。当曹仁看见徐荣穿着益州军的军服,心的惊讶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领兵的将领还有个是老熟人裴元绍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和董卓交战,裴元绍自始至终都在,曹仁当然熟悉得很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曹仁颗心顿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军押送粮食的道路位于曹操营地的后方,而徐荣和裴元绍率领士兵前来劫粮,却没有被曹操现,这让曹仁心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马蹄声不断响起,逐渐接近曹仁的军队。

    曹仁率领几百士兵押送粮食,不可能后退,旦后撤就会损失无数的粮食,所以只能迎敌,只有击败徐荣和裴元绍率领的士兵,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打量着徐荣和裴元绍率领的士兵,见快赶来的士兵并不多,和他麾下的士兵数量相差不远,心才长长地舒了口气。只要两军的数量相差不远,曹仁还是有自信击败徐荣,保证粮草的安全。

    曹仁翻身骑在马上,长刀瞄准徐荣,吼道:“儿郎们,前方有敌军,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,随我杀敌,随我杀敌!”

    他大吼声,便策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曹仁身后的六百士兵都是他训练出来的,也是精兵,并不是老弱病残。这些士兵听见曹仁的大吼声,纷纷大声附和,拔出腰间的战刀起冲锋。午的时候,就有小校向曹仁埋怨没有上战场,此时两军相遇,士兵们兴奋无比,快冲上去,想要杀敌立功。

    火光照耀下,人影绰绰,刀光闪烁。

    吕蒙看见曹仁领兵杀来,嘿嘿笑了笑,嘴角勾起,露出抹森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今夜,注定是曹军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