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3章 斗阵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”

    轰隆隆的战鼓声雄浑激昂,直冲云霄。≧ ≤.≤﹤1≦Z≦W≤.<金灿灿的阳光照耀下,将所有士兵手明晃晃的战刀照耀得熠熠生辉,刺眼无比。

    曹操营地外,大军陈列。

    王灿策马站在军阵前,仔细的观看曹操的营寨。

    安营扎寨的地方般都选择空旷地带,可进亦可退,而且还要保证不被火攻,不被水淹,所以营寨周围非常宽阔。王灿率领大军停在外面,却没有攻打曹操营地的打算,他只是想让黄忠和赵云等将领去搦战,吸引曹操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战鼓声让曹营士兵快集合,在营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曹操、戏志才、夏侯渊等将领快跑出来,行人站在营地内望着营外的大军,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,双方相安无事,并未出兵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突然领兵到了曹操营地外,让曹操心不解。只是大军在外面屯下,曹操也无暇考虑其他的事情,便出声问道:“志才,王灿突然领兵前来,你看他打算做什么?这厮贼狡猾,千万不能被他骗了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眉头微皱,说道:“主公,六天时间,足以让王灿麾下的大军休整好,您看赵云麾下的破军营,已经恢复了原来的人数,显然是刚刚从军挑选士兵,将破军营的空缺补充完,如今大军恢复过来,王灿当然要急着领兵来搦战,而不给主公机会恢复。”

    曹操想了想,觉得王灿不会如此简单,可仓促间曹操也想不通王灿的目的。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又说道:“刀车尚未完成,王灿就领兵来了,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戏志才面色变化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旋即,戏志才仔细的打量王灿的大军,说道:“主公,王灿麾下的将领都是当世虎贲之士,武艺精湛,黄忠、典韦、赵云更是厉害,除了许褚将军,三人的武艺比主公麾下所有将领都要强横,难以抵挡。”

    曹操愣了愣,说道:“难道让仲康去拼杀?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曹操摇了摇头,没有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他麾下的大将夏侯惇已经被斩掉条臂膀,若是许褚再有个三长两短,他的损失就太大了。曹操宁愿暂时当缩头乌龟,忍受几天,等刀车造好之后,再给王灿个‘惊喜’,也不愿意派许褚去单独迎战,那样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戏志才笑说道:“主公,您误会卑职的意思了,卑职是想说斗将我们不能击败王灿,那就改变策略,和王灿斗阵!”

    “斗阵?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忙说道:“志才啊,王灿麾下有郭嘉这样的能人,肯定是知晓军阵的,想要斗阵也颇为不易啊!”

    由于贾诩和李儒很少出现,所以两人并没有被多数人知晓。

    就连曹操,也只知道郭嘉、程昱和荀攸。

    戏志才信心满满,笑道:“主公,我们不是为了击败王灿,而是为了拖延时间,让王灿无法击败我们,从而给军士兵足够的时间制造刀车,只要刀车制造出来后,主公就可以领兵和王灿决战,利用刀车举杀出,击败王灿的大军。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好,我就豁出去了,和王灿较量番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接着说道:“军熟悉阵法的将领很多,如妙才将军、曼成将军、谦将军,只要是可用的阵法,都可以试试,主公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
    曹操朗声大笑,说道:“走,去会会王灿。”

    行人,在营地商议好对策,然后往营寨外走去。

    曹操策马走出来,吼道:“王灿,前些日子斗将,你麾下大将黄忠斩掉了夏侯惇条臂膀,今日你又领兵前来搦战,摆明了故意前来羞辱我啊!”

    这句说出口,军将士全都激愤不已。

    有道是主辱臣死,曹操受辱,他们也跟着被羞辱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嘿嘿笑,说道:“孟德兄啊,我领兵来搦战,不是为羞辱你的,而是让你看清楚战场局势。你麾下夏侯惇、夏侯渊、许褚等将领都不堪击,全都不是我麾下将领的对手,如此情况,你何必要留在长安和我作对呢,干脆领兵回兖州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丝毫没有不好意思,反而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曹操自己承认不行,王灿就给他添油加醋,再加把火。

    愤慨!激动!

    这是什么玩意儿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所有的手段都是无根浮萍。王灿率领破军营以及大军前来,也没有打算主动进攻,因此不惧怕曹操。王灿番话说出口,身后的士兵更是哈哈大笑,戏谑的望着曹操。

    此时,曹操被个个士兵盯着,万众瞩目。

    这样的目光不是欣羡,而是嘲笑。

    他咬紧钢牙,脸色铁青,怒吼道:“王灿,有本事尽放马过来,我看你能有多大的能耐!”曹操鼻息咻咻,胸膛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显然,他被王灿句话戳到了软肋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摇了摇头,他激怒曹操是为了让曹操失去理智,却不会动真格的,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曹操见王灿不说话了,冷哼声。大军在此安营扎寨,曹操并不认为王灿敢派遣骑兵冲来。其原因,是因为赵云麾下的骑兵曾被戏志才设计困住,所以曹操肯定王灿不会下令让破军营冲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操心又升起抹得意。

    王灿厉害又能如何?他大军驻扎在这里,王灿却也只能干瞪眼。曹操大喝道:“王灿,你领兵来战,却又不兵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不变,立刻说道:“我领兵前来搦战,你要当缩头乌龟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他思虑片刻,还是决定和王灿斗阵,好稳住王灿。

    事实上,曹操可以留在营,不理王灿的大军。然而,王灿太嚣张,直在营地外敲响战鼓,叫嚣搦战,他若是避而不战,对军心肯定有影响,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,若是还不迎战,大军的士气肯定要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曹操喝道:“王灿,两军交战,岂能拘泥于斗将,今日我和你斗阵。”

    “斗阵?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朗声说道:“孟德,你尽管摆出阵势,我来破之!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