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1章 应对之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操摆了摆手,让试刀的士兵离开了营帐。≧ ≯≯ <.<<1ZW.

    曹操看着摆在地上的汉刀、马镫、马掌和马鞍,虽然心不平衡,却又收回汉刀,仔细的打量番。见汉刀的刀刃光亮如新,没有半点缺口,忍不住啧啧称赞。若是他麾下的士兵都有这种战刀,等征伐徐州、青州、冀州等地的时候,那得多厉害啊!

    想了想,曹操吩咐道:“妙才,你立刻派遣队骑兵送几柄战刀回兖州,让若派工匠好好地研究这种战刀,争取早日锻造出这般锋利的战刀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夏侯渊听了后,抱拳离开,去传达命令了。

    ‘汉刀’的出现,对曹操绝对是个很大的刺激。虽然他麾下的步卒无法击败王灿麾下的步卒,却成功拿到了王灿最重要的的利器,这对于曹操来说,占了很大的便宜。然而,能否锻造出‘汉刀’这么锋利的战刀,得看曹操麾下工匠的能耐了。

    等夏侯渊离去后,曹操又说道:“志才,王灿底蕴丰厚,不仅有锋利如斯的战刀,他们的骑兵也凶悍无比,如今更有高顺率领陷阵营出击,难以击败,你可有破敌之策?”

    戏志才拱手道:“主公,若是对付高顺的陷阵营,卑职倒有计可破之。高顺的陷阵营是重甲兵,移动不便,我们可以利用刀车击败陷阵营。”

    “刀车?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脸上露出狐疑的神情。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志才啊,刀车既高且大,又沉重无比,至少需要数十个士兵才能推动,这样巨大的武器般用于城门防守,如何用来攻打陷阵营啊?”

    古代刀车,是种打造得极为坚固的两轮车。

    车体既大且宽,几乎与城门等宽,寻常的刀车宽度在三四丈之间,车前四层木架,每层木架固定了六柄尖刀,锋利无比。车后面有长辕,供士兵推动。如此巨大的车体,旦敌人攻破城门,士兵就可以推动刀车塞住城门。

    由于每辆刀车前面都固定了二十四柄钢刀,旦推出去,杀伤力非常大。再加上刀车巨大沉重,撞击力非常大,不管是骑兵、步兵,只要碰到刀车,没有幸免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,刀车的缺点也明显,即使有两个轮子,也难以快推动。

    李典和乐进听了后,也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等刀车推上去的时候,士兵恐怕全都跑开了,哪还有杀敌的机会。

    戏志才正色道:“主公,想对付陷阵营,除了重骑兵,便只能用刀车。我们无法在短时间内组建支重骑兵,唯有用刀车破阵。虽说刀车沉重巨大,但我们可以简化些,将刀车制造得小些,灵活些,只要保证刀车的杀伤力就行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思虑片刻,颔说道:“志才之言倒也有理,将刀车做得小些,就可以快移动了。好,就依志才之言,派士兵连夜打造刀车,迎战陷阵营。”

    “踏!踏!踏!”

    营帐外,脚步声传来,夏侯渊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夏侯渊朝曹操揖了礼,说道:“主公,戏军师有了应对陷阵营的办法,可王灿麾下的骑兵和步兵又该如何应对?赵云率领破军营被困了次,总不可能再被困第二次吧,再说王灿麾下的步兵都有锋利的战刀,我们的步卒也难以打赢啊。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此次和王灿交战,是因为曹操采用刀盾兵和长戈兵缠住赵云的破军营,再使用骑兵对付王灿的步兵,才占据了优势,旦无法拖住赵云的破军营,就难以击败王灿。

    夏侯渊说完后,大帐的几人都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戏志才说道:“主公,刀车变得轻便后,既可以用来攻击陷阵营,为什么就不可以用来攻击破军营呢?只要推动刀车的士兵加快度,用刀车冲向破军营。到时候,赵云率领的破军营骑兵都被刀车戳,绝对没有没有幸免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我怎么没想到呢。”

    曹操眼睛亮,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刀车靠车架前面的二十四柄钢刀击败敌人,不仅能攻向陷阵营,同样能攻向破军营,只要多打造刀车,等两军交战时,直接将刀车推出,冲向破军营和陷阵营,再以骑兵冲杀王灿的步兵,仍然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曹操心仔细的寻思着,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,皇城内。

    皇宫偏殿,刘协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董承和伏完。

    刘协说道:“伏卿、董卿,探查消息的士兵传回消息说王灿和曹操相互交战,打了个不分胜负。双方各自罢兵,准备再战,这可是个好消息,只要两人最后两败俱伤,我们就可以坐稳长安,不用被王灿和曹操威胁。”

    伏完抱拳道:“陛下仁德,此乃天佑陛下!”

    董承说道:“陛下,王灿和曹操-死磕是好事情,可还必须有人驻守长安才行,否则两人人惨败,人惨胜,到最后杨奉开城投降,陛下也只能徒呼奈何。因此,必须要笼络杨奉,让他稳住长安,才能保住长安不失。”

    刘协说道:“董卿之言有理,朕这就派人传旨慰问杨奉,让他好生‘养病’。”

    说到  ‘养病’两个字,刘协几乎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虽然天气已经入秋,可依旧炎热,杨奉这样五大三粗的武将,身体魁梧,不可能轻易受风寒。而且,刘协也得到消息说杨奉在府上活蹦乱跳的,吃好喝好,还整日和妻妾厮混,这哪里是受了风寒,分明是故意推脱,不愿意来宫觐见他。

    刘协心不忿,却还是找来名太监,吩咐了几句,就让太监传旨安抚杨奉了。

    等太监离开宫殿后,刘协说道:“董卿,你原来是董卓麾下的将领,麾下也有些部将和士兵,你找他们谈谈,把他们拉拢过来,为朕所用。不要吝啬高官厚禄,只要他们愿意为朕所用,其他的都可以谈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董承抱拳回答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刘协又说道:“伏卿,你在朝颇有影响力,要稳住朝的武官员。同时,对于有兵权的官员,不管是采用威逼利诱的手段,还是采用其他什么办法,定要将有兵权的官员拉拢过来,增强我们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遵命!”

    伏完拱手答应下来,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。

    刘协能再次振作起来,对于伏完来说,算是个好消息,毕竟他的女儿伏寿是刘协的皇后,刘协受到影响,伏寿也会跟着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刘协见董承和伏完答应下来,摆手道:“好了,都去做准备吧。早日完成,才能从容应对曹操或者王灿攻打长安的事情。嗯,这段时间,你们管好麾下的人,不要主动去惹杨奉,我们还要靠杨奉驻守长安,千万不能出了纰漏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老臣遵旨!”

    两人站起身回答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刘协望着两人离开,眼睛微眯。他直认为王灿和曹操会联手攻打长安,却没有想到两人竟然在城外交战,这让刘协心又有了点期望,期待两人打得两败俱伤,他就能稳坐长安,不惧怕两人攻打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