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9章 善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军撒开脚丫子在道路上上快奔跑,王灿麾下的大军就在后面不停追赶。≥  <.≤1ZW.

    追击曹操,由轻骑追赶最为合适。

    故此,追击曹操大军的大多是赵云率领的破军营,至于高顺则率领陷阵营停下来,在原地休整。裴元绍、周仓和黄忠也领兵追了上去,想杀敌立功。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等人留在原地,并未领兵追赶,开始让剩下的士兵清扫战场。

    赵云领兵追出五里外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赵云也是考虑到曹操兵败,很可能会安排支精锐士兵接应逃回去的大军,所以没有继续追杀曹操,而是领兵返回。返回的路上,四处可见被砍杀死的士兵,或者是躺在地上**嚎叫的士兵。

    道路上,血液流溢,残肢断臂,惨烈无比。

    这战可谓是互有胜负,并不是王灿战而胜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曹操困住破军营,以骑兵突然杀出而占据优势。然而,高顺的陷阵营横空杀出,加入战场后又扭转了局面。

    因此,双方各有胜负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返回营地,赵云、高顺、裴元绍、周仓、黄忠等军所有将领都忙碌着处理士兵的善后事宜。对于些受了轻伤的士兵要接受简单的治疗,身受重伤而不能再战的士兵暂时被安置在营,接受诊治,他们只能留在营等大军获胜后,才能统送回益州。

    战后,赵云的事情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破军营被戏志才设计,从而遭到重创,需要重新补给战马,重新挑选骑兵,这些都需要赵云安排下去,然后将重新选入破军营的士兵加以训练。

    有道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士兵减少后,但破军营的战斗力却必须保持。

    所以,赵云的任务很重。

    经过这战,赵云心也有了许多想法。以往的时候,他率领破军营杀出,所向披靡。然而,今日仅仅是遇到盾牌兵、长戈兵和绊马索,就难住了破军营,这让赵云心有些堵,故此赵云处理好营所有事情后,就开始反思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不能总打消耗战,不然破军营永远不能进步。

    赵云要保证破军营在军的地位,就必须要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。

    故此,赵云回到军营后,没有急着去拜见王灿,禀报破军营的事情,反而是把这次遇到的事情全部都记录了下来,然后逐的考虑破解之法,逐的思考应该怎么应对,以免下次破军营碰到这样的情况,还会出现被困住的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破军营遭到重创,却也给破军营敲响了不进则退的警钟。

    至于陷阵营,没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高顺回到军营后,所做的事情只有件事情,就是让士兵修复器械,补充兵器,保证陷阵营士兵的兵器没有受到任何破损。

    此次和曹操交战,唯有黄忠斩杀夏侯惇条臂膀,立下大功。

    王灿让贾诩负责军的事情,将军士兵该奖赏、该给予抚恤的全部都记录在案,等回到成都后,才能逐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坐在主位上。

    下方,左侧坐着李儒、贾诩和郭嘉,右侧坐着吕蒙和徐荣。

    和曹操交战的时候,徐荣和吕蒙都没有出战,消失在所有士兵的视线。然而,这并不表明两人没有做事,而是另有任务。

    昔日张济和樊稠领兵攻打长安,王灿潜入西凉军,收服徐荣和李儒后,就直接任命徐荣为破军营的副统领。

    破军营以赵云为主,徐荣为辅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徐荣表现得非常低调,很少处风头。

    由于破军营士兵几乎都是赵云的翻版,所有士兵都使用长枪,而枪法也由赵云指点,所以赵云在破军营的地位不可动摇。徐荣也没有主动挑衅赵云的地位,他是聪明人,知道赵云和他很可能是暂时担任破军营的统帅,不可能长久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属于智将,并不是典韦那样只管冲杀的武将。

    况且,统帅破军营不需要太多的智慧,只要有足够的武艺就行。

    因为天下没有大乱,并没有出现大战,赵云和徐荣才能继续留在破军营。当王灿要往周边扩张的时候,赵云和徐荣就有可能被派出去单独领兵。所以,徐荣很低调的等待机会,很少露面,如今王灿和曹操交战,徐荣才和吕蒙起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长明,曹操营寨的位置探得如何?”

    徐荣抱拳朗声道:“回禀主公,曹操营地已经探查清楚。只是由于时间太匆促,带去的士兵有限,无法毁掉曹操的营寨。”

    吕蒙接着说道;“老师,曹操大军出击,营也留下了士兵把守,不可能短时间毁掉曹操的大营。不过我和徐将军探查的时候,已经查到曹操的粮道,弟子派人密切监视,只等曹操粮草运来,就可以截掉曹操粮草,让曹操大军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神色大喜。

    现了曹操的粮道,这可是大惊喜啊!

    俗话说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旦曹操数万大军没有粮草,肯定会哗乱,即使曹操能够压制住士兵,也会出现其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贾诩闻言,伸手捋了捋颌下短须,然后说道:“主公,毁掉曹操运来的粮食是其,但曹操营地肯定还屯有粮食,主公还需引诱曹军出战,让徐将军和小将军带着狼牙营毁掉曹操的营地,将曹操营地的粮食也全部毁掉,这才是釜底抽薪之计。”

    贾诩面带微笑,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。

    吕蒙和徐荣听了后,感觉背脊凉,老家伙不出招就罢了,出招就置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若是曹操的粮道被切断,而军又没有粮食,就只能退兵,不能和王灿继续交战。王灿听了贾诩的话,立刻吩咐道:“长明、阿蒙,你们两人带着狼牙营,要准备好,争取次性破掉曹操的营地。”

    两人抱拳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两人便匆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营,曹操回到营地后,没有急着商议对付王灿。

    他召集麾下将领,吩咐将领们清点士兵,并且救治伤患,他的思路极为清晰,军的事情逐被曹操吩咐下去,保证大军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处理外军的事情后,曹操又往夏侯惇的营帐行去。

    营帐,夏侯惇脸色苍白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    夏侯惇的左臂上绑着层又层的白纱布,白纱布上还点缀着点点血迹。虽然左臂已经包扎好了,可依旧非常疼痛,也幸亏是夏侯惇才能忍受住这样的痛楚,换做是其他人,早就躺在床榻上**惨叫了。

    曹操走进营帐,看见夏侯惇脸色苍白,左臂的衣袖空荡荡的,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下,眼眸也闪过丝悔意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