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8章 曹操撤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夏侯渊勒住马缰,战马长嘶声,前蹄高高扬起。  <.≤﹤1ZW.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正当战马前蹄扬起的刹那间,五柄长枪闪电般探出,锋利的枪尖噗噗的戳入夏侯惇坐骑的肚腹,出几声闷响。顷刻间,枪尖下从战马的身体内抽回来,带出蓬蓬鲜血,猩红的溜血珠子喷溅出来,洒落在挡住战马的盾牌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马蹄落下,踩踏在盾牌上,庞大的身躯也倒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陷阵营士兵靠在起,倾尽全力撑住盾牌,然后猛然力,将战马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夏侯惇骑在马上,听见枪尖刺入马腹的声音,脸上闪过抹惨痛的表情。然而,他也知道若是再不跳下马,他也有可能被不断戳出来的长枪刺成肉窟窿。因此在战马往下倒的时候,夏侯惇快从战马上跳下来,稳稳的站在地上。

    高顺在陷阵营,望见夏侯渊跳下马,并未冲上去和夏侯渊单挑。

    阵前单挑,匹夫之勇罢了。

    他稳扎稳打,继续率领陷阵营前进。陷阵营所过之处,就如同是辆推土机,而策马冲锋曹营骑兵则是个个土堆,当骑兵碰到陷阵营后,无法冲过去。即使和盾牌碰撞后,也被杆杆锋利尖锐的长枪戳成肉筛子,倒在地上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夏侯渊连连后退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若是无法撕开陷阵营的防守,切都是空谈,所有的优势都将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夏侯渊低喝声,右手攒紧了长枪枪尾,突然力朝陷阵营的士兵刺去。他手的长枪近丈长,所以握住枪尾探出,能够保证他自己不被陷阵营士兵手的长枪刺到,不过这也造成力量难以全部施展开来,但足以杀死个士兵。

    枪杆抖,枪尖穿透出去,直接戳在陷阵营士兵的铠甲上。

    “叮!叮!”

    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响起,枪尖戳在士兵的鱼鳞甲上,竟然没有戳穿。夏侯渊看见这样的情况,脸色大变,他又仔细打量了士兵眼,清楚的看见枪尖没有破开士兵身上的鱼鳞甲,那鱼鳞甲虽然很沉,却能保护士兵的安全。

    见此,夏侯渊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好家伙,王灿的底牌还真是够厉害的。

    原以为王灿麾下只有破军营厉害,只要破掉王灿的破军营,就能奠定这场战争的胜局,可如今看来,还是低估了王灿的实力。

    陷阵营的士兵,全都是重甲兵,身上穿着厚厚的鱼鳞甲,除了脖子和面颊露出来,其他的地方都被鱼鳞甲保护着,不惧乱刀劈砍,或者是弓箭远射。虽然武器劈在身上,身体受到了撞击,可只要能保住士兵的性命,就能维持陷阵营的威力。

    随着陷阵营加入战场上,局势又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是曹操占据优势,可瞬间之后,王灿又扳回了局面。

    曹操望着横空杀出来的陷阵营,望着麾下的骑兵被杀死,望着骑兵胯下的战马被戳后大声嘶鸣,心好像也被长枪戳,不停地抽搐着。

    他咬住下嘴唇,脸上满是不甘的神情,问道:“志才,可有抵挡陷阵营的办法?”

    戏志才立刻回答道:“主公,陷阵营的士兵全部是重甲兵,可以说是步兵称雄,横扫所有的步兵。不仅如此,陷阵营步步为营,能抵挡轻骑兵。想击败高顺的重甲兵,唯有使用重骑兵才能击败,将所有的战马用铠甲保护,并且让骑兵穿上精良的鱼鳞甲,就能不惧陷阵营冲杀,但我们都都不具备,不能在短时间内击败王灿的陷阵营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戏志才抱拳道:“主公,这战我们击杀了无数的破军营骑兵,王灿也利用陷阵营击杀了我们的骑兵,双方互有胜负,先撤兵,回头再议吧!”

    曹操盯着逐渐不受控制的局面,脸上露出不甘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谋算这么久,就是为了这天。

    然而,因为高顺率领陷阵营横空杀出,将他所有的谋划都搅黄了,让他的希望也成了镜花水月,这样的事情让曹操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戏志才见曹操犹豫不定,大声劝道:“主公,胜败乃兵家常事,我们和王灿交战的损失还不大,立刻撤兵吧。等大军返回营地后,再考虑针对陷阵营的办法,主公只要有函谷关在手,就能进可攻退可守,让粮食、兵械源源不断的送来,有足够的时间和王灿交战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咬咬牙,然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灿,算你先赢局。

    曹操心喃喃自语声,旋即命令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
    “铛!铛!”

    战场上,铜锣声响起,尖唳的声音不断的往外传递。夏侯渊、乐进、李典等将领听见后,顿时松了口气。乐进和李典率领步兵冲锋,但双方步兵交战的时候,王灿麾下步兵使用的战刀非常锋利,让曹营的士兵吃了很大的亏,难以抵挡王灿的步兵。

    至于夏侯渊,因为骑兵遇到了陷阵营,简直是遇到了克星。

    正如赵云率领破军营杀上去,先是遇到刀盾兵和长戈兵,又遇到使用绊马索的士兵,系列的措施让他率领的破军营难以冲锋,只能稳扎稳打,徐徐破掉曹营士兵的盾牌,掀掉乌龟壳之后,才能继续冲锋。

    夏侯渊率领骑兵冲锋,根本冲不上去,只能后退。

    曹操下令撤退,大军便徐徐后撤。

    相对于其他军队的撤退而言,曹操大军撤退的时候,更加的稳健,并没有下转身就跑,因为突然撤退容易被追杀,军队也容易散乱。很显然,曹操对士兵撤退也是经过仔细训练的,否则不可能在撤退的还保持阵型。

    王灿望见曹操领兵后撤,旋即拔出腰间的汉刀,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声令下,所有的大军都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军追击,直扑曹操。

    此时,赵云已经重新把所有的破军营骑兵收拢起来,再次起冲锋。哒哒的马蹄声响起,破军营并没有和刀盾兵纠缠,而是直扑往后撤退的步兵和骑兵,破军营没有了绊马索的阻拦,顿时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威力。

    枪如林,马奔如风,侵略如火!

    先前的交战,破军营骑兵都憋了肚子的气。现在刀盾兵往后撤退,他们就有了施展手段的机会,所有的骑兵都奋勇冲上去,不断地追杀跑在后面的步兵和骑兵。

    战场上,惨叫声不断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曹操回头望着被杀死的士兵,脸色阴沉,眼眸闪烁着冷厉的光芒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,绝不回兖州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