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5章 惨烈厮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箭如雨下,支支弓箭脱弦而出,锋利的箭头带着凄厉的刺耳声,射向破军营士兵。小≧说  .

    “叮!叮!”

    箭头射在铠甲上,出叮叮的声音。

    阵箭雨密集的射下来,不可能全都射在铠甲上,而没有射士兵。有的弓箭射了战马的脑袋,箭将战马射死,使得骑兵从战马上摔倒在地上。三千破军营骑兵策马快奔驰,旦骑兵落在地上后,面临的就是千军万马的踩踏,立刻就要被踩成肉泥。

    惨烈的杀戮,不仅对于敌人,对于自己人也是如此,这就是战场。

    因为三千人快冲锋的时候,战马和战马之间有定的距离,但也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旦前方骑马奔驰的士兵从战马上摔倒在地上后,后面的骑兵不可能在战马快奔跑的时候勒住战马,或者是立即拨转马头从另个方向冲锋。若是如此,队伍很可能生混乱,旦两匹正在奔跑的战马碰撞后,波及范围会更广,损失将会更大。

    因此,旦有骑兵从战马摔倒在地上,遭遇的情况非常惨,运气好的士兵能躲过去,运气稍差的只能被踩踏而死,再无活下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啊!啊!!”

    惨叫声,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密集的箭雨射下来后,许多的弓箭依旧射了士兵。

    赵云策马奔跑,挥舞着手的龙胆亮银枪,将射来的弓箭拨开。他马当先,怒吼道:“破军营,杀!”

    遭遇到这样的情况,不能胆怯,更应该杀过去。

    唯有杀戮,才能泄心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破军营,杀!”

    “破军营,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近三千骑兵,大声回应着。

    顷刻间,如滚滚雷声般的怒吼声在战场上响起,令人闻声而色变。曹操听见后,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,好家伙,这才是支精锐之师啊!面对危险的时候,临阵不退,反而越战越勇,对于这样的军队,曹操也是见猎心喜。

    骑兵嘶声吼叫,挥舞着手的铁枪,将射来的弓箭磕飞,快往前面冲去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轰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大,骑兵冲锋的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弓箭用于远程射击,当两边的距离逐渐缩短,就会失去威力。不过,戏志才已经有了充分的安排,根本不惧赵云率领的骑兵。他望着快冲锋的骑兵,嘴角闪过抹冷笑,王灿的破军营,今日便要留在这里,成为过往的历史。

    只是,戏志才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敛去,就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主公,快,往后退!”

    戏志才大吼声,赶忙和曹操起往后撤去。

    夏侯渊看见前方的情况,也是脸色大变,他大吼道:“竖起盾牌,竖起盾牌!”夏侯渊大吼的时候,快从士兵手夺过面盾牌,手持枪,手拿着盾牌。

    以赵云为,所有的骑兵竟然从战马的兜囊取出杆短小锋利的标枪,标枪长约四尺,枪尖锋利尖锐,透着丝冰冷的寒意。自从赵云率领破军营以来,由于遇到的对手并不强,所以很少用标枪杀敌,都是选择直接冲杀。

    曹操有对付骑兵的办法,他也得反击吧!

    赵云身体微微后仰,猛地将手标枪往前投掷出去,竭力嘶吼道:“杀敌!”

    瞬间,所有骑兵先后将手的标枪投掷出去。

    标枪长约四尺,并不重,但是相比于弓箭来说,标枪的威力完全强过弓箭,甚至是弓箭的几倍。两千多名骑兵将标枪投掷出去,这样的景象让曹操都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轮到赵云反击了。

    杆杆标枪投射出去,锋利的枪尖在烈日的照耀下,散着刺眼的冷光。

    密集的标枪快划过天际,呼啸而至,往夏侯渊率领的弓箭手阵营落下。这时候,四百名盾牌兵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个个盾牌兵将盾牌举起来,顶在身前。盾牌高大六尺多,接近七尺,宽近四尺,足以保护几个士兵。

    四百盾牌兵举起盾牌,立刻就听见叮叮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虽然有盾牌兵抵抗,能够挡住标枪,可盾牌终究有限,不能保护所有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标枪的力道非常大,比弓箭厉害很多。弓箭密集射出的时候,并不像单的射向某个士兵,它的力道势必要削弱很多,所以射在铠甲上很难穿透,即使穿透铠甲也难以射死冲锋的骑兵。然而,标枪却不同,射下来后,只要是射士兵,瞬间破开铠甲,刺入血肉。

    密集的标枪落下,就听见连绵不断的闷响声传来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躺在地上,不停地翻滚嘶吼着。

    他们神色狰狞,有被射臂膀的,又被射大腿的,甚至有被射面颊的,总之被射的士兵非常痛苦,情况惨淡。

    轮标枪过后,赵云率领骑兵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战马的度极快,骑兵不可能连续不断地投掷标枪。

    虽然标枪的力量非常大,杀伤力也很强,可毕竟和弓箭样,都属于远程射击,抛射出去杀敌的,而且标枪要借助战马冲刺后,才能蓄足力量投掷出去。所以骑兵投掷轮后,就已经冲到曹营的士兵。

    夏侯渊神色冷静,见骑兵冲来,大吼道:“迎敌,迎敌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手持盾牌的士兵快调整队形,用盾牌挡在身前,挡住冲来的骑兵。在盾牌上方,还有柄柄长戈探出,锋利的长戈耀眼无比,着森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转瞬间,两军交锋。

    当双方接触后,夏侯渊又大吼道:“列阵!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手持盾牌的士兵分散开来,竟然变成两个圆阵,左右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样的圆阵是早就安排好的,只要夏侯渊审时度势,看准时机后下达命令,就可以让麾下的士兵分开来。赵云领兵杀进去,龙胆亮银枪左右连刺,枪尖闪烁着点点寒星,带走个个士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赵云枪法精湛,能快磕飞长戈,却并不代表麾下的士兵都能如此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骑兵冲过来后,盾牌挡住骑兵的冲锋。与此同时,杆杆长戈从盾牌缝隙,或者是盾牌上方戳了出去,长戈戳入战马肚腹,直接杀死战马。从盾牌下方戳出去的长戈用钩镰形状的利刃勾住马腿,猛地拉,便削断了马蹄。

    “吁吁!!”

    战马被长戈伤到,不断地大声嘶鸣,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匹匹战马被长戈戳身体,或者是被勾断了马蹄,摔倒在地上,溅起地的尘土,战马摔倒后,骑兵也跟着摔倒下来。

    当骑兵落地上,面临的则是柄柄锋利的长戈。

    无情杀戮,非常惨烈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