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1章 心惶惶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腾兵败退走,长安城岌岌可危,消息在城不断地传递。≧  <.<≦1ZW.

    对于城百姓来说,马腾兵败不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昔日樊稠和张济领兵杀入城,麾下士兵四处劫掠,百姓苦不堪言;两年后,马腾领兵杀入长安,四处围杀西凉军,百姓也跟着遭殃,受到无妄之灾;到如今,马腾兵败,意味着曹操和王灿也要入主长安,又将是番杀戮,这让城百姓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这世道,就是这样混乱。

    所谓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,不外如是!

    百姓担忧着大战又要波及长安,都开始做准备,等大军进程的时候躲起来,才能挨过这次兵灾。有了几次兵祸的经验,城百姓也学会了各种躲避的办法,刚开始的时候只知道到处流窜,四处狂奔。

    现如今,士兵入城后,百姓纷纷躲藏起来,挨过去,然后又继续生活。

    消息在城不断地流传,很快又传入宫,百姓恐慌惧怕,宫的侍卫、侍从、宫女样惴惴不安,畏惧不已。

    皇宫,偏殿外。

    名侍从低声说道:“听说了吗?王灿和曹操联合起来,将马腾赶回西凉去了,城现在只有杨奉领兵把守,长安城很快就要被攻下了。”

    侍从旁边,名瘦高的侍从走过来,低声惊呼道:“什么,不可能吧,曹操奉旨讨伐王灿,怎么会突然倒戈击呢?”

    另个长得颇为壮实的侍从哼了声,说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知人知面不知心,曹操和王灿就是伙的,他们击败了马腾,接下来就要攻打长安了。”

    侍从神色忧愁,叹气道:“哎呀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瘦高侍从冷笑道:“有什么好不好的,出了事情有人顶着,关我们什么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几人凑在起,低声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远处走过来名太监,见几个侍从凑在起唧唧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,立即大喝道:“说什么呢?还不去干活。”他声音尖唳,鸭嗓子的声音传入几个侍从耳,立即惊得几个侍从撒开脚丫子,快走开了。

    太监叹了口气,他也知道这些侍从议论些什么,因为这已经不是第次遇到了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继续往偏殿行去。

    皇宫,各个地方的侍从私下里都窃窃私语,议论着曹操和王灿的事情,他们眼带着浓浓的好奇,却也有着抹忧虑。

    王灿和曹操击败马腾的消息,对于处在皇宫的侍从来说,并不是个好消息。毕竟王灿和曹操率领大军入城后,肯定会清理西凉军,到时候又是番动荡。他们这些宫的侍从,也可能遭到清洗。

    是以,整个皇宫内,都变得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偏殿,刘协已经摔碎了好几个玉器,地上满是书札等其他物品。不仅如此,还有好几个侍从和宦官跪在地上,战战兢兢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马腾兵败的消息传入宫,刘协如遭雷击,整个人顿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直秉承着刘贤给他制定的方略,想要以长安为立足点,以西凉、关为根基,可马腾兵败退回西凉,意味着他崛起的希望彻底破灭,再也没有兴复汉室的机会。刘协神色狰狞,整个人如同是择人而噬的虎豹,遇到芝麻大小的事情就怒责罚人。

    被他罚跪的侍从还算运气好,因为已经有几个侍从被拉出去砍了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大殿门口,先前喝斥侍从的太监走了进来,朝刘协揖了礼。刘协见太监个人回到宫殿,眉头挑,问道:“怎么就你个人,徐晃和杨奉呢?”

    太监神色恭敬,回答道:“回禀陛下,杨奉将军感染风寒,已经卧病在床,难以行动,故此无法来觐见陛下;至于徐晃将军,他正在城操练士兵,积极备战,准备死守长安。徐将军事务繁忙,无暇前来觐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!”

    刘协听见后,顿时大骂声。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大声吼道:“狗屁风寒,现在才刚刚入秋,哪有这么容易得风寒,杨奉啊杨奉,朕如此器重你,你却敷衍朕,好,好,好个乱臣贼子。那徐晃竟然在练兵,嘿,假惺惺,朕看他是准备打开城门迎接曹操和王灿吧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刘协说完后,屁股坐在地板上,然后仰面躺着,低声喃喃自语道:“完了,完了,朕又成孤家寡人了,举目之间,尽皆敌人啊!”话音凄凉,刘协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,滴泪珠从刘协的眼角滑落下来,滴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太监躬身站在原地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良久,刘协嘶声说道:“都出去,让朕静静!”

    跪着的侍从听见后,如蒙大赦,赶忙退了出去,宫殿的大门嘎吱下关上,略显黝黑的屋子,空荡荡、静悄悄的,只有刘协个人躺在地板上。此时,刘协缓缓说道:“叔祖啊,局势糜烂,侄孙该怎么办?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在宫殿缓缓地回荡着。

    王灿和曹操入城,他肯定又要成为傀儡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刘协心非常不甘,真的是不甘。他是大汉朝最尊贵的男人,普天之下,所有东西都是他的。然而,如今的情况却是他连自己的自由都无法掌握,用不了多久又要成为笼之鸟,成为曹操或者是王灿控制的傀儡。

    大殿,叹息声绵绵悠长,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营,军大帐。

    大帐,曹操坐在主位上,戏志才坐在左侧,右侧坐着夏侯惇、夏侯渊、乐进等将领。曹操目光掠过众人,最后停在戏志才身上,说道:“志才,明日要和王灿决战,必须有针对王灿破军营的安排,你已经准备好,说给大家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戏志才淡然笑,神色从容自信。他停顿了片刻,旋即朗声说道:“针对王灿的破军营,我做了三重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其,是抵挡骑兵的盾牌兵,有四百士兵手持盾牌,抵挡骑兵的冲锋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是长戈,每柄长戈长丈,锋利尖锐,专门用来割断战马的四蹄,这是防止破军营的骑兵逼近大军后,阻止骑兵袭击的,有千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是弓箭手,有百人。百弓箭手经过了长期训练,是军的骁勇之士,他们使用的弓都是强弓,力量十足,用来远程射杀骑兵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信心满满,说道:“有此三重准备,就可以使用弓箭远程射杀骑兵,等骑兵逼近后,可以使用盾牌抵挡,再用长戈割断马腿,旦战马被杀死,骑兵也失去作用。虽然都是寻常之法,却足以抵挡王灿的骑兵。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连连抚掌称赞,说道:“好,有志才之谋,破王灿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夏侯惇摩拳擦掌,说道:“挡住了王灿的破军营,末将也可以放心厮杀,这次定要击败王灿,将他打回益州去。”

    众将你言,我语,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