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0章 反目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铛!铛!……”

    尖唳刺耳的铜锣声突然响起,在战场上不断地回荡着。≧ ≧ .

    西凉兵听见后,再也没有抵抗的底气了,直接撇开敌人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面对曹操和王灿麾下的大军,西凉兵凭着股悍不畏死的凶狠之气,垂死挣扎。他们没有听见鸣金收兵的声音,心并没有想着后撤,而是想着杀敌,想着保住自己的性命。然而,收兵的消息传出后,他们心底的坚持消失了,好像是气球被戳爆,下蔫了。

    “快跑,快跑啊!”

    “敌军追来了,让开,不要挡着我的路!”

    “滚开,滚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凉兵大声嘶吼,争相逃窜,快往后撤退。

    开始,西凉兵还能勉强稳住阵型,可转瞬间,所有的矜持都没有了,所有的士兵都想保住自己的小命,想要摆脱身后的追兵。

    马听见号令传来,心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怒吼声,奋力挥出虎头湛金枪,枪尖快抖动,闪烁着刺眼的光芒。典韦见金枪刺来,立刻挥舞铁戟抵挡。然而,马已经没有继续争斗的心思,他凶悍的逼退典韦,然后迅转身逃窜,典韦虽然压制住马,却没有能下杀死马的可能。

    马骑马逃窜,典韦更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毕竟,两人是马上交战,旦双方胯下战马相互错开的时候,马就可以趁机逃窜,而典韦也不可能控制战马瞬间转身,所以马想要逃窜,典韦也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看着马逃走,典韦顿时暴怒。

    黄忠刀杀死西凉军将领,而许褚也狂暴的杀死西凉军将领。

    这两个后面出战的将领,都斩杀了敌将,取得巨大的战果,唯独他直和马纠缠不休,没有得到半点的战功。典韦策马追上去,眼睛死死盯着马的背影,大吼道:“马儿,典爷爷誓要杀你,受死吧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典韦弯腰从马腹处挂着的兜囊取出柄短戟。他左手提着两柄铁戟,右手握着短戟,身体微微后仰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典韦低喝声,猛然将手短戟投掷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短戟破空飞射出去,锋利尖锐的戟尖刺破了空气,出刺耳的尖唳声。短戟度极快,转瞬间就朝马后背射去。马正快奔跑,想要赶紧撤回军阵,个不留神,就被短戟射左侧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声闷响,戟尖破入血肉,迸出溜鲜血。

    马惨叫声,陡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短戟上巨大的力量突然冲击到他的后背上,险些让他从战马上摔倒在地上。马回头看了眼典韦,眼闪烁着怨毒的神色,暗箭偷袭,太可恨了。马钢牙咬紧,丝殷红的血液从嘴唇上流溢出来,他神色狰狞,脸上布满了痛楚的神情。

    痛!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!

    短戟射马的肩膀,让他疼痛欲绝。尤其是战马快奔跑的时候,身体晃晃的颠簸着,让左肩的疼痛更加剧烈起来。猩红的血液从左肩上流淌出来,染红了马的肩膀,将他身后的甲胄染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“典韦,此生此世,我必杀你!”

    马怒吼声,右手伸到左肩上,噗的下拔出了插在后背上的短戟,然后奋起力量,往典韦甩去。马力量十足,可短戟的准头却很差,没能射典韦。

    “可惜,让他给溜了!”

    典韦望着马冲进人群,心叹息声。

    他没有杀死马,心很不解气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停顿,典韦提着两柄铁戟快往前杀去,个个正在逃窜的西凉兵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战马。典韦追上去后,左右开弓,左右手的铁戟上下翻飞,如蛟龙起舞,每当铁戟落下后,都会带起蓬蓬鲜血,砸死不断逃窜的西凉兵。

    夏侯渊、黄忠等人领兵追杀,杀得西凉军丢盔弃甲。

    路上,死伤的西凉兵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丢盔弃甲,扔掉战刀,扔掉长矛,赤手空拳逃窜的士兵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马腾和马率领西凉兵不断地奔逃,数万西凉军被夏侯渊和黄忠追杀,死伤惨重,最后只剩下千余士兵。马腾领兵气势汹汹的杀来,攻入长安,在长安驻留了段时间,现在又被王灿和曹操杀得片甲不留,败涂地,失去了再战的能力。

    马抱拳道:“爹爹,我们回西凉吧。”

    马腾脸无奈,摆手说道:“诶,只能回西凉了。”

    经此役,马腾元气大伤,麾下士兵死伤无数,而且麾下大将庞德也被王灿留在营,连马的左肩也被典韦戟射,身受重伤。可以说马腾是开始极为顺利,在撤军离开长安后,便遭到毁灭性的打击,蹶不振,只能撤回郿县。

    大战之后,长安城外只剩下王灿和曹操。

    夏侯渊和黄忠率领各自的士兵,快返回军阵。大军和西凉军交战,虽然是路追杀,可士兵却也有些疲惫了。

    曹操想立刻决战,可王灿破军营没有动,所以他改变了注意。

    等夏侯渊等人率领大军返回后,曹操不等王灿说话,就抱拳说道:“为先,马腾已经被我们联手击败,只剩下我们两人。鹿死谁手,就看明日战。今日暂且休息日,明日大军决战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说道:“好,依旧孟德兄之言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刻决战,毕竟双方还是盟友关系,王灿得顾及大军的名声。

    两人领兵离开,返回各自的营地。

    番大战下来,马腾黯然离去,杨奉得知消息后,颗心立刻沉了下去。他本就是墙头草,为利益而左右摆动。杨奉开始跟随李傕,后跟随董卓,后又成为朝廷将领,如今杨奉得知王灿和曹操击败了马腾,心便有了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将军府,杨奉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徐晃。

    杨奉问道:“公明,你觉得曹操和王灿交战,谁胜谁负?”

    徐晃抱拳说道:“两人都是世之雄才,难以断定,只有大战过后,才能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杨奉又说道:“公明啊,我们屯兵长安,外无援军,只能坐以待毙。你说曹操或者是王灿领兵攻打长安的时候,我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口,徐晃就知道杨奉有开城投降的念头了。不过杨奉没有自立的心思,跟随个强大的诸侯,倒也是不错的选择。不过,徐晃还是劝说道:“主公,现在还是未知之数,等两军分出胜负再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和曹操交战,尚且不知道最后的情况。

    若是两败俱伤,都是损失惨重,杨奉自己就能收拾残局;若是其方轻易获胜,杨奉就只能另觅出路了,所以徐晃建议杨奉等最后的情况。

    徐晃听了后,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宫的小皇帝,两人直接忽略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