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9章 马腾撤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将军威武!”

    “将军威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万余曹营士兵神情兴奋,扯开嗓子大声吼叫。  .呐喊声汇聚在起,那竭力的嘶吼声令人热血沸腾,好像是山崩塌,又好像是海呼啸,巨大的声浪不断传来,久久不息。当黄忠刀斩杀西凉军将领,曹营将士都期待着许褚也能斩杀西凉军将领。

    两军虽为盟友,却仍是有比拼。

    许褚和黄忠先后出战,也算是变相的较量,看谁能够夺得功。

    虽然许褚没有取得功,可许褚杀人杀得痛快,杀得暴戾,杀得精彩。刀砍杀战马,又踩爆西凉军将领的脑袋,这样霸道暴戾的方式让曹营的士兵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西凉军来说,西凉军将领的死状非常残忍,非常痛苦,竟然被战马踩烂了脑袋。不管是谁,只要是想想,都觉得头皮麻。然而,曹营的士兵看见后却觉得酣畅淋漓,热血沸腾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厮杀番。

    此时,黄忠和许褚左右,如同两尊不败战神立在战场上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战场央,典韦已经彻底压制了马。

    即使马挥舞手的虎头湛金枪霸道狠辣,可面对典韦凶悍的双戟,马就好像是惊涛拍岸,即使大浪冲来,巍峨沧桑的堤岸没有丝毫移动。

    马腾银牙咬紧,握紧了拳头,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环视了周围的将领眼,心暗叹声。

    有道是不知者无畏,西凉军将士没有遇到过许褚、典韦和黄忠这样的猛将,所以才能激昂愤慨,有冲上去奋力厮杀的胆量。然而,当他们了解得越多,知道了典韦、许褚等人霸道的手段后,心就有了畏惧之心,失去了往无前的锐气。

    名西凉军将领策马走到马腾身旁,说道:“将军,下令冲锋吧,若是再等段时间,大公子被典韦打败,大军的士气更要落千丈,到时候士兵们没有了冲锋的勇气,更加难以撼动王灿和曹操了。”

    将领面带忧色,心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开始,他也是激动地请命出战,想雪前耻。然而,当他看见王灿、曹操麾下的将领后,终于认识到两军的差距,知道击败王灿和曹操的可能太小,几乎是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,西凉军不可能不战而退。

    马腾闻言,深吸口气,缓缓地举起手战刀,突然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他大吼声,旋即策马让开。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的西凉军冲了上去。士兵们虽然心畏惧,可马腾的命令传达下来后,终究是压下了心的恐惧,提刀冲上去。西凉兵表情凶狠,咬紧牙关,快朝前方跑去,大军冲上去后,马的压力也得到了缓解。

    此时,黄忠和许褚盯着西凉军,眼露出森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两人先后策马冲上去,挥舞着手的大刀不断杀戮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在西凉军快掠过,所过之处,好像是秋风扫落叶,随着两人手起刀落,便有个个士兵被劈飞了出去,紧跟着蓬蓬鲜血飞溅出来,砰砰的声音不断地响起,个又个的士兵摔倒在地上,捂着伤口痛苦的**着。

    曹操瞥了眼王灿,拔出腰间长剑,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声令下,曹营的士兵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夏侯渊、夏侯惇和乐进等将领早就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得到曹操的命令后,立刻率领麾下的士兵冲了上去,杀向西凉军。

    夏侯惇手提口长刀,策马冲锋起来完全是拼命三郎,不顾自己的安全。他奋力挥舞着手的长刀,每刀劈出,都倾尽了全身的力量。刀劈出,直接破开了西凉兵的铠甲,刀刃划过之处,便带起溜溜血珠。

    夏侯惇神色狰狞,好似彻底癫狂了样,他越是这样,西凉军就越害怕。战场之上,没有半点情面,越是凶狠霸道,就越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曹操下令后,目光看向王灿。

    那模样,好似说我都已经下令了,该你了吧。

    王灿淡然笑,旋即转过头,目光看向裴元绍和周仓,大声吩咐道:“裴元绍、周仓听令,命你二人率领益州军杀出去,击败西凉军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两人抱拳答应,旋即领兵杀出。

    刹那间,裴元绍提着狼牙棒马当先,而周仓也抡刀冲上去。紧跟着两人,个个士兵大声吆喝着,兴奋地往战场上跑去。

    赵云看见裴元绍和周仓出战,目光望向王灿,也准备请战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却察觉到了赵云的目光,知道了赵云的意图。王灿朝赵云微微摇头,没有答应赵云的请求。对于这场战争来说,有了曹操麾下的士兵参战,已经不需要赵云领兵厮杀,所以留在军阵没有动。

    曹操见赵云不动,暗骂王灿狡诈。

    他让麾下的所有士兵都杀出去,可王灿竟然让破军营留在军阵,太狡猾了。

    不过,曹操也有骑兵留在营,并没有带来。因此,两人的情况差不多,只是王灿把破军营带了出来,而曹操却把麾下的骑兵留在营。

    此时,两军已经混合在起,真刀真枪的厮杀。

    马腾麾下,能够率领大军的将领不多,只有少数的几个人,难以形成战斗力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和曹操联合在起后,王灿方有典韦、黄忠、裴元绍和周仓,曹操方有夏侯渊、夏侯惇、许褚等人。这些将领都擅长战场厮杀,极为厉害,领兵冲锋的时候,简直是柄尖刀杀入西凉军,直接往心脏插去。

    马有西凉兵从旁协助,压力稍微减轻。

    典韦见长时间都无法击败马,心大怒,怒气升腾起来后,典韦干脆以命搏命,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全,挥舞双戟要击杀马。

    “铛!铛!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的兵器不断碰撞,摩擦出璀璨的火星。

    “马儿,受死!”

    典韦大喝声,双手抡起铁戟,倾尽全力砸了下去。铁戟破空,挂着呼呼的声音,令人闻声而色变。马双手握住金枪,挡在身前,硬抗典韦的双戟。

    “铛!铛”

    两人巨响响起,巨大的力量从铁戟上倾泻下来,压得虎头湛金枪的枪杆都弯曲了起来。而马双臂也渐渐的弯曲下去,难以挡住典韦压下来的力量。马面色涨红,双目圆睁,猛地提起口气,大喝道:“开!”

    身大喝,将典韦压在金枪上的双戟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蹬!蹬!

    虽然马把典韦的双戟推出去,可马骑在马上,依旧是连连后退,胯下的战马更是不停地喘着粗气,显然是承受了太大的力量。典韦咧开嘴,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下嘴唇,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马力竭,可典韦仍旧英勇无敌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的时间不长,西凉军已经被完全压制住,虽然西凉军的士兵悍勇冲杀,可战场上有许褚、黄忠等人领兵冲杀,西凉军无法形成战斗力,难以抗衡。马腾策马站在后方,看见大军不敌后,立刻吩咐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早就在预料当。

    此时,马腾已经别无选择,唯有领兵撤退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