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7章 巧舌如簧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看向曹操,瘦削的面颊上闪过丝得意。≧≥≧ ﹤.<≤1﹤Z≦W≦.

    虽然曹操名传天下,可又能怎么样,还不是被他说得不吭声。

    马想了想,又大吼道:“王灿,你个卑鄙小人,乱臣贼子。我作为朝廷使节,替天子传旨,你竟然强行扣押我,将我关押起来。有道是君为臣纲,你作为臣子,却目无君上,起兵造反,是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。况且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你却毫无信义,扣押朝廷使节,真是卑鄙小人。我若是你,直接头撞死,哪还有颜面苟活于世。”

    马越说越起劲儿,不停地泄着心的怒气。

    他被王灿囚禁了几天,早就憋了肚子火气,如今当着万千士兵的面喝骂王灿,简直像是喝了琼浆玉液,浑身舒坦无比。

    典韦听了马的话,气得浑身抖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杀了马。当初把马留下的时候,供他吃,供他穿,让他吃好喝好,这厮竟然牙尖嘴利,令人讨厌。典韦怒冲冠,而王灿却没有下令,他也不能直接冲出去,毕竟曹操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刚刚是曹操被马腾喝骂,现在成了王灿被马喝骂。

    此时,曹操心情颇为舒爽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见王灿被马大声痛骂,他更是乐得站在旁看戏。

    王灿心怒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他深吸口气,大吼道:“马儿,我若是你,也没有颜面苟活于世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听见后,立刻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马儿,马腾的儿子,够贴切!够难听的!

    不仅形象的说马是马腾的儿子,更是把马叫成胯下的战马。马儿之名,让曹操捧腹大笑。曹操大笑后,典韦、许褚等将领也跟着哈哈大笑,时间,传十,十传百……整个军队的士兵都知晓了‘马儿’两个字,纷纷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西凉军,有些士兵也是想笑,却不敢笑出来,只得憋着,死死的忍着。

    马听了王灿的话,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有名有姓的,王灿竟然叫他‘马儿’,太猖狂了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指着马,大声喝斥道:“马儿,你父子二人都是西凉军叛逆,董卓贼党,凭你这样的贼党身份,竟然妄想做朝廷使节?我呸,我看你父子二人表面上忠于陛下,其实是挟持天子的虎狼之徒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子欺压百官,罔顾国法,却口口声声喝骂别人,恬不知耻啊。”

    “昔年,西凉董卓领兵入洛阳,废除天子,重立新帝,并且夜宿龙床,欺凌宫女,更有甚者是霸占嫔妃,桩桩,件件,都是西凉军的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其后,吕布杀死董卓,掌握兵权。然而,吕布此人身为西凉军,也是虎狼之徒,吕布纵容士兵劫掠百姓,为祸天下。吕布作为丁原的义子,杀丁原;吕布作为董卓的义子,杀董卓;如此残暴之徒,又是你们西凉军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到后来,樊稠、张济和李蒙从西凉起兵,攻打长安,逼死了大汉司徒王允,杀死朝无数官员。樊稠等人罔顾国法,任人唯亲,数月间,竟然从个小小的西凉将校成为大汉车骑将军,并且官居高位,爵位显赫,如此嚣张狂妄之徒,又是出自西凉军。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,却是你马家父子率领西凉军入主长安,从开始的董卓,到后来的吕布,再后来的樊稠、张济等人,再到你们,全都西凉军主持朝政,都是残暴不仁之徒。”

    “你马家父子秉性难改,霍乱朝纲,挟持天子,如此悖逆之人竟然污蔑我是乱臣贼子,我看是你们颠倒黑白,故意扭曲事实。马儿,我告诉你,本将起兵讨贼,就是为了诛杀你父子这样祸国乱政的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王灿声音洪亮,浑厚的声音在战场上不断地传递着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听见后,不住的点头议论。

    士兵们抬头看向马和马腾,目光灼灼,让两人非常不自然。尤其是马,更是银牙咬紧,握紧手的虎头湛金枪,准备冲上去厮杀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那令马厌恶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马儿,你握紧手的金枪,是想杀人灭口么?哼,你堵得住本将之口,堵不住天下百姓悠悠之口。我记得你领兵前来军营的时候,我让人将你包围起来,你立刻跪地投降,害怕我杀了你。如今大军杀来,你怎么不投降呢?”

    这番话,自然是王灿胡乱瞎编。

    对付马这样的人,就要使用激将法,才能凑效。

    果然,马听见后,怒吼道:“王灿,你个卑鄙小人,竟然出口污蔑我,看我不杀了你!”说着话,马双腿夹马腹,直接策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典韦早已经按捺不住,见马冲杀出来,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灿不管不顾,却继续吼道:“马儿,你被我扣押在军营,因为怕我杀你,就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不要杀你,你难道忘记了么?”

    他时不时大吼声,让马暴躁不已。

    曹操策马站在王灿身旁,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好家伙,以后和王灿对阵的时候,千万不能和王灿对骂,否则肯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曹操心对王灿有些怵,这厮太会骂了,三言两语就把马家父子说得是秉性不堪,残暴不仁,尤其马腾父子是西凉军,秉承了董卓、吕布、樊稠军的风气,也被认定是乱政之人。虽然曹操知道这是歪理,当不得真,可战场之上,只要能压制对方就可以,谁还去管这些事情是否符合逻辑。

    此时,战场央已经打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典韦虎目圆睁,手持双戟,手的两柄铁戟如同是蛟龙出海,上下翻飞,四处都闪烁着铁戟的冷光。铁戟破空,呼呼作响,裹挟着万钧之力,令人难以抵挡,每当典韦低喝声,挥出铁戟的时候,令人头皮麻。

    马的力量也非常强横,他手持虎头湛金枪,整个人的战斗力连续飙升,若是让王灿和手持长枪的马交战,王灿绝对不是对手。两个人快出手,都是往对方身体的要害上招呼,想杀掉对方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场上,不断地响起金铁交击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然典韦无法在短时间内击杀马,却逐渐的占据优势。两人的武艺,典韦略胜筹,占据丁点优势。不仅如此,典韦还有更丰富的经验,有装备精良的战马,三个原因叠加起来,马就逐渐的被典韦压制了,难以翻身。

    马神色凝重,苦苦支撑着,却难以扳回局面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会有加更章节,很晚,大家别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