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6章 上阵父子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腾领兵撤离长安,却并未离去,而是在长安城外驻扎下来。≧ ≯≥ ≤.≦﹤1≤Z﹤W.

    他只答应王灿撤出长安,并没有说要领兵返回西凉,所以马腾理直气壮的驻扎下来,等着王灿和曹操交战,然后瞅准机会领兵杀回去。

    马腾想杀回去,他麾下的将领也是憋着股气,摩拳擦掌,恨不得立刻杀回去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王灿扣押了庞德,并且把庞德家妻小也讨要了过去。这件事情对西凉军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耻辱,让西凉军所有的将士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马返回军营后,沉默了许多。

    被王灿囚禁了段时间后,马脸上的傲气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更沉稳了。只是,马眼眸多了股森冷之色,他自负武艺精湛,难逢敌手,却被王灿两拳打翻在地上,让马心愤愤不已,想击败王灿,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此时,马心只有个想法,那就是击败王灿。

    当王灿和曹操没有交战的消息传来,营帐炸开了锅,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马腾脸上已经没有了意气风的神情,因为他预料的情景没有出现,王灿和曹操也没有交战。这样的情况,意味着马腾不能坐收渔翁之利,他领兵撤出长安仅仅是换回了马,却又失去了庞德,这让马腾很憋屈。

    马站出来,抱拳说道:“将军,王灿和曹操不交战,我们主动出兵吧。”

    马腾摇头道:“旦我们和王灿交战,曹操就坐收渔翁之利,不行。”

    马闻言,立刻反驳道:“爹,不管曹操是否坐收渔翁之利,我们若是打赢了就长驱直入,把曹操也起打了,打输了就直接退回西凉,继续留在郿县。至于城的小皇帝,何必去多管闲事。您就下令吧,先打了王灿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立刻博得军将领的认可。

    个个将领抱拳请战,想领兵出战,雪前耻。

    至于住在高墙里面的小皇帝,正如马所说的,不用搭理他。这些西凉将领桀骜不驯,狂妄无比,从未把小皇帝放在眼。

    马腾听了后,面色苦。

    他忠于汉室,而军将领却要求死战,让他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尤其是马也力主死战,让马腾更加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正当马腾犹豫不决的时候,大帐外跑来个校尉。校尉神色焦急,脸愁色,大声禀报道:“将军,不好了,前方现王灿和曹操的大军,两人领兵往营地杀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曹操和王灿起杀来了?”

    马腾闻言,霍然起身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曹操是奉旨领兵讨伐王灿的,怎么会和王灿鬼混到起?如今两人起领兵杀来,突的情况打了马腾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马闻言,兴奋无比,抱拳道:“将军,末将请战!”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请战!”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请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站出来抱拳请战,随后个个西凉将领也请求出战。

    马腾目光扫,见所有的将领都请求出战,让马腾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王灿和曹操起领兵杀来,他麾下的西凉兵能抵挡么?然而,马和所有的将领都被怒火遮住了眼睛,只想痛快的厮杀番。

    尤其是马,让马腾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这兔崽子被王灿抓去后,表面上看起来沉稳了许多,可听见王灿领兵杀来,立刻就冲动了起来,其他的将领也被庞德的事情刺激到了,想要报仇雪恨。马腾看着军将领,心连连叹息,暗道战就战吧,大不了返回西凉。

    事实上,马腾可以命令大军撤退。

    然而,西凉军里面以武力为尊,崇尚勇猛果敢,马腾若是领兵不前,反而下令后撤,在军的威望肯定是大跌,到时候军心都有可能散掉。马腾领兵和王灿交战,即使被王灿和曹操击败,返回西凉后还可以恢复实力,而不会丢掉军心。

    马腾深吸口气,命令道:“众将听令,整军备战,领军出击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大帐,所有将领齐声回答。

    马神色冷峻,眼闪烁着兴奋的神色,期待着接下里的交战。得到命令后,所有的将领都离开大帐,去召集麾下的士兵集合,准备出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军对垒,各自排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马腾骑马昂然而立,神情严肃,望着对面的两个人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其左侧的人,夺走了他麾下的爱将,并且将庞德的妻小也带走了,彻底断绝马腾收回庞德的可能。右侧的人,则是马腾直期待的盟友,然而这个盟友刚刚抵达长安,就气势汹汹的领兵杀来,要将他杀败。

    这样的两个人,让马腾愤恨不已。

    这两人,自然是王灿和曹操。

    王灿拐走了马腾的爱将,曹操从盟友变成敌人,都让马腾愤恨。

    马腾大声怒吼道:“曹操,汝奉天子之命讨伐王贼,为什么却和王贼同流合污?你祖宗世食汉禄,世受皇恩,却不思为国效力,与禽兽何异?事到如今,你竟然和王贼领兵攻打朝廷重臣,你不忠于朝廷,愧对于祖宗,有何面目苟活于世?”

    马腾说话慷慨激昂,让身后的西凉兵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好家伙,原来他们的将军竟然如此厉害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战场上,突然响起声大笑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马腾涨红的面颊,忍不住笑了笑,脸上露出怪异的神情,旋即朝曹操说道:“孟德兄,我直认为马腾生长在西凉,仅仅是个莽撞武夫,不懂诗书礼仪,却不想竟然能说会道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!”

    曹操却没有心情笑,因为被骂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涉及祖宗名誉,涉及个人名声,曹操岂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曹操大吼道:“马腾,汝等本是董卓余孽,早就该杀,我起兵讨贼,乃是义之所在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,不过是董卓的余孽罢了,还标榜自己是大汉忠臣之后,我呸,若是伏波将军马援在天有灵,知道你屈膝与董贼,定然死不瞑目,我看你才是苟活于世,有何面目面对祖宗啊!”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又喝道:“我奉命讨贼,起兵勤王,就是为了诛杀西凉军,肃清朝纲,你若是立刻投降,还能保住条性命,若是冥顽不宁,死期不远矣。”

    曹操狡诈得很,直接翻出马腾的旧账。

    至于马腾帮助刘协诛杀樊稠的事情,他丝毫不提,就说马腾是董卓的余孽。

    马腾听了后,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好个狡诈如虎的曹操。他本想喝退曹操,却被曹操句话顶住了,因为他是董卓的部将,这是不争的事实,难以辩解。

    马脸肃容,策马走出来,大吼道:“曹贼,我爹爹屈膝与董贼,却日夜想着为国效力,想着诛杀董卓,只是没有杀死董卓的良机罢了。如今我父起兵杀贼,诛杀樊稠、张济,肃清朝纲,难道不是忠于朝廷么?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无耻之人,吾羞与为伍!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愣了愣。

    这场面,是上阵父子兵啊!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