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4章 双雄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两军列阵,数万大军严阵以待。  .

    王灿身后有三千破军营,以及数万的步兵。

    虽说麾下有如此厉害的雄壮之师,也不能以身犯险呐。毕竟曹操不是省油的灯,也率领数万人站在对面。王灿个人往前走去,把所有将领的心都吊了起来,悬在空,担心王灿的安危。尤其是典韦,他虎目圆睁,死死盯着曹操身旁的壮汉,眼闪烁着浓浓的戒备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,就看出曹操身边的护卫不是善茬,肯定是个猛人。

    至于有多厉害,得打过才知道。

    典韦时刻准备着,只要王灿出现危险,他随时都能冲上去保护王灿。

    正当所有将领都为王灿安全担忧的时候,曹操粲然笑,竟然也翻身下马,并且让身边的护卫停下,也是个人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两军的主将,都胆大包天的喝止了各自的护卫保护,单独往战场央行去。生的这幕,让两边的士兵瞪大了眸子,露出不解之色,尤其是保护曹操的许褚,更是虎目圆睁,钢牙咬紧,恨不得提刀冲上去斩了王灿,斩将夺旗,取得功。

    可惜曹操不让他上前,只能站在后面等着。

    戏志才骑在马上,看着王灿和曹操两人,眼露出抹深思。这两个人,能力都称得上当世雄才,有着令人难以企及的野心和抱负。他也听荀彧说过,两人在讨伐董卓的时候,并肩作战,是知交好友,所谓英雄惜英雄,大概如是!

    王灿走上前去,抱拳道:“孟德兄,别经年,别来无恙啊?”

    曹操拍了拍宽厚的胸膛,朗声道:“好得很,好得很!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立,都拱手朝对方行了礼,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旋即,曹操不顾地上的尘土,屁股坐在地上,又摆摆手,示意王灿坐下。他盯着王灿,沉声说道:“为先呐,你身为益州牧,占据益州九郡,兵精将广,本该报效朝廷,为国分忧,锄强扶弱,何故领兵攻打长安,作此逆贼之举。”

    王灿嘿嘿冷笑,说道:“孟德,好像不止我人攻打长安,还有你这个兖州刺史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曹操冷笑声,辩解道:“我受天子之命起兵讨贼,哪有攻打长安之说。难道为先不知道我领兵前来是得到了天子的诏令,要讨伐你这个逆贼的。你我知交场,我不忍杀你,你领兵回益州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曹操大袖拂,让王灿退兵回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浑厚洪亮的声音在战场上不停地传递着。

    曹操愣了愣,问道:“为先,何故笑?”

    王灿停止大笑,问道:“孟德,且不论你能否击败我,你觉得小皇帝让你领兵攻打我是好心么?我看未必,再说你曹孟德心思狡诈,岂会看不出小皇帝的伎俩。让我退兵的话就甭说了,徒增笑谈耳!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笑了笑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说道:“你我虎豹相争,刘协得利,为先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王灿听,心动,曹操这厮果然贼精,表面上答应刘协领兵攻打他,却没想到曹操阳奉阴违。事到如今,曹操和王灿都屯兵在长安城外,随时都能攻打长安,两军合拢在起,是股相当强悍的力量。

    王灿直接问道:“孟德,可有胆量攻打长安?”

    曹操摇头道:“吾不及为先,不敢兵攻打长安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又说道:“马腾屯兵在外,是个威胁,我倒有胆量领兵攻打马腾,不知为先可愿意兵?你我二人之争,是自家兄弟的事情,等我们将马腾解决后,再来决战,决定谁入主长安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曹操有自己的打算,不可能顺着王灿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是两人起攻打长安,和他的初衷相悖,难以按照他的计划行事。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马腾么?倒是个不大不小的威胁,不解决马腾,我们也难以放心决战。好,我答应了,先联手干掉马腾,再来决战!”

    曹操大笑道:“爽快!”

    他心欢喜不已,解决马腾,是他的第步棋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和曹操想要入主长安,就必须先解决马腾,因为马腾是刘协最大的倚仗,旦马腾被打回西凉,刘协就失去了最大的倚仗。至于长安城的西凉军,王灿和曹操都没放在眼,只要攻入长安,大局就定下了。

    曹操有他自己的打算,所以直接建议攻打马腾。

    而王灿也有自己的计划,顺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,本应该立刻交战,却为了各自的利益联起手来,决定兵攻打马腾。只是两人都很清楚,旦解决了马腾,双方立刻就会挥舞战刀杀向对方,决定小皇帝的归属权。

    两人达成意见后,击掌盟誓,约定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抱拳道:“孟德,告辞!”

    这时,曹操突然想到了个问题,急忙拉住王灿,说道:“为先,别着急,为兄还有事相求,请为先答应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坐下来,问道:“孟德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为先,我听若说你麾下谋士郭嘉的身体非常差,是典型的病秧子,后来若现郭嘉的身体竟然好转了,如此顽疾都被治好,你肯定是认识治疗疾病的名医,快给为兄介绍人,我有大用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曹操朝王灿弯腰拜了拜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蹙,说道:“孟德,你没病啊,找治病的医者做什么?”

    曹操叹口气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麾下的谋士戏志才体弱多病,难以根治。我听若说郭嘉的病都被治好了,所以问你可有治病的良方,或者知道有谁能妙手回春。若是有,请为先告知二,操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咯噔下,好家伙,这厮原来是为了戏志才。

    历史上,曹操麾下最重要的两个谋士,都是因为得病而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戏志才是曹操的第任谋士,是最先病死的。戏志才病逝后,荀彧才推荐了郭嘉,可惜郭嘉也体弱多病,早早病逝。如今曹操知道郭嘉的病被治好,心也有些期待,希望能找人治好戏志才的病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肯定不能用太平要术里面的医术给戏志才治病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暂时不错,最后肯定刀兵相向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又不能让曹操失望,故此王灿寻了个由头,说道:“孟德,我倒是知道个名医,此人名叫华佗,医术无双,堪称绝世神医。华佗医术惊人,你可以派人寻找,若是华佗肯出手,戏志才的命就能保住。

    王灿在益州的时候,也曾经让人寻找过华佗的踪迹。

    然而,天下之大,人海茫茫,难以搜寻。

    再者,华佗是属于那种隐于民间的高人,不会轻易出现,所以最终是苦寻无果。曹操寻找良医,王灿干脆推荐给曹操,让曹操派人去找,说不定能找到。

    找不到,只能说曹操倒霉,无法根治戏志才的病。

    找到了华佗,算是王灿也尽了份儿心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收藏  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