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3章 碰面(加更2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由于徐晃事先做足了准备,所以去曹营传旨非常轻松,没有遇到任何波折。≧≯≯  <.<≦1﹤Z<W.徐晃和曹操交谈后,曹操当即答应领兵赶往长安,并且义正言辞的声明必定诛杀王灿。

    这遭,曹操又是百般和徐晃拉关系,增加徐晃对他的好感。

    曹操心非常想把徐晃收为己用,奈何他没有王灿的胆量,胆敢抗旨扣押徐晃。

    徐晃是天子使节,曹操没有抗旨的想法。徐晃的来意,以及小皇帝刘协打的是什么算盘,曹操心清二楚,心知肚明,只是曹操没有说出来,直接答应了徐晃。

    最终,曹操笑呵呵的将徐晃送走,两人经过这次促膝长谈,各自对于双方的了解又有了更进步的定位。曹操非常佩服徐晃的才华,而徐晃对曹操的满腹抱负也颇为钦佩。两个人,如同是王对绿豆,看上眼了。

    徐晃离去后,戏志才又急匆匆的跑过来,找到了曹操。

    这次,戏志才没有直接劝说曹操,而是问道:“主公,徐晃前来传旨,他想让主公领兵前往长安,主公心是如何打算的?”

    曹操笑说道:“进兵,直抵长安!”

    戏志才眨眨眼,眼露出不解之色,难道就如此简单?

    曹操看出戏志才眼的疑惑,又解释道:“志才,小皇帝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心知肚明,可小皇帝的手段还是太嫩了,而且能力有限,无法主持大局。你就放心好了,这次我定给小皇帝个惊喜,再给马腾个惊喜,至于王灿么,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啊!”

    戏志才点头道:“主公既然知晓其关节,卑职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道:“志才,王灿麾下有破军营,非常厉害。我们和王灿交战,势必要面对破军营,因此你务必要在交战之前,就做好和破军营交战的准备,这是必须完成的,否则我们绝对不可能击败王灿,事情很紧急,但却又必须完成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抱拳道:“主公放心,卑职定让王灿的破军营栽个大跟头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道:“好,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摆手说道:“你经常熬夜,又忙碌不停,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是。对付王灿的事情很重要,但是我更看重的是你能长久的辅佐我,演绎段君臣佳话,希望你我以后都能名垂青史,成为青史留名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正色道:“主公有此雄心,卑职敢不从命。”

    两人哈哈大笑,而曹操却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做大事的人,都要学会顺势而起,能审时度势,小皇帝刘协让他起兵赶往长安,然后攻打王灿,是他的个机会。这样的机会,能击败王灿、能干掉马腾、能干掉杨奉,最后还能掌握朝政。如此机会,曹操不可能错过,而且他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。

    王灿,终究是他彀之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腾按照和王灿的约定,领兵不断后撤,同时也将长安城驻扎的西凉兵全部撤出来,两军汇合在起,逐渐往西凉方向撤退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马腾就已经把庞德的妻小送入王灿营。

    其度,令人咂舌不已。

    马腾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完成王灿的要求,并非是马腾真的让庞德跟随王灿,而是只要王灿领兵进入长安,就要遭到攻击,到时候马腾领兵攻击,杨奉从城杀出,而且据长安传回来的消息还有曹操领兵杀来。

    三路大军,足以轻易的消灭王灿。

    故此,马腾才会交出庞德的妻小。只要大战开始,马腾领兵击败王灿,庞德就又是他麾下的将领,不会有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长安三十里外,王灿大军停留在此。

    营地,王灿正坐在马的营帐,他看向马,笑说道:“孟起啊,你父亲已经将长安城的西凉军撤出,也把庞德的妻小送入营,完成了约定。今日起,你恢复自由了,你现在可以带着麾下的百士兵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摆手做了个请马离开的手势。

    马哼了声,说道:“王灿,你抢夺庞德,又囚禁我,终究日,你会为今日的决定而后悔!终有日,你会跪在我脚下求饶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马直接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马的话,嘴角微微扬起,马总是如此嚣张啊!

    马阔步走出营帐后,眼就看见百个西凉兵整齐的站在营地外,等着他起离开、马大声吆喝声,带着士兵离开了。王灿笑吟吟的从营帐走出来,望着马离去的方向,眼闪过抹诡异的笑意。

    马离开后,王越急匆匆的赶过来,在王灿耳旁说道:“主公,我们距离长安还有三十里,而曹操已经领兵赶来,距离我们只有二十多里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曹操来了,好,好,好出大戏啊!”

    王越闻言,脸上带着担忧的神情,说道:“曹操奉旨赶来,显然要和主公决死战。此时刘协和马腾都作壁上观,情况不妙,主公宜早作决断啊,旦大军被曹操、马腾,还有长安城的大军攻击,情况不妙,非常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子武,你多虑了,等着曹操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越听得迷迷糊糊的,不明所以,只是王灿下定决心的事情,没有人能改变。

    大军继续前进,最后在距离长安十五里的地方停了下来。此时,曹操率领的大军也在距离长安十五里的地方停下来。王灿和曹操的营地并未在同个位置,双方的距离间隔十里,拉开了足够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时间转瞬即逝,现在已经接近九月。

    秋风起,天气逐渐凉爽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秋老虎依旧肆虐,轮红日挂在天际,散着灼热的气息。刺眼的阳光照耀下,下方明晃晃的片。只见两军列阵,王灿和曹操分别率领大军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王灿麾下的大军,以破军营为主。

    三千破军营士兵策马而立,所有的士兵骑在战马上,穿着明亮的铠甲,手提着杆长枪,威风凛凛,战意逼人。

    骑兵后面,是王灿率领的益州军。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都是手持汉刀,眼露出兴奋地神情,他们盯着曹操大军的时候,已经是跃跃欲试,非常想冲上去厮杀番。王灿领兵出来,只穿了件护住胸膛的内甲,保护住身体的要害,没有穿其他铠甲。

    王灿骑在马上,昂然而立,望着远处策马站立的曹操。

    突然,王灿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紧跟着王灿下马,典韦也从战马下来,要保护王灿的安全。王灿却伸手制止典韦,个人缓步往战场央行去。

    这动作,吓得王越和典韦打了个寒颤,不明白王灿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王灿以身犯险,也让赵云、黄忠等人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ps:加更2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