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0章 马腾的后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盟誓,常见于春秋战国。>  ≯ ﹤.﹤﹤1﹤Z﹤W.

    当时天下诸侯和各国的卿大夫为巩固内部团结,又想要打击敌对势力,故此举办的种具有制约作用的礼仪,便是盟誓,在春秋战国多为歃血为盟,并不是击掌盟誓。

    在汉朝时期,才出现了击掌盟誓。

    这样的盟誓只有口头协议,并没有签订盟约,也不像后世会制定合同等各项手续。或许它不具有法律的约束,但古代来说,盟誓是项非常严肃的事情,所谓言既出驷马难追,就是这个道理,旦盟誓就不能轻易反悔。

    王灿和马腾击掌盟誓,意味着双方都必须执行,绝对不能作假。

    如此来,王灿不费吹灰之力,没有耗费兵卒就拿下了长安。

    他想着自己扣下马和庞德,心便有些得意。虽然这样的做法为人所不齿,但两军交战,各有各的打算,运用什么手段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结果。

    历史上,诸葛亮火烧博望坡,周瑜火烧赤壁,关羽水淹七军,6逊火烧夷陵,这些大战的结果都是死伤无数,无数的士兵葬身在火海水患当,其计谋堪称毒辣,令人咂舌,王灿扣押马,以此威胁马腾,虽说手段堪称卑鄙,却也最直接,也没有耗费兵卒。

    王灿端起酒樽,朝马腾敬道:“马将军,我静候佳音!”

    马腾死死盯着王灿,哼哼两声,猛地灌了口酒,抱拳道:“告辞!”

    虽说马腾答应了王灿的要求,却不表示马腾是心甘情愿的,尤其是马腾为了马的安危,竟然把麾下的猛将拱手送出去,这让马腾非常的不舒服。他表面上认可王灿的话,好像是庞德真的投降了,可骨子里,马腾不可能三言两语就被王灿说服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的话,半真半假,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然而,这切都是马造成的。

    若非马想着去会会王灿,便不会有今日的局面。

    马腾起身离开,他越想就越愤怒,恨不得将那个冲动狂妄桀骜的孽子斩了,或者是不管马的安危。然而,马是他最器重的儿子,不能舍弃,可以说马身上寄托了马腾所有的希望,才会让马腾如此的退步忍让。

    他返回保护他的侍从身边,翻身上马,往回走去。在马腾领兵返回营地的时候,他的脑突然闪过道灵光,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另边,王灿也吩咐士兵收拾东西,策马返回。

    王灿回到营寨后,先去了趟马的营帐,把将要放马回去的消息说了出来。随后,又去了趟庞德居住的营帐,告诉庞德马腾答应把妻小送来的事情。庞德得知消息后,沉默了下去,王灿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,他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除了沉默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凉军,军大帐。

    马腾回到营地后,军将领纷纷来到大帐拜见马腾。他们都想知道最后的结果,想弄清楚马腾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

    马腾看了眼站在大帐的将领,注意到所有将领都带着期待的神情,笑说道:“我已经答应王灿的要求,立即撤兵,并且退出长安。王灿扣押了庞德,并且让我把庞德的妻小送去和庞德相聚,我也答应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大帐立刻乱成团。

    个个将领面如土色,眼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样答应王灿,也太草率,太不顾大军士气了。旦马腾答应王灿的事情传出去,麾下的士兵恐怕立刻要哗变,因为马腾做的事情让西凉军颜面无存,而马腾却为了马退再退,还把庞德的家小也拱手送到王灿的营地,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马腾还笑呵呵的,更是令军将领心情低沉。

    不多时,名高瘦的将领站出来,抱拳说道:“主公,末将有言,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马腾摆手道:“说吧,本将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那将领神情愤慨,脸上露出激动地神情,说道:“主公不顾三军士气,不顾西凉军颜面,主公答应王灿的要求,是我西凉军的耻辱,末将引以为耻。”说到这里,将领扑通声跪在地上,抱拳道:“请主公兵攻打王灿,末将愿为先锋,纵然是战死疆场,末将也没有任何遗憾,若是不战而退,是我西凉军之耻啊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将领眼眶微红,脸上满是悲愤的神情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名校尉站出来,撩起衣袍跪在地上,抱拳道:“主公,大公子的性命虽然重要,可大公子若是知道主公不顾西凉军的颜面,不断地退让,恐怕大公子知道后,也会羞愤不已,不会支持主公的主意,请主公下令,攻打王灿。”

    此时,大帐的将领都是神情愤慨,羞愤难当。

    马腾看见众人的表情,淡淡的说道:“还有哪些人要说话,并说了吧!”

    “扑通!扑通……”

    大帐,个个将领都是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道:“请主公下令,攻打王灿!”所有将领都豁出去了,想和王灿绝死战。

    所谓罚不责众,他们全部跪下来请愿,马腾也不能随意责罚。

    军将士马革裹尸,战死沙场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不战而退,还处处被王灿要挟,并且还将庞德的妻小拱手送到王灿营,这是哪门子道理?已经丢尽了西凉军的脸面,所以军将领不顾自身的安危,纷纷向马腾请命,想要出战,领兵去攻打王灿。

    马腾看见所有将领都跪在地上,双手虚抬,说道:“都站起来吧,听我说,等我说完了,你们认为还应该再战,那就领兵去厮杀,本将绝不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将领们听了后,都站起来,望着马腾,等着马腾解释。

    马腾沉声说道:“诸位的心情,我能理解,也能明白。然而,我率领大军和王灿交战,能否打败王灿是个未知之数?你们考虑的是军士气,我考虑的不仅仅是能否打赢这场战争,还要考虑孟起的安全,所以才会忍气吞声答应王灿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王灿只是暂时嚣张得意,本将定会讨回所有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王灿虽然逞时威风,本将却要让他永不翻身。”

    “对!我的确答应了王灿撤出长安,但我并没有说返回西凉啊。王灿想入主长安,那很好,我们让他入主长安,等王灿放松警惕,领兵进入主长安的时候,我们再联合长安城的杨奉,内外夹击,两军合围,再诛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马腾重重的挥舞着拳头,慷慨激昂的说道:“先答应王灿的要求,再佯装退出长安,如此能救出孟起。等王灿领兵进入长安的时候,由杨奉从城突然杀出,我们再突然杀个回马枪,如此来,就能杀王灿个措手不及,让他埋骨长安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灼灼,看着下方的将领,问道:“诸位以为我的计谋如何?”马腾盯着大帐的将领,眼眸闪烁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不知谁率先喊了声,其余的将领也跟着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很显然,所有的将领都借坡下驴,认同了马腾的计策,先领兵佯装撤退,再引诱王灿入长安,最后杀回去,干掉王灿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6oo章了,值得庆贺,大家扔花吧,哈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