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9章 击掌盟誓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听了马腾的话,晒然笑。≥ > ≤.≦﹤1≤Z<W<.<

    若说马腾心没有半点怨气,是不可能的,毕竟马被扣押在王灿营,所以马腾略微带刺儿的话,王灿并没有放在心上。他想了想,打趣道:“马将军啊,孟起在营吃得香,睡得好,日子过得很逍遥,就差没有给他安排个侍女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马腾闻言,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王灿随意说出口的话,心也升不起怒火。由此看来,至少马没有受到虐待,而是滋润潇洒的住在军营。

    马腾把自己的酒樽斟满,又给王灿斟满酒,朝王灿遥敬了杯酒,喝完后,说道:“王益州,废话不多说,我们就直奔要谈的事情,我儿被你扣押在军营作为人质,我这次领兵前来,就是为了将孟起接回去,请王益州高抬贵手,把孟起放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身子微微前倾,低声问道:“孟起离开之后呢?”

    马腾仰起头,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当然是各凭手段,战场上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他装楞充傻,脸的理所当然。那模样好像王灿是大丈夫,是男子汉,就不应该耍小手段扣押马,应该和他在战场上决死战。马腾心的小算盘打得贼精,期待王灿热血上涌,直接让士兵放走马,他就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可惜,王灿不是二愣子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马将军,照你这么说,我把孟起留在军营有个屁用啊,难道专门款待他几天。你我都是明白人,这样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就别用了。”

    马腾碰了鼻子灰,笑了笑,并未有任何尴尬。

    他身体坐直,正色道:“王益州如此说,我就敞开天窗说亮话,请王益州开出条件,只要马某能够完成的,绝不含糊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马腾拍胸脯大声保证,心反而不相信。

    事关两军交战的大事,能轻易答应么?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马腾做出了个姿态,愿意和王灿协商。王灿仔细的盘算着,旋即问道:“马将军,我就问你句话,小皇帝和孟起两人,孰轻孰重?”

    这句话,直接问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马腾闻言,瞬间就想明白王灿话里面的意思,这是在询问马腾愿意为了刘协放弃马,还是愿意为了马放弃刘协,二者之间,只能选择个。

    其实,马腾心早就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他能为小皇帝赴死尽忠,这是他自己的事情,与马无关。马腾可以,但是他的儿子却没有必要为皇帝去死,正如马腾领兵抵达长安的时候,就曾经说过旦长安久攻不下,就让马带着马铁、马岱等人返回郿县,不要掺和长安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见马腾思索着,说道:“马将军,你选择孟起还是小皇帝。”

    马腾直面王灿,回答道:“孟起!”

    两个字,道尽了马腾的想法。

    天下的父母,没有谁愿意亲手葬送自己儿女性命的,尤其是马能否活下来全在马腾的念之间,马腾更加不可能为了小皇帝而放弃马。至于直住在高墙皇宫的刘协,他只能说声对不起了,因为家国天下,先有家,再有国。

    马腾不是王允,没有不顾家儿女安危的想法,所以马腾选择了马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大声说道:“爽快!”

    马腾追问道:“王益州,你准备何时放了我儿?”

    王灿寸步不让,反问道:“马将军,你准备何时退出长安?”这时候,便是摆开阵势,必须把事情说清楚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马腾点点头,说道:“好,我明白了。返回军营后,我立即传令,让屯在长安城的大军撤离出来,离开长安。我希望我撤军离开的时候,王益州能守信用放了孟起。若是王益州背信弃义,后果王益州应该明白,我西凉男儿,各个都是血性汉子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马将军放心,这点信誉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孟起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我们再说说令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马腾闻言愣,大声说道:“令明是孟起的扈从,他跟着孟起起担任天子的使节,前来传旨,你难道不应该将令明起放了么?”

    庞德是马腾麾下员大将,非常受器重。

    故此,马腾听见王灿说商讨庞德的事情,心立刻升起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马腾对马主动请缨出使的事情,简直是痛恨到了极点。马腾也没有料到个简单的天子使节,只需要去传旨的事情,竟然演变成了今天这样复杂的事情,让马腾非常被动,处处受制,处处低于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令明在我的连番劝说下,已经弃暗投明,为我效力。”

    弃暗投明?

    马腾听了王灿的话,肚子火,脸色阴晴不定,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马腾巴掌拍在案桌上,巨大的力量将酒樽的酒水都震得洒落下来。马腾脸坚毅的表情,沉声道:“令明忠心耿耿,是不可能投降的。你让麾下的士兵把令明带过来,我要和他当面说话,若是令明愿意归顺你,我也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马腾眼透出浓浓的自信。

    王灿却摇头道:“你是令明的旧主,令明改换门庭,不想见你,也不愿意见你,所以才让我和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撒起谎来脸都不红下,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那诚挚的神情,好像说庞德真的是已经投降了他。顿了顿,王灿继续说道:“令明虽然归顺我,为我效力,心却担心家妻儿老小的安危,所以麻烦马将军派人将令明的妻儿老小送来,解除令明的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

    马腾猛地大喝声,脸上露出不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可不管马腾信不信,直接说道:“马将军,你要明白树挪死,人挪活,况且古人就已经说了识时务者为俊杰,令明跟着你们做事情,到现在也不过是个校尉,跟着我做事情,至少都是个将军,双方的差距相差太大。再说你只有扶风郡的势力,而我却又益州九郡,大有可为。令明归顺于我,是最明智的决定,马将军认为呢?”

    马腾听了后,顿时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来说,王灿说的话是正确的,没有错误。

    马腾只有郡之地,而王灿却有州之地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大乱,王灿年轻有为,正好可以让庞德施展抱负。马腾仔细思虑番后,不知不觉便陷入王灿描绘出来的情景,直接忽略了庞德的忠心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马腾叹口气说道:“好,既然这是令明自己的选择,我就答应了。本将拿得起,放得下,不强人所难。等我返回军营后,立刻派遣士兵返回郿县,将令明家小送来,等我率领大军退出长安的时候,希望王益州遵守诺言,放了孟起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说道:“君子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伸出右掌。

    马腾见此,也伸出右掌,两人击掌盟誓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