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6章 不自量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滚开,本将绝不吃饭!”

    暴怒的吼声落下,立刻响起碗碟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。 .

    营帐,马大声喝骂,俊逸的脸上露出凶狠霸道的神情。只是,马狠的时候,棱角分明的面颊上分明有着难掩的疲乏。

    马代表天子前来传旨,却被王灿囚禁。

    他被关在军营,和庞德分散开来,连麾下的百西凉兵也被王灿派人单独关押。虽然马营帐外的士兵武艺不高,马自信能轻易击败对方,可营地士兵无数,还有许多士兵注意着营帐的动静,只要他动手,立刻就有士兵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这就是马目前的情况,完全成为王灿砧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马大吼大叫,给马送饭的士兵直接退了出去,没有搭理马,反正他的任务是给马送饭,没有其他事情。刚开始的时候,士兵还好心劝说马吃饭,可连续几次马都是打死不吃饭,士兵也脆懒得劝说了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马呼吸急促,屁股瘫坐在地上,再也没有以往玉树临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时,马仅仅是个被王灿囚禁起来的青年,遇到挫折后,非常颓废。由于马身边没有人出谋划策,他左思右想都难以想到办法,故此干脆绝食,拒绝吃饭。到现在为止,马已经三餐没有吃饭,肚子饿得呱呱叫,却还得继续挺着,要和王灿干耗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,该死!”

    马咒骂几声,然后无力的躺在地上,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踏!踏!踏!”

    营帐外,传来沉稳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门帘掀开,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。马睁眼看去,见王灿大步走来,王灿进入营帐时,摆手让典韦留在外面,个人在营帐坐下来,静静地看着马,许久都没有说话。马虽然看见王灿进来,却依旧躺在地上,没打算起来,也没有搭理王灿。

    蓦地,马的余光瞥见王灿竟然没有把典韦带进来。

    没有护卫,岂不是有机可趁了。

    马神色喜,个鲤鱼打挺,直接翻身坐起来。马并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把心急切的心情稳定下来,伺机而动。他神色冷峻,大喝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回答道:“听士兵说你绝食,看看你还能挺得住不?”

    马闻言,睁大了眼睛,喉咙出‘嗬嗬’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着王灿的话,马气不打处来,这是王灿该说的话么?马心愤怒,恨不得立刻动手,挟持王灿。只是王灿和他只见的距离有点远,旦他动手,典韦有足够的时间杀进来,所以马要寻找机会,争取举制住王灿,才能挟持住王灿。

    马双手摁在膝盖上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他脸傲气,睥睨王灿,不耐烦的说道:“既然没有其他的事情,你就离开吧。”马心激动,期待王灿立刻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转过身的瞬间,马就能突然窜起,将王灿制住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风轻云淡,好似什么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他的眼,闪烁着急切的神情,期待王灿离开。

    马只有次机会,旦这次不成功,王灿下次肯定会带着典韦进来,所以马必须要准备好,争取能举制住王灿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并未起身离开,接下来说出口的话让马心冰凉冰凉的,只听王灿说道:“孟起啊,你刚开始见我进来,动不动,后面见我没把典韦带进来,下蹭了起来,心很高兴吧。我猜你想着怎么制住我,或者是等着我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马闻言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王灿却顾自说道:“孟起啊,你不是第个有这个想法的人,但我要告诫你,你赤手空拳想制住我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马哼了声,说道:“小人之心!”

    他被王灿猜了心事,却没有承认,是打死都不能承认,否则不可能出手了。马神情不屑,似乎真的是王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而他心真的没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马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突然,王灿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他知道马并未死心,也没有说破,有的人,不到黄河不死心,总是要经历之后,才会明白某些事情不能做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马腾得知你被我派兵‘保护’着,已经领兵杀来,要和我决死战。不过呢,我有你在手,马腾无论如何都不敢轻启战端。你住在军营,好好吃饭,好好吃肉,长得白白胖胖的,免得马腾看见你后,说我虐待你。嗯,给你透个底,用不了多少天,你就能回到马腾身边了,所以珍惜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马很想封住王灿的嘴,太可恨,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旋即,他的脸色生变化,不明白王灿为什么说他几天后就能回去。

    不明白归不明白,马却没有追问,反正他得到马腾已经出兵的消息就行了,这对马来说,的确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王灿见马不说话,心好笑,这厮贼心不死,是真的等着出手了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站起身说道:“稍后会有士兵给你送饭,不要浪费,记得吃干净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转身离开。就在王灿转过身的刹那间,马双手往地上撑,整个人如同头猎豹般,猛地窜起,直扑王灿。他等着这个时机已经很久了,见王灿转过身离开,仍旧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传来,就看见马直接往后退去,屁股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王灿啪啪的拍了拍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马的想法,所以在马出手后,也瞬间出手。或许马双手的力量很大,使用宝剑和金枪很厉害,可论及近身搏斗,马不可能是王灿的对手,王灿的近身格斗又快又狠,非常厉害,令人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马近身的刹那间,王灿如同附骨之疽,直接贴了上去,两下解决了马。

    他边走,边说道:“都告诉你不要出手,还是不听话,不乖啊!”

    旋即,王灿掀开营帐门帘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瘫坐在地上,捂着胸膛,感觉胸阵气闷。他抬起头,怔怔的望着王灿离开,心最后的防线彻底被击溃了,原以为有机会抓住王灿,却没有想到王灿扮猪吃老虎,竟然深藏不漏,难怪王灿敢把典韦留在营帐外,个人进入营帐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马胸气血翻腾,轻咳两声,脸上满是颓废的神情。

    失败,就这样轻易的失败了。

    马个人坐在营帐,动不动,时间不长,又有士兵送来饭菜。马看见饭菜后,愣了半响,想着虽然被王灿打败,但不是没有机会,次不成,那就两次,两次不成,那就三次,最后总能成功。

    马暗自给自己打气,把拿过碗筷,狼吞虎咽的将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望着营帐门帘,暗道定要抓住机会,干翻王灿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