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4章 囚禁马超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胆子贼大,却不是傻子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

    他看见吕蒙使用马均弩射入大树深达半尺多,心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旋即,马又仔细估算下,若是这样的弩箭射身体,绝对能轻易的破开铠甲。况且马作为朝廷使节,根本没有穿铠甲,仅仅是穿了件白色的长袍。即使马自负武艺高强,几百支弩箭射咻咻射出,他肯定被射成刺猬,命呜呼。

    马望着支支闪烁着冷光的弩箭,被迫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心愤怒,很想杀了王灿,可眼前的情况却是王灿能轻易杀死他。

    马深吸口气,还剑入鞘,说道:“王益州,我代表天子传旨,你派人拿弓箭对准我这个朝廷使节,不合礼仪,收起来吧,准备接旨。”

    王灿盯着马,心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面对死亡的威胁,骄狂不可世的马也只能低下头啊!

    然而,王灿并没有让狼牙营收起马均弩。

    马既然来了,就甭想立刻回去。马腾能够轻易入主长安,是因为有小皇帝的帮助。而王灿有了马作为人质,也能轻易地让马腾退出长安,从而轻易拿下皇帝。王灿不知道也没有兴趣了解去曹操那边的使节是谁,因为他扣押马,就占据了先机。

    王灿眼珠子转了转,又吩咐道:“汉升,带人收缴所有西凉兵的武器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马和庞德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对他们非常不利,是他们不敌王灿。然而,若是王灿再把所有士兵的武器收缴了,他们就是名副其实的鱼肉,只能任由王灿宰割。庞德和马自负勇武过人,可面对数百支锋利尖锐的弩箭,心也升不起抵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神鬼之术,不能瞬千里,也不能遁地逃跑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逃跑,弩箭的度绝对更快。

    庞德心暗暗苦,早知道王灿不简单,故此他还让马在距离王灿大军十里外的地方让王灿接旨,就是为了不让王灿有拿下他们的机会。如今看来,进不进王灿的大营,都是样的,终究敌不过王灿。

    庞德看着马,心暗道马冲动误事。

    若是典韦抛出西凉兵的脑袋后,马不怒,直接抛出刘协的圣旨,或许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情况展成这样,已经不是庞德能够控制的。

    马看见黄忠带着士兵走上来,立刻冲上去,挡住黄忠,喝道:“给我站住!”他声大喝,黄忠带着的士兵也停了下来,并未向前。王灿冷笑两声,脸上露出讥讽的神情,说道:“马,你要想清楚了,弩箭无情,若是抵抗,就是血流成河了。”

    句话,让马心大怒,却不能火。

    马无奈,又说道:“王益州,我代表天子传旨,接旨吧!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马心极度憋屈,他活了二十年,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。

    王灿并不答应,而是摆手道:“不着急,不着急,马将军随我起吧,你在我军营,可以看看我麾下士兵的情况,看他们是否是精兵。灿经常听人说西凉骑兵精锐骁勇,骑术无双,非常厉害,不过我也自认为麾下的骑兵厉害,马将军正好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云淡风轻,却让马和庞德心颤。

    刚刚王灿派黄忠收缴武器,现在更是透露出王灿要拿下马的想法。不等马说话反驳,王灿就吩咐道:“汉升,立刻带人去收缴兵器,若是有抵抗者,直接杀死,不用顾虑。我倒要看看,有谁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马怔住了,眼睁睁的看着黄忠带人过去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庞德也是心焦急,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稍有异动,围在外面的士兵就会射弩箭,射杀敢抵抗的人。况且王灿身边还有典韦和黄忠这样的猛将,让马和庞德难以下手。

    王灿有这两个人,足以震慑庞德和马。

    刻钟不到,黄忠便收缴了所有西凉兵的武器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又说道:“马将军、庞将军,交出武器吧,你带来的士兵在我眼没有任何价值,也没有任何能耐,不过是群草芥罢了。可你们两人却不同,你们有了兵器,可就是不安定因素,我不可能整日派军大将‘保护’你们,交出武器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马和庞德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步错,步步错啊!

    两人前来传旨,却逐渐被王灿控制住。王灿先是收缴士兵的武器,随后又收押所有士兵,现在更是把两人的武器收缴。

    马表情无奈,只得将武器交出去。

    此刻,马终于后悔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没有毛遂自荐,刘协派遣其他官员前来传旨,肯定不会受到刁难,传旨的事情也能轻松完成。然而,他是马腾的儿子,王灿只要扣押他,就能威胁马腾,这是马没有预料到的。马看了庞德眼,叹口气,若虚心纳谏,早问庞德如何处理,肯定不会出现今日这样复杂的局面。

    可惜,事已至此,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马乖乖的交出武器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拔了牙的老虎,算不得老虎了。

    王灿派人将马、庞德和麾下的士兵隔离开来,旋即又把马和庞德分开。这样来,即使庞德心有离开的办法,可马在王灿手,庞德也不敢动弹,再说百士兵被扣押起来,庞德没有足够的兵力,难以能逃出去。

    马前来传旨,王灿却只字不提,根本没有理会圣旨。圣旨上的内容,王灿不用看也知道不是好事,所以懒得看。

    又过了刻钟,赵云率领破军营和大军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大军汇合,往长安行进。

    至于锦马,直接被王灿扔在军营,随王灿大军起赶往长安。马被囚禁起来,也想到了以后会生的事情,他心后悔,却难以弥补过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军营地,营地前方站着个个将领。

    曹操身穿件黑色甲胄,披着黑色披风,按剑而立,等待着朝廷使节的到来。他得到徐晃传达的消息,立刻带着军将士在歇息的地方等待徐晃。没过多久,曹操就看见官道前方出现道道模糊的影子,正快本来。

    这队人马,正是徐晃率领的。

    徐晃率领百精锐士兵快赶来,他身后有名士兵拿着他的大斧。

    到了曹操营地门前,徐晃立刻翻身下马。他带着士兵走上前去,冷厉的目光扫了眼曹操及曹操麾下的将士,眼闪过丝惊讶。他看见曹操站在最前面,自然是眼就看穿了曹操的身份,徐晃走上前去拱手道:“可是曹将军?”

    曹操抱拳笑道:“正是曹某!”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摆手道:“将军请!”

    曹操眼力也不差,看见徐晃身旁的士兵竟然手持柄大斧,而徐晃又身穿甲胄,副将军打扮,立刻明白刘协派来传旨的人是位将军。

    双方气氛和谐,往营地内行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,周了,鲜花很重要,求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