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3章 恐惧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听见马的话,冷笑两声,说道:“他对孤不敬,孤便杀了他!”

    语气平淡,没有丝毫的愧疚。≯> ≯ <.1ZW.

    ‘孤’,这是王灿第次用这样的口吻说话。

    他担任益州牧已经两年有余,是第次如此自称。古时,孤可以用于帝王,可以说‘孤家’、‘孤王’。然而,‘孤’也用于方之长的称谓,历史上袁绍担任冀州牧的时候,曾写信给公孙瓒,说‘孤与足以’,便是用‘孤’表明身份的。

    王灿身为益州牧,又是镇南将军,爵位为蜀侯,完全有称孤的权利。

    只是,王灿不习惯罢了。

    马如同只骄傲的孔雀,站在他面前狂妄嚣张,让王灿必须要掸压住马的嚣张气焰,让他看清楚局势。

    马听了王灿的话,张嘴反驳道:“王灿,我的士兵如何对你不敬?”

    王灿盯着马,旋即讥讽道:“马孟起,你不过是个西凉军小将,而孤却是朝廷敕封的益州牧。你觉得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很合理么?哼,人常言上梁不正下梁歪,你尚且如此骄狂嚣张,可想而知你麾下的事情也是如此,孤杀了他,也是合情合理,除去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马闻言,气得银牙咬紧,恨不得冲上去痛打王灿顿。

    和王灿辩驳,马已经不是第个被气得五内俱焚的人。昔日王灿入长安求官,就名动长安,说服了天下有名的鸿儒,后来入荆州,说得蔡瑁等人毫无反驳的勇气。马年轻气盛,又不擅长辩论,三两下就被王灿说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庞德见马被王灿压制,抱拳说道;“王益州,我家将军是朝廷使节,替天子传达圣旨,你如此咄咄逼人,可曾有臣子的本分?”

    王灿看向庞德,沉声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庞德回答道:“西凉庞德,庞令明!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眼闪过丝诧色,没想到庞德竟然跟着马来了。王灿熟知历史,是知道庞德的,因为庞德是能够和关羽较量的牛人,曾以弓箭射关羽的臂膀,重伤关羽。只是因为于禁的缘故,庞德和于禁率领的大军被关羽决堤淹没,最终被关羽俘虏,庞德誓死不降,才被关羽杀死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王灿自然是有印象的。

    王灿对庞德历史上的所作所为感到钦佩,可现在却是敌人。

    他心思量番,没有理会庞德,直接朝马问道:“马孟起,这就是你的用人之道么?身边的个小将都能随意插嘴,不懂规矩。我看你这个朝廷使节不当也罢,由此看来,我起兵清君侧,果然是正确的,由你们马家辅佐陛下,势必让天下大乱,百姓不宁。”

    庞德闻言,面色涨红,眼闪烁着熊熊的怒火。

    耻辱!耻辱啊!

    庞德武艺精湛,有勇有谋,受马腾器重。在马腾麾下将领,庞德的地位非常高,这是马腾足以自傲的缘故。王灿句话,让庞德非常尴尬,好像是吃了个苍蝇堵在喉咙处,难以下咽。他牙齿咬紧,磨得呲呲响,已经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庞德怒的时候,马也动怒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圣旨的事情已经被马跑到脑后。

    相比于小皇帝给的圣旨,马更在意马腾,更在意马家,他听见王灿说马家辅佐小皇帝会引起天下大乱,会让百姓不安宁,再也忍不住了。只是马并未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,所以没有把金枪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马心暴怒,想用枪杀死王灿,却没有武器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马退而求其次,猛地拔出悬挂在腰间的宝剑,刺向王灿。灼热的阳光下,宝剑闪耀着刺眼的光芒。马提剑杀向王灿,想将王灿杀死。这时候马已经豁出去了,不管王灿是什么人,杀了再说,出了大事最多回到西凉就是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当马冲上去的时候,典韦下从王灿身后窜了出来。他手持铁戟,瞬间挥舞出去,砸了马手的宝剑。

    铁器碰撞,迸出溜火星。

    马被典韦拦住,旋即喝道:“令明,冲上去杀了王灿。”

    庞德刚刚被王灿刺激到了,已经失去了理智,听见马的话,提刀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庞德冲上去的时候,又有个伟岸的身躯挡住了庞德。只见黄忠手提九尺长刀,昂然站在王灿前方挡住了庞德。黄忠冷笑两声,手九尺长刀横在胸前,大喝道:“庞德,你竟敢以下犯上,刺杀朝廷益州牧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浑厚,在官道上不断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庞德听见黄忠的话,冷不禁的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他们领兵前来,身负重任,关系着马腾未来的展。然而,情况演变成这样,还怎么传旨啊?恐怕王灿大怒之下,直接不承认他们这个朝廷使节,庞德眼看去,只见王灿嘴角含笑,眼露出抹戏谑的笑容。

    见此,庞德心咯噔下,暗道刚才太鲁莽了,给了王灿动手的由头。

    黄忠见庞德没有冲上来,便站在原地不动,没有冲上去。

    王灿手招,吩咐道:“吕蒙,立刻将所有西凉兵围起来,若有反抗者,当场射杀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回答声,迅召集带来的三百狼牙营士兵取出马均弩,快装上弩箭。三百人分散开来,将马麾下的百西凉兵围了起来。阳光照射下,弩箭锋利的箭头银光闪闪,透出抹清冷的光芒,闪烁着令人心悸的杀机。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马,你若是继续抵抗,你带来的百西凉兵,全都要因为你的冲动而被杀,是否继续和典韦交手,你好好想清楚?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马正被典韦压制着,心非常憋屈。

    他剑术相当厉害,可相比于典韦双手使用铁戟,根本难以威胁到典韦。

    典韦手的铁戟挥出,每次都裹挟着巨大的力量,兵器碰撞的时候,马非常难受。若马使用虎头湛金枪,完全有能力和典韦厮杀,可宝剑虽然锋利,却没有虎头湛金枪那样凶悍霸道,马没将金枪带在身边,非常吃亏。

    他听见王灿的话,眉头蹙起,旋即快往后退出两步。

    典韦见此,没有继续追赶,而是抽身挡在王灿身前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马喝道:“王灿,你不要太嚣张,我麾下虽然只有百命西凉兵,可也不是好欺负的。你若以为你有几百个士兵就能击败我们,那就大错特错。”他神色狰狞,脸上露出凶狠的神情,已经把王灿恨到了骨子里面。

    王灿冷冷笑,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!他吩咐道:“吕蒙,用弩箭射击官道旁边的树木,让他们见识下弩箭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点点头,用弩箭瞄准了树木,旋即射出弩箭。

    马循声望去,只见弩箭射入树干竟然深达半尺多,让马砸吧砸吧嘴,眼露出惊骇的神色,好恐怖的弩箭!

    若是射在身上,肯定是箭致命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马心竟然升起了丝恐惧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,明日开始在保底的基础上加更,争取早日还清欠下的13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