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2章 典韦怒而杀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传信的西凉兵跟随校尉大步走来,他看见王灿后,拱手行礼,脸上没有畏惧的神情,反而是饶有兴趣的打量了王灿眼,旋即露出丝倨傲的表情。 ≦.1ZW.

    那神情,好似说王灿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王灿并未多想,直接问道:“陛下派出的使节是谁?”

    士兵立刻回答道:“传旨的使节是征西将军马腾的长子马,正在十里外恭候。”

    马?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他心想马腾真是舍得,竟然把最器重的儿子锦马送来当使节,真不知道是自信还是狂妄。当然,这只是王灿自己的想法,他并不知道马是自己请缨前来传旨的,就是想瞅眼他这个从黄巾贼转变成为益州牧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道:“马滞留在十里外而不敢前进,莫非是害怕我杀了他,这样胆小如鼠之人,也配担任朝廷使节,我看这个使节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西凉兵听了后,脸色大变,大袖拂,抱拳道:“话已经传到,去不去随你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后,西凉兵转身就走,丝毫不顾及王灿的面子。

    王灿尚未动怒,可站在王灿身后的典韦却怒冲冠,虎目圆睁,神色狰狞。他怒吼声:“小子,找死!”声音落下,典韦突然拔出背在后背上的铁戟,直接甩了出去,铁戟破空,戟尖锋利尖锐,带着刺耳的声音,直接朝西凉兵的后脑勺射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铁戟直接穿透了西凉兵的脑袋,在他的脑袋上扎了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士兵仍有丝感觉,张嘴惨叫两声。他艰难的转过身,看了眼典韦,眼睛瞪得老大,他张开嘴,喉咙不停的出嗬嗬的声音,可脑袋被铁戟刺,让士兵仅仅是咿呀的说了几个模糊的字,便感觉眼前黑,身体所有的力量都消失了,提不起半点力量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西凉兵身体歪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从西凉兵脑袋上流溢出来,染红了地面。不会儿,鲜血就在地上形成滩血泊,然后缓缓的浸入地面。

    王灿眼力非常好,看见典韦从身后拔出铁戟,就伸手阻拦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动作虽然快,却没有料到典韦并没有打算冲上去杀死西凉兵,而是投掷铁戟杀死士兵。典韦武艺精湛,不仅擅长使用铁戟杀敌,还有个杀招就是使用短戟投掷杀人,铁戟突然间投掷出去,力量大,度快,能够打对手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西凉兵本以为王灿不会杀他,可没有料到典韦怒而杀人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。

    西凉兵属于马麾下的士兵,和王灿是属于敌对的阵营,可士兵是跑来传达消息的,不应该被杀。然而,典韦怒杀了西凉兵,让王灿觉得有些棘手,可典韦是为了保护他而杀死西凉兵,这个结果只能由王灿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典韦鼻息咻咻,心的怒火还未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贾诩、李儒、郭嘉等人见此,心叹息声,却也不得不称赞典韦忠心护主。

    典韦也知道自己冲动鲁莽,可若是让他重新选择,典韦依旧会坚定不移的抛掷铁戟,杀死西凉兵。这是王灿的地盘,西凉兵尚且不懂规矩,如此嚣张,换做是王灿去十里外接旨,西凉兵岂不是更加嚣张。

    典韦抱拳说道:“主公,末将鲁莽行事,请主公责罚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摆手说道:“山君,你何罪之有啊,不仅无罪,反而有功。个西凉兵尚且如此嚣张,那马的屁股不得翘上天去。你把西凉兵的脑袋割下来,然后提着去见马,把西凉兵的脑袋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席话,让典韦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原以为,王灿会惩罚他不听号令,擅自杀了西凉兵,没想到王灿竟然夸奖他有功,让典韦心喜滋滋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典韦觉得他保护的不仅是王灿的安全,更有王灿的威严。

    但凡有不敬王灿者,杀!

    吕蒙走上前来,抱拳道:“老师,您去十里外接旨,弟子带着狼牙营随您起去。”他雀跃欲试,脸上露出期待的神情,王灿既然是去接旨,很可能不会带着所有的士兵同前往,因此他的狼牙营就可以去溜达圈了。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好,你立刻召集狼牙营,随我起前往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吩咐典韦召集麾下的护卫,然后带着黄忠、典韦、吕蒙去和马见面。

    至于赵云、周仓等人,率领大军缓慢跟上来。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只有十里路,不是太远,王灿根本不担心有埋伏,因为旦有敌军突然杀出来,王灿随时可以让赵云率领破军营杀上来,然后击败西凉军。

    距离王灿出的地点十里外,地势空旷,周围有山林。马领兵停留在这里,等着王灿领兵到来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,只见官道上烟尘四起,大队人马快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为的人,身穿件金色铠甲,头戴金盔,腰悬汉刀,胯下匹纯黑色的战马,马看见为的将领穿着这样的装束,就知道是王灿。

    他看见王灿长得剑眉朗目,面颊如刀削斧砍,双眸子炯炯有神,举止投足间透出股不凡的气度,心也暗自啧啧称赞,不愧是名噪时的人。马的目光转,看见王灿身后的两个精壮汉子,眼闪过抹诧色。

    两个人,看气势就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其左侧的年人腰悬长弓,手提着口九尺长刀,快策马跑来;右侧的年人神色凶恶,面色黝黑,后背上背着两柄铁戟,也策马冲上来。

    当马看见典韦的时候,脸色大变,因为典韦提着个脑袋。

    这个脑袋,正是西凉兵的脑袋。

    瞬间,马就感到怒气汹涌上来,想要冲上去厮杀番。

    可恨,太可恨了,王灿竟然斩杀了他派去传信的士兵,这简直是给他个下马威,闪了他响亮的耳光。这时候,马突然觉得前来传旨有些草率了,因为王灿做事情太不按常理出牌,竟然杀死了传信的士兵,让他心隐约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王灿接近马后,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典韦也立刻翻身下马,他走上前去,猛地把西凉兵的脑袋扔向马。

    马见此,冷里的眼眸微微眯起,脸上露出抹冷意,喝道:“王灿,我派士兵好心好意通知你接旨,为何杀我士兵?”

    句话,挑起了争斗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