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9章 张绣奔南阳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腾领兵入长安,城内乱纷纷。>≧小>说  ≦.<<1≦ZW.

    另边,张绣领兵离开后,已经和王灿相遇,正领兵拦截王灿的大军。

    张绣率领的是三千西凉精锐骑兵,骁勇善战,非常厉害。这些骑兵都是张绣亲自训练出来的,忠心耿耿,属于死忠于张绣的士兵。

    两军相遇,双方厮杀了阵。

    交战时,赵云没有出战,王灿只派出黄忠和典韦,两人凶狠霸道,杀得张绣溃败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张绣还是且战且退,没有直接后退。

    张绣和王灿交战,打得非常的憋屈,非常的郁闷。因为他的骑兵虽然每个人都悍不畏死,拼命冲杀,可光有冲劲儿却无法击败王灿的骑兵。

    西凉军骑兵是靠骑术控制战马,而破军营却有马鞍、马镫和马掌,占据绝对的优势;同时,西凉军骑兵的武器都是普通钢刀,而破军营骑兵的长枪由蒲元带人锻造,锋利坚韧;再加上破军营士兵的枪法是赵云亲自传授的,每个士兵都非常厉害,西凉兵也打不赢。

    如此来,西凉骑兵无法挡住破军营骑兵。

    张绣连战连败,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交战时间只有天,他麾下三千骑兵就死伤百,重伤两千。

    如此战绩,可以说是死伤惨重。按照这样的比例算下去,他再抵挡两天,就要把麾下的骑兵挥霍干净。而且,这还是张绣没有领兵和王灿大军死磕的情况,若是张绣领兵殊死抵抗,他麾下的三千骑兵全部都要被王灿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夜晚,星光点点。

    西凉军驻扎的营地内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营地外,排排拒马竖立着,以免王灿领兵偷袭。

    军大帐内,灯火通明。张绣坐在大帐,神色焦急,脸上露出浓浓的忧虑之色。他现在已经不考虑继续挡住王灿了,因为时隔两年,王灿的兵锋更甚,更加难以抵挡。两年前他领兵追击王灿的时候,就曾经和典韦交战,那时候见识了王灿大军的厉害。

    如今再战,张绣觉得西凉兵必败。

    此时,张绣已经考虑往哪个地方撤退,才能保住大军。

    案桌上,摆放了副简略的地图。图上标注了周围城池的名称,张绣个个的盘算着,仔细考虑哪里才有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王灿攻打长安,张绣显然不可能继续留下。

    故此,他只有退出长安,问题是离开长安后在哪里落脚,着才是张绣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往西面,是马腾、韩遂的地盘;往北面是袁绍、公孙瓒的地盘;往东面是曹操的地盘;往南面是王灿的地盘。

    这四个地方,马腾和韩遂在董卓在世时,就盘踞西凉,属于听调不听宣的人,难以击败;曹操、王灿、袁绍这些巨擘都是方霸主,难以有容身之地。其实张绣可以像吕布那样投奔袁绍、曹操,甚至是曾经向他抛出橄榄枝的王灿。

    然而,张绣的傲气不允许投降。

    就在张绣陷入两难境地的时候,他盯着地图的眼睛陡然亮。

    南阳郡、宛城!

    这个地方,处在长安东南方,是个好去处。

    宛城处在益州东面、荆州北面、豫州西面、洛阳南面,地域和曹操、袁绍、王灿、刘表、袁术等各路诸侯接壤。不管是哪路诸侯,都想要拿下宛城,但是都不可能出兵,因为牵而动全身,涉及的不可能是个诸侯。

    故此,张绣去驻扎宛城,是个好去处。张绣不知道驻扎宛城的最终结局是什么,但他知道这是个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目标,便是宛城。

    张绣想清楚后,豁然开朗,准备明日虚晃枪,然后快赶回长安,让张济领兵离开洛阳,去夺下宛城,作为根基。这时候,张绣已经没有和王灿、曹操这些人争斗的心思,去宛城割据方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名校尉掀开门帘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校尉,还有名身上染血的士兵。

    这名士兵就是从张济府邸逃走的士兵,他趁着城大乱的时候,从南门逃了出来,骑马连夜赶到张绣的营地。

    “将军,出事了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士兵扑通声跪在地上,大声疾呼。

    张绣眉头微皱,喝道:“嚎什么?生了什么事情,仔细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士兵神色谦卑恭敬,拱手道:“回禀将军,主公被马杀死。今日早,马腾领兵入城,马领兵杀死了主公。”

    张绣噌的下站起身,走到士兵跟前,把拽起士兵的衣衫,说道:“怎么可能?长安城池坚固,城还有大军抵挡,是不可能被攻破的。”顿了顿,张绣觉得不可思议,追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长安城怎么被攻破的?”

    士兵神色惶恐,五十将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提及杨奉,士兵更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张绣听完后,勃然大怒,铿锵声拔出腰间长剑,直接砍掉案桌脚泄着心的愤怒,他越想越气,大声怒喝道:“马小儿,本将与你誓不两立,誓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校尉听了后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长安已经陷落,重新返回长安可不是件好事情啊!

    此时,营帐门帘掀开,又走来三个将领。

    这三人,是张绣麾下的三个小将。

    其人长得非常壮,神色凶恶,面目丑陋,名叫胡车儿。此人力大无穷,能负五百斤,日行七百余里,是张绣麾下第将领。另外两名人名叫雷叙,人名叫张先,两人虽然武艺不及胡车儿,脑袋却灵活得多。

    三人进来后,问清楚生了什么事情,都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雷叙思虑番,抱拳说道:“主公,长安被马腾夺取,王灿和曹操往长安而去,两人为了争夺皇帝,势必会杀掉马腾,劫持皇帝。到时候,马被王灿或者是曹操杀死,老将军的仇自然就报了,长安已经陷入争斗,不能回去啊。”

    张先接着说道:“将军,前无进路,后无退路,宜早作打算啊。”

    张绣神色变化不定,心情复杂无比。他心想杀回去干掉马,可长安城的城池坚固,没有内应根本无法短时间拿下长安,再加上后面还有王灿步步紧逼,张绣足够的时间攻打长安,如此来,便只有离开,前往宛城。

    张绣咬咬牙,说道:“收拾行装,连夜直奔青泥隘口。然后往东而去,直奔宛城,我们就在宛城立足,趁机拿下整个南阳郡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几名将领闻言,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大军收拾行装后,趁着夜色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张绣领兵撤走,王灿立刻就得到了消息,只是他还没有得到长安传回的消息,不知道张绣为什么连夜撤退?

    ps:保底四更完成,收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