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6章 徐晃杀樊稠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虎头湛金枪从张济心窝上抽出来,鲜血立刻喷溅出来。>    .

    鲜血洒落下来,染红了张济身上的衣衫。好会儿之后,如同喷泉般喷涌的鲜血才逐渐趋于平缓,从胸口汩汩流溢出来,在地上形成滩血泊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马低喝声,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个西凉军主将,竟然如此没用,让马非常不爽,点挑战性都没有。马略微思索,就吩咐道:“将张济枭,立刻赶往樊稠府邸。”

    马领着杨奉的士兵单独赶路,就让士兵带路先去张绣的府邸。然而,经过士兵说,马才知道张绣昨日离开了长安。马听了后,心有些失望,他跟随马腾入长安击败西凉军是最主要的目的,可是和张绣较量却是马最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无第,武无第二。

    张绣号称北地枪王,杆虎头金枪无人能敌,而马使用的也是长枪。两人都是用枪的高手,自然是较量番。

    只是,可怜张济官居后将军,封侯拜将,在长安耀武扬威了两年,最终却被马枪杀死,死后又被马麾下的名士兵削掉了脑袋,然后弃尸荒野,连尸都无法保全,只留下脑袋被拿去请功,如此结局,不得不说张济够可怜的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马让士兵策马往樊稠的住处跑去。

    车骑将军府邸,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马领兵来到大门前,吩咐道:“来人,给我砸开大门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名校尉站出来回答声,带着几个士兵冲了上去。士兵啪啪啪的敲响大门,原本想着若是没有人回应,就立刻砸开大门,可刚刚敲门,就有侍从打开大门。侍从看见府外的士兵凶神恶煞,神色狰狞,手还拿着明晃晃的战刀,吓得浑身抖。

    校尉喝道:“快说,樊稠在哪里?”

    侍从支支吾吾的回答道:“将军去皇宫了,没在府上。”

    校尉听了后,急忙朝马跑去。马耳聪目明,早已经听见侍从的声音,他脸上露出冷厉的神情,说道:“樊稠劫掠百姓,为祸朝纲,他府上的家丁侍卫也为虎作伥,该杀,你带着你麾下的士兵冲进去,全部杀死,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马又喝道:“其余人,随我去皇宫。”

    声令下,士兵们纷纷随马往皇宫赶去。

    马带人如狼似虎的往皇宫跑去,而车骑将军府却惨叫声片,血流成河,宛如人间地狱。颗颗脑袋滚落在地上,满地狼藉,四处都是残肢断臂,境况悲惨,樊稠经营车骑将军府两年,婢女无数,妻妾成群,校尉领兵冲进去,简直是虎入羊群,肆意杀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济得到长安城西门失守的消息,樊稠也得到了。

    他得知消息后,虽然愤怒熊仕擅离职守,将西门城楼交给杨奉驻守,但樊稠仔细思索,立刻想明白了其的猫腻,猜出幕后主使人是刘协。

    他心愤怒,便领兵往宫殿赶去。

    由于马先赶往张济府邸,樊稠并未遇到马。

    樊稠路疾驰,心的怒火彻底燃烧了起来,恨不得立刻杀死小皇帝。这两年时间,樊稠和张济把持朝纲,虽然没有把刘协放在眼,可是也给足了面子,并没有像董卓样夜宿龙床,把宫女、嫔妃拉来侍寝,然而刘协却暗算他,让樊稠心不忿。

    劫持皇帝!

    然后,才能离开长安。

    樊稠心升起这样的念头,更是加快度赶往皇宫。

    当樊稠领兵来到宫殿门前的时候,宫殿门口却站着员虎将。只见徐晃身穿甲胄,手持柄巨斧昂站立在宫殿门口,挡住了樊稠的去路。徐晃身后,还有个个士兵整齐列队,等着樊稠领兵杀来。

    樊稠眉头挑,喝道:“徐晃,本将有事入朝觐见陛下,立刻让开。”

    开始,樊稠并未强攻,而是采取怀柔的策略。

    徐晃冷冷笑,说道:“樊稠,你难道不知道马将军领兵入城,正四处围剿西凉兵么?恐怕你自知已经是穷途末路,想要劫持皇上吧。哼,你的那点小把戏陛下早就已经预料到了,本将领兵保护陛下,你休想前进半步。”

    樊稠脸色狰狞恐怖,变得非常难看,喝道:“徐晃,你真要与本将为敌?”

    徐晃冷笑道:“嘿嘿,你算什么东西?还以为你是车骑将军么,不过是条丧家之犬罢了。明年的今日,就是你的祭日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徐晃高喝道:“来人呐,给我杀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宫殿四周竟然跑出无数的士兵,将樊稠包围了起来,

    这些士兵,大部分是宫廷禁卫,少部分是徐晃带来的士兵。掌握宫廷禁卫的将领属于墙头草,没有丁点能力,被徐晃三言两语就说服了。徐晃吩咐禁卫隐藏在四周,等樊稠、张济领兵赶来,就可以诛杀两人,只是来的人只有樊稠,没有张济。

    樊稠望见周围的士兵,心乱。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没有了退路,只能前进,无法后退。只有拿下皇宫,劫持皇帝才有出路。樊稠翻身下马,提着战刀吼道:“儿郎们,随我杀!”

    声大吼,樊稠率领着士兵冲上石阶,往宫殿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樊稠提着战刀,快冲向徐晃。

    只有先斩杀徐晃,才能取得宫殿的控制权,进而拿下皇帝。樊稠神情冷峻,咬紧牙关,起了冲锋,只是两年多的酒肉生活已经磨平了樊稠身上的杀气,他提刀冲向徐晃的时候,虽然气势在,可脚步虚浮,明显是沉湎于酒色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徐晃睁大了双眸,抡起手的大斧朝樊稠劈去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斧刃和战刀激烈碰撞,火星四溅。巨大的力量从斧刃上倾斜下来,饶是樊稠拼死抵抗,还是被徐晃劈得连连后退,而且仅仅是招他的虎口就破裂了开来,能否握紧刀柄都成问题。徐晃根本不给樊稠缓气的时间,他双手交错,大斧落下后陡然转向,突然由下往上撩起。

    樊稠无力抵抗,却也咬紧牙关用战刀抵挡。

    兵器接触,樊稠手的战刀立刻被巨斧磕飞出去。

    徐晃得势不饶人,大斧在他手犹如臂使,挥舞起来圆转如意。在磕飞樊稠的战刀后,竟然恰巧在樊稠的脖颈处停顿了下。刹那间,大斧猛地番,斧刃横削出去,道冷光闪过,樊稠的脑袋被大斧削掉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鲜血喷溅,无头尸体停顿了片刻,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徐晃弯腰捡起樊稠的脑袋,用力扔了出去,大声咆哮道:“樊稠已死,降者不杀!”他声音浑厚洪亮,在大殿外不断地响起。

    至此,张济死,樊稠死!

    西凉军两大主将,全部被杀。

    ps:保底四更之。